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阵子当然占据报纸电视网络头条的,肯定是美英合伙欺负阿富汗。

    要说阿富汗,这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家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那么多伊斯兰国家,因为石油,而富得流油,但阿富汗,却是一个贫油国,本来经济基础就非常一般。

    而最近的几十年,又一直战乱不断。

    先跟当时世界的一极,苏联,从9年干到89年,苏联撤军后,又是长时间内战,到96年,塔利班取得政权,一直统治到现在,虽然比之前战争不断要稳定些,但他们实行的是极端宗教统治,大家的日子,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几年,现在又跟美国这个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杠了起来,又一次兵戎相见,真是,命苦得一塌糊涂!

    市红十字会办公室内,常务副会长杨洪勇抖着手里的报纸,笑着说,“这塔利班,原来不是挺牛吗,世界化遗产,他也说炸就炸,还前前后后,用炮轰了一个多月才轰掉,原来也是一个草台班子,在美国人面前,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我看啊,这塔利班怕是坚持不了一个月,就会把首都喀布尔拱手相让,”坐他对面的秘书长李军荣附和道。

    他把报纸翻到第二版,看了一会,马上说,“杨会长,快看第二版,”

    “哦,市内难道还有什么大事?”杨洪勇不慌不忙的呷了一口茶,慢条斯理的翻到第二版,一看大标题,“农民企业家捐资千万,支援家乡教育事业,”

    他马上朝下面看。这个千万,是虚指吗?

    都不用看字,看照片就知道,那张大大的支票样板上,一后面个零,就是一千万。再一看字,连市长都出席了捐赠仪式,“你昨天没看市里的新闻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老丈人还没出院,晚上在医院照顾他到10点钟,”

    杨会长自己也没看,昨天下班后,赴了一个局,先吃饭后打麻将。回家时已经是后半夜。

    两人现在一看这事,可惜啊,市里居然还有这么大手笔的企业家?怎么我们原来就没发现呢?

    看着李军荣的眼神,杨洪勇想了一下,“找机会接触一下是可以,但是,不好做什么,你没看市长都出席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李军荣叹了口气,“可惜啊。我们今年的指标,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号人,哪怕能募捐到几十万,我们连明年都能轻松不少,”杨洪勇也消沉下来。

    在老百姓心里。国内的慈善机构,红会,各种基金会和慈善会,都是官方慈善机,其实。这种业态,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只有红十字会是正宗的官方机构,工作人员都是公务员性质,还享受国家财政拨款支持,其它的基金会和慈善会,一般最多只是有官方背景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是官方机构,还享受财政拨款,现在对各级红会,上头自然有考核,这每年收到的捐资数目,就是最重要的考核内容。

    一两天内,这条新闻被更多的有心人知道,五里坳镇马上热闹起来,一个个来头都不小的慈善机构,纷至沓来,主要都一个问题,了解冯振昌的情况,打听他的住址和联系电话。

    郭国坚黄承忠他们原来还没在意,只不过,冯振昌就比较烦恼,这些天,经常接到各种募捐电话,甚至十好几拨人,直接找到冯家冲,到他办公室里,亮出各种不小的来头,当面募捐。

    没辙,在他们这样经济不发达的地区,这么大手笔的善心人士太少,他那一张大额支票,就像是一座闪闪亮的灯塔,引来了各路人马。

    正在开会的郭国坚,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,对着大家把手朝下压了压,“你好冯总,”

    一听他的招呼,会议室里马上静下来,没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郭县长,这几天,打电话和跑到厂里来募捐的人太多,我真的是不堪其扰,而且,他们的好多,都是在镇里问到的电话和地址,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冯总,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,我马上补救,”郭国坚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“最近这几天,来镇政府打听冯总电话和住址的人多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不少,”有些人说。

    “糊涂,随便什么人问就说吗?让冯总现在,都不敢在办公室办公,你们回去都交待一下,再遇到类似问题,一律不回答,或者让他们直接来找我,”

    有一个资深的副省级老子做后盾,一般的慈善机构,郭国坚也不怕得罪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般的机构,他能拦下来,有些机构,他也没办法,比如省红十字会。

    消息见报后天,省红会负责筹资和财务的副会长刘锦,通知县市的红会和卫生局,她要去登门拜访冯振昌。

    杨洪勇还好,县里的红会会长和副会长,马上向县政府报告了这事,然后郭国坚也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位,拦,自然是拦不住,没法子,郭国坚只好自己陪着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经过前些天的纷扰,见多了那些慈善机构的嘴脸,对现在一定要接待这样的人,冯振昌很反感,捐款做善事,没想到还带出这么多麻烦来,他真想打电话骂儿子一顿。

    刘锦副会长,原来在省卫生厅工作,身上有卫生系统的特质,特别讲究卫生,刘副会长,更是有些洁癖,跟冯振昌握手,也只是轻轻一碰,很标准的领导接见下属的范,看着那边忙得热火朝天的食品厂,不清不淡的说了一句,“食品这些,卫生很重要,一定要注意,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一身贵气又高傲的老女人,冯振昌有些腻歪,这些事,还用你说?还有,你是来视察的吗?

    不过,来了这么多官员,他也不好说什么,笑着把大家往会议室让,“各位领导请!”

    看着会议室的那些椅子,刘会长努力了半天,总算坐了下去,她也明白,要是眼下让秘书用纸巾擦一遍,冯振昌的脸上肯定不好看。

    俩个小姑娘端着托盘给大家上茶,“呵呵,不是什么名贵的茶叶,就是我们茶叶厂自制的,不过,原料好,这是我们这海拔最高的山上茶园里的茶叶,没施化肥,没打农药,天然无污染,而且是手工炒制,大家尝尝,”冯振昌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一次,看着这个一看就是重复使用,带着盖子的茶杯,刘会长说什么也不能将就,她的秘书就说了一句,“没准备矿泉水吗?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