确认消息属实的郭国坚,顿时觉得,眼前的这张脸,其实看起来挺有魅力,“冯总那边,我先不去麻烦他们,麻烦老黄你转告他们,我马上就去跑手续,”

    郭国坚压根就不怀疑到时批跑下来,冯振昌他们却不捐款的可能,接触了这么多次,他很清楚冯振昌的为人,不会开这样的玩笑。△,

    “县长,还有,他们准备自己也在镇里建一个综合培训基地,对他们的在岗职工,进行技能培训,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听说他们在首都的那家培训心,已经变身成了技校,希望这一所,也朝那个方向努力,”

    物质明和精神明,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,这本来就是有我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一个基本内容。

    争取来五里坳的时候,郭国坚以为只能借嘉盛办工业园的这股风,抓一抓经济,为自己的履历添几分光彩,没想到,现在竟然能有机会连教育一起抓,他如何让能不开心?

    “郭县长,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,上点药,我去叫司机备车,”黄承忠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几步路而已,走过去就行,”郭国坚呲着牙放下裤腿,“还真有些疼,不过,”他咧嘴笑着说,“这疼得值!”

    有点趔趄的走在去镇医院的路上,郭国坚突然有点羡慕黄承忠,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!可惜,自家的孩子,是在省里读书,不可能和冯一平有交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郭国坚就赶回了省城,这样的大事,他必须跟老爸商量。最主要的是,没有老爸的帮忙,他想从市教育局拿到批,没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好事,”郭副主任拍了一下桌子,“这么一来。五里坳在你手上,可能会建起不止一家等教育的学校,”

    至于新建全日制公办学校设立审批,做过副省长的郭主任很了解,“拿到批,不是问题,你们市教育局的领导,我会打招呼,不过。下面部门该做的工作,你还是得先做,有两个材料比较重要,一个是可行性论证材料,一个是,新学校的建立,要符合本地教育发展规划和学校设置规划总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听说冯一平一家。和方市长关系很好,而方市长主管过好几年的教育系统。是不是可以让他们也帮着说说话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可以的,只是你要注意,”郭副主任嘱咐儿子,“这一千万,虽然是以冯一平爸妈的名义捐赠,其实出钱的。肯定还是冯一平,这个人,你我都接触过,年轻,稳重。有冲劲,眼光独到,”

    郭国坚点点头,冯一平确实表现得比年龄成熟很多。

    “但是,他毕竟是一个小伙子,这一次,又是无偿的想为家乡做些事,所以,我要求你,眼光一定要放长远些,不能让好事变坏事,不能冷了他的心,具体说,就是账目一定要清楚,我们绝不伸手,也绝不让其他人伸手进来,前期的这些公关费用,一律由镇里负担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郭国坚点点头,“他们一捐就捐一千万,只有这一次办得好,他们才可能会有后续的其它捐赠,”

    “对头,”郭副主任欣慰的看着儿子,“我现在想,一两年后,是不是不让你回市里,或者到省里,就让你在县里当县长或者县委书记,可能更好,”

    “就依托嘉盛集团,五里坳镇,将来在省内的经济强镇里,肯定会排在前列,要是发展得好,说不定能很快带动你们县,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,”

    几年之后,想起今晚的谈话,那是已经退休的郭主任,发现自己的当初想法,还真不够大胆,步子还真不够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没能在大四办成去美国大学交换生的郑佳怡,对市长妈很有些意见,可是,她也不想想,她爸妈的眼睛又不瞎,哪能不知道她急着想去美国的原因?

    现在好,911这事一出,反对她今年出国的理由,又多了一条。

    为了让一肚子意见的女儿回家一趟,郑博赡在电话里跟她说了这个消息,“什么,他们家要捐款1000万帮着镇里建一所高?这样的好事,方市长应该要支持啊?”

    “你妈当然支持,只是,下面不少人有意见,想知道详细的情况,要不你周末回家一趟?”郑博赡循循善诱的对女儿说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让冯一平叫自己阿姨的方市长,当然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市教育局,也是举着双手双脚赞成,他们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市,每年分到教育口用来进行硬件建设的资金,少得可怜,普通高的建设,确实严重滞后,现在有人出钱帮忙建,他们自是无上欢迎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就是有些想法,省里市里招呼打下来,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就像小时候,一听到芝麻糊的叫声,就再也坐不住了一样,有些人,听到这个消息,同样也坐不住。

    比如,县一去年刚上任的校长,胡选民。

    开始消息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,他并没有当真,捐一千万在下面的镇里新建高,说胡话呢吧!

    但是,接下来,市、县两级的教育局里,都传出来了这个消息,他这才明白,这是真的!

    这怎么行?他马上找到了上级领导。

    县一扩建的报告,都递交了太多次,现在既然有这样的机会,为什么不两好合一好,借这个机会,把县一建设得更好呢?

    况且,县一的所有机构,都是现成的,扩建县一,绝对比新建一所高要省事又有效率,“王局,要不这样好不好,这一千万,你就给我们批800万就行,”胡选民说。

    领导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六百万,要不五百万也行?”

    500万其实就已经很多!

    一之前的好几任领导,为了扩建,把腿都跑细了,申请的资金,从百万,最后降到一百五十万,却依然没有结果,现在如果有个五百万,校长同志其实挺知足。

    领导依然摇摇头,“这钱不是财政拨款,我们做不了主,胡校长,捐赠的前提条件,就是这笔资金,只能用来在五里坳镇新建一所高,”

    这其实也正是胡选民所担心的。

    作为县里唯一一所高的校长,在县里,他的地位比较超然,这个局长,那个局长,见了他也都客客气气的,他有个什么事,那些人也都会很快帮着落实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些家伙,对县医院的院长,也一向不假辞色,因为即使是生病了,他们可以去条件更好的市里,或者省里的医院去看,反正都报销费用。

    但学校不一样,县里的这些科级干部,还没那个能耐,把自己家成绩不太好的孩子,运作进市里或者省里的高里去,最后还是要找他。

    要是五里坳镇建起了一所条件更好的高,他这地位还怎么保持?

    所有,就是从他各人的角度看,这事也必须得阻止喽!哪怕不能把这笔钱用来扩建县一,那最好也不能让他们再新建一所高。

    至于因此,会直接剥夺一大部分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,胡校长此时并没有考虑这方面的问题,他只知道一点,县里只有一所高,才对他最好。

    胡校长发动自己的关系网,想在审批手续上增加些障碍,然而,市里的主要领导同意这事,县里的主要领导也同意这事,他的这些小动作,真犹如螳臂当车,没起到一点作用。

    而且据教育局的朋友说,上面批示,这事要特事特办,按规定,这样的手续,原来要走几个月的流程才能批下来,现在估计年底前就能办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发现,自己没有抓住主要问题,这事,早就应该去找那个捐款人商量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