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号下午,随着最后一手期指合约结算完毕,这一次亿美元的投入,终于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火烧身,和去年炒作恒指期货不同,这一轮操作,他比较分散,没有把全部资金,都压在1号上,所以,如果从单位回报率来看,不及上次的一锤子买卖。

    而且,为了更进一步的避嫌,他买的有些合约,甚至是略亏的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这么做,非常明智,从911到现在,美国的各执法机构,以前所未有的团结和效率,审查了上千位在美国境内的外国人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本次投入的资金,是上一次的倍,所以总体收益,还是高于上一次,除掉在美国所有的这些花费,包括在上海的那一亿美元的投资之后,剩下的,还是比上次的总收益,略多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,冯一平目前能动用的资金,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有几亿,和有十亿,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,现在真的可以考虑买一架私人飞机,特别是在911之后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之前,他还有另外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静萍,我想在镇里建一所高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建高?自己建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捐建,建好以后,移交给镇里。

    我估算了一下,工业园一期建起来以后,至少能再带动千人就业,这样一来,镇里越来越多的家庭,也能负担起一个大学生。

    就是整个县,只有一所高,考录取率太低。好多人没有读大学的机会,就说今年舅舅家的蓉蓉他们个,一个都没考上,现在全都在省里复读,要是镇里就有高,至少蓉蓉是能考上的。”

    她妹妹黄沁萍还算比较争气。考上了县一。

    “增加一所高,没这么简单吧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那些事我们不用操心,只要我们肯出钱,镇里肯定会想办法拿到批,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没意见,学校建在镇里,我们镇里的录取比例肯定高一些。挺好的。

    将来有机会上大学的那些人,毕业后,应该会有不少人会回到镇里工作,从这一点来说,其实也是帮工业园培养人才,”教育这一块,黄静萍还是比较懂。

    “他们大多数会回到镇里的,这一点我有信心。等镇里的高建好,到从那里考上大学的第一批人毕业。至少还有八年时间,到那时,镇里对他们的吸引力,肯定会不亚于一些大城市。”

    已经投入这么多,再努力个八年,如果到那时。五里坳镇,还是不能跻身于全国百强镇的前列,他就找一块豆腐撞死,找一根面条吊死。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捐多少?”

    “要建就建最好的,1000万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多!”黄静萍没想到他这么大手笔,捐建高,地皮肯定是镇里无偿提供,梁家河学的教学楼,只花了几十万而已,就是县一,所有的投资总共加起来,顶天了估计也就00万。

    这一千万,在他们镇,现在能建好多楼,“用得了这么多吗?”

    “教育上的投入,要看远一些,我想以市一为模板,配套的设施,全部都建好,比如图书馆、体育馆,实验室、语音室、电教室、微机室等,还有,为了吸引优秀的师资力量,教职工宿舍楼肯定也得建好,不会多的,就是有富余,也没关系,再建一座幼儿园,不是刚好?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意见,只是,你看怎么做家里的工作吧,”黄静萍笑着说。

    别说,这事还真会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让爸妈同意这样白拿一千万出去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办法嘛,总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想法,”

    “还捐吗?”黄静萍问。

    “不,我真打算买一架飞机,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!”黄静萍就是这点好,心大,这一次就不问飞机要多少钱。

    “真的,如果现在定下来,到明年,应该能坐着我们自己的飞机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太好咯,”她摸着自己的肚皮,眉开眼笑的说,“小家伙,你知道吗,等你出生,就能坐自家的飞机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做爸妈的工作的这件事上,冯一平用了一些小策略,爸爸更容易说通,所以,他先悄悄的找爸爸。

    他挑了一个晚上,也就是家里的上午,趁爸爸在办公室的时候,打过去,把这件事掰开了揉碎了,讲了将近一个钟头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的这个想法,冯振昌有点懵,冯一平从眼下到将来,分析的那么多,他其实没听进去多少,等到儿子停下来,他才问了一句,“你现在,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好多辈子都花不完,”冯一平笼统的说,“你和妈不是担心我坐飞机不安全吗,我还准备花几千万美元,大概两到个亿人民币,买一架商务飞机,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让冯振昌更懵,买,买飞机?

    “爸,这次的捐赠,我想就以你和妈妈的名义,你想想看,将来不止是镇里的人家,县里其它考到这所学校的孩子,以及他们的家长,都会一辈子记得你们的善举,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先想想,”冯振昌揉着额头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冯振昌一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自言自语的,连饭也是在食堂吃。

    茶叶厂的厂长,找他商量事,看到他桌上的烟灰缸里,塞满了烟头,还以为他遇上了什么难事,可是,所有的公司,和镇上的工业园,进展不是都挺很顺利吗?

    “冯总,你没事吧,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冯振昌把面前的几张纸收起来,看着这几张写满了字的打印纸,他有些心疼,怎么一下就浪费了这么好几张?

    “这几天收茶叶,很麻烦,里面的老叶子越来越多,”

    要是在平时,冯振昌听了这样的事,一准会很生气,有些人,确实是占便宜没尽,不过今天,他还真没心思想这事。

    “我等会给那些村长打电话,再有这样故意以次充好的人家,今年不收他们的茶叶,你也在两个厂里说一声,让他们晚上下班后,都跟家里说说这事,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,厂长好像听到,冯振昌好像在那边咕哝,“一千万啊!”

    冯振昌心里有本帐,从去省城做生意到现在,他们自己赚的钱,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不过,儿子说的也确实在理,而且,还是以他和梅秋萍的名义捐献。

    翌日晚上,冯一平接到了爸爸的电话,“只要这样不显得张扬,我同意,你妈那边,估计不太容易想通,不过,这个工作我先来做,”

    果然,梅秋萍一听这事,马上就炸了,说话声音都变了,要是儿子眼下在国内,她肯定会马上把他提溜过来,好好教训一通,“我给一平打电话,叫他马上回来,他现在都想些什么,这些虚名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冯振昌拦住了激动的老伴,“你先听我说,这怎么是虚名呢?这是对镇里好,对我们好,对生意也好的事,”

    “对镇里好?是,一个个的官,又有了捞钱的机会,平白肥了那些本来就拿工资不做正事的家伙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阵子,电视上,充斥着各路军事、政治专家的访谈,他们普遍都在预测一个问题,一场战争,眼看是逼不过,那么,美国究竟会在什么时候,发起攻击呢?

    6号晚,一些专家还在央视上侃侃而谈,因为物资还没到位,战争不会马上开始。

    话犹在耳,隔天,10月号,美国纠集的联军,在阿富汗北方联盟的协助下,就正式发动了对塔利班政权的打击。

    那巴掌响亮的很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一天,受姐夫和外甥的邀请以及委托,梅义良,带着老婆孩子,回家帮忙做大姐的工作。

    夫妻俩轮番上阵,总算是让梅秋萍打消了去美国找儿子的念头,但是,离让她同意,还差得很远。

    10号,金翎出马,她拿着一大摞件,在冯家冲,住了两天,最后终于不负所托,虽然还是有些不太情愿,梅秋萍最后,还是同意了儿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镇政府里,郭国坚把一茶杯热茶,失手倒在自己大腿上,“快去医院看看吧镇长,”黄承忠说。

    “不慌,”郭国坚嘴里“嘶嘶”的卷起裤腿,“我没听错?冯总他们要捐款1000万在镇上建一所高?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高,还有幼儿园,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