“醒醒,”冯一平轻轻的推了推睡得正香的黄静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只眨巴了一下眼睛,就把手臂挡在眼前,“我再睡一会,

    “等下再睡,抓紧给家里打个电话,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,不是说好了不跟家里说吗?”黄静萍这下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,”冯一平拉着她的手,“出了大事,你还记得世贸心吗?我们在它前面合过影,刚刚被两架飞机撞了上去,”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!”黄静萍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电视正在直播,你出来看,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随便抓起一件衣服,来到客厅,此时是美国东部时间9点40多,电视里,世贸双塔正冒着滚滚浓烟,画面还不时切到刚刚被撞的五角大楼上。

    黄静萍是彻底傻了,“这是真的?”她突然指着电视喊,“你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世贸北楼旁边,一个小黑点,正在往下掉,不用冯一平说,她马上也明白过来,“那是人在跳楼,”她捂着嘴巴说。

    “别看,”冯一平关了电视,“抓紧给家里打电话,免得他们知道消息了担心,”

    深夜里,在睡梦里的两家人被电话吵醒,都很紧张,还以为他们出了什么事,听他们一解释,第一反应都是,“那边这么乱,你们赶快回来吧!”

    怎么回,现在还敢坐飞机吗?再说,美国已经关闭了领空,禁止任何民航班机起飞,想飞也飞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很安全,放心吧。这几天,我们哪也不去,”

    不过,冯一平听得出来,家长们只是担心他们,对这件事。好像并不是很同情。

    这也可以理解,前年,美国轰炸了我们南斯拉夫的使馆,今年上半年,又发生了南海撞机事件,乍听这么牛的美国,现在也被人给整了,他们不幸灾乐祸,就算不错。

    原来911的那会。他还在公司上班,宿舍里没装宽带,也没接有线电视,一台从旧货市场里买回来的14寸东芝电视机,只能收到市里的几个台,撞楼的时候,他也已经睡了,是到第二天早上上班才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当时的第一反应。也和黄静萍一样,不敢相信。再一看报纸和网上的新闻,这才明白真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话说,确认了这个消息以后,他顿时油然而生一种……,不太和谐的心情。

    实际上,大多数国人好像都抱着跟他类似的想法。新闻下面的跟帖,全是点赞。

    一个住在师范大学旁边的同事说,半夜突然被吵醒,离家不远的师范宿舍,轰动的很。不少同学都朝楼下摔热水瓶等东西,好像还有放鞭炮的,那动静,和申奥成功后有一拼。

    后来应该是到了午吧,官媒定了调,表示哀悼,然后那些虽然是直抒胸臆,但不太和谐的帖子,一一被和谐,网上舆论,这才转了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一大早就起来等着看的冯一平,还真的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地方,比如这架飞机,同时撞上五角大楼(就别指望能撞上白宫,那么大的波音5,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,想准确的摔在不高,占地也不大的白宫上面,要求不是一般的高,就世界顶级的王牌飞行员,估计也做不到),那没准会让他高兴一会。

    但袭击世贸这样的民事目标,特别是,看到楼顶,不断有绝望的人,从四百多米的高空跳下来的时候,他真的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和美国的谈话节目,还拿在南海撞机事件,王伟烈士的名字开玩笑不一样,我们国家的民众,都还是善良的。

    也许听到美国世贸大楼被撞,五角大楼被撞,他们会不太和谐的高兴一会,但了解了具体情况,知道天上地下,有那么多平民遇难后,还是会对这些事表示同情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的黄静萍走过来,窝在他怀里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具体不清楚,不过说是恐怖袭击。你放心,我们这边不会有事的,”冯一平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,同时再一次关掉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就刚刚,在主持人的惊呼声,世贸南楼坍塌。

    而官方到现在为止,对这件事,只说是在遭遇恐怖袭击,在没有其它具体的说明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自美国这个世界头号帝国,自独立战争之后,她的本土,第一次遭到这样大规模的外敌袭击,承平已久,不管是民众还是政府精英,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,同样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都有些懵。

    收到消息的时候,小布什先生,正在佛罗里达州的一间小学教室里,后来播出的纪录片显示,总统先生,当时一脸茫然,呆若木鸡的坐在教室后面的一个小凳子上,好长时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开始了在全国各地漫无目的的漫游,从一个军事基地,到另一个军事基地,应该要到旁晚,才抵达白宫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,走,我们去做早餐,不能饿着你,”

    这样的时候,把黄静萍一个人留在家里,显然是不好的,况且都约好了看医生,冯一平干脆带着她,先去学校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今天的学校,大家都在放羊,那些刻苦的同学,显然也是无心上课的,一个个的脸上,都和冯一平一路走来,看到的那些老百姓脸上的表情并无二致,震惊,不安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是啊,美国可是自诩比罗马帝国(西方学者,就不会想到我们的强秦,还有元朝)还要强盛的一个帝国,怎么会遭遇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公司看看,再去医院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的,现在是应该去公司看看,”

    公司里也一样,没人在工作,大家都围在电视前看直播。

    过去的几分钟,北楼刚刚坍塌,连带着附近的一些建筑也遭到破坏,看上去那里就是一团巨大的烟尘,。

    同时,继联合国总部被疏散之后,纽约市长,下令疏散整个曼哈顿地区。

    迈克心有余悸的说,“幸亏这两天没安排人出差,”

    这话刚刚卡特在电话里也跟冯一平说过,要知道,撞上世贸大楼的两架飞机,目的地都是洛杉矶,而最后“坠毁”(有说是美国空军击落)在宾夕法尼亚的9号航班,目的地正是旧金山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外面群情激愤的员工,“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,要不今天先让大家回家?这样的时候,他们应该跟家人呆在一起,互相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冯说的对,应该这样,”布坎南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”迈克马上出去通知大家。

    布坎南则敏锐的看到了其的机会,“door的建设,应该更容易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今天的事明朗以后,你马上去一趟navteq,协助柯林斯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布坎南不明白,马上举一反的问,“你的意思,难道是会发生战争,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不说要给民众一个交待,美国政府,是那种吃了亏不还手的性格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,我现在就联系在五角大楼的熟人,”

    去医院的路上,他们看到,路边的不少人家,窗口都插上了美国国旗,这样的遭遇,成功的激发了美国民众的爱国热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他们为什么会选择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呢?”黄静萍摸着肚子问。

    是啊,美国的报警电话,就是911,他们选今天这个日子,难道是,还想幽默一下?

    私人医院效率很高,很快,他们就得到了消息,“恭喜你们,”医生拿着检验报告对他们说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有心理准备,冯一平他们这会并没有喜出望外,只不过到了车上,黄静萍还是忍不住抱住冯一平说,“我们有了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有了孩子,”冯一平小心的替她系好安全带,“记住,要保持心境平和,走,我们回家,”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两人都呆在后院,哪也没去,冯一平偶尔去看看网上的新闻,在全球一片慰问的情况下,伊拉克政府就像那个童话故事,皇帝的新装的小孩一样,在声明说,这是“对美国反人类罪行”的报应。

    萨达姆同志,和布什家族,肯定是前世的宿敌,他已经跟老布什干了一架,现在又跳出来跟小布什顶牛,谁又能说小布什收拾阿富汗的同时,捎带手征服了伊拉克,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呢?

    不知道老萨同志,被人从地道里揪出来的时候,站在绞刑架下的时候,有没有后悔现在这些任性的做法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