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振昌端起的杯子,又放了下来,他笑着看了一眼小赵,吩咐站在一旁的小姑娘,“小王,去小卖部拿一件矿泉水来,”

    一时有些冷场,郭国坚看着那不以为意的刘会长和秘书,心里哂笑,她们俩,莫不是把这里当成了医院吧?

    冯振昌在有滋有味的品着自家最高档的新茶,不说话,刘会长带的那些随员,也没人大声说话,郭国坚一看,不行,冷场时间太长也不好,就笑着问,“这样的云雾茶,一年产量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总共也炒不了几十斤,”冯振昌说,“不过,这个茶场,我们现在准备扩建,想把那座山,修成梯田的样式,”

    刘会长咳了一声,“冯总,很感谢你对公益事业的支持,现在的社会,就是需要更多你这样有爱心和善心的人士,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”冯振昌看也不看她,低头很认真的看着茶杯里的茶叶,在水里慢慢的舒展开来。『≤,

    “现在社会虽然进步很快,但是,需要帮助的人和事,同样非常多,不止是教育方面,所以,我们募集到的善款,始终非常不足,期待冯总你这样有觉悟的人,能继续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另外,我希望冯总下次捐赠,能考虑到我们红会,毕竟我们是国内最大,最正规的慈善机构,小赵啊,跟冯总介绍一下我们现在推进的项目,”她吩咐自己的秘书。

    有行政级别的慈善机构就是这点不好,哪怕是募捐,领导也放不下架子,更别说低头,总有种高高在上,指导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冯总你好。”小赵自我感觉很良好的拿着一个件夹走过去,“你看,这是我们目前在推进的十个项目,首先是农村大病医疗救助项目,你只要捐款10万,就可以冠名。总的捐款,将由我们统一安排,资助那些患大病重病的农民,……

    最后,博爱送万家,是帮助在突发事件,遭受重大损失的家庭,你只要捐款5万,就可以冠名。”

    找秘书一口气不停的说了近十分钟,“所以,所有的这十个项目,你只要捐款不到一百万,就可以全部冠名,还有,冯总你的公司,要不申请为我们的特别团体会员单位吧。只需要一次性缴纳会费一万元以上,要是想成为永久会员。只需一次性缴纳会费十万元以上,一般申请这些很难,不过,只要冯总你有这个意向,我们一定为你开绿灯,”

    冯振昌算是开了眼。原来国家还有这么多慈善项目?自己家老婆孩子当时生大病的时候,没有得到国家的帮忙,是不是当时这些项目还没有开始建设?

    可是,就说现在,附近这十里八乡的。好像依然没有一家受惠于这些慈善项目吧!

    他揉了揉额头,把小赵放在他面前的那个件夹原封不动的推回去,“对不起,成为你们的会员,我们估计是不够格,这事我们就不想了,另外,我目前没有新的捐款计划,”

    小赵脸色一僵,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嘛,刘会长都亲自登门,你怎么还这么不给面子?“冯总你说笑吧,相对你之前的大手笔,这些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我不开玩笑,我是很想为社会多做些事,但那必须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之前的捐款,是我折腾这些年,所有的积蓄,我们也要发展,现在投资的项目这么多,是真没有余钱,所以,对不起,刘领导,各位领导,这次,怕是要让你们白跑一趟,”

    刘副会长的脸色很不好看,赵秘书强笑着说,“是啊,冯总的大手笔我们也见识过,现在这个镇,叫什么?”他看向郭国坚。

    郭国坚有些没好气的提醒他,“五里坳,”

    “对,五里坳镇里,全都是冯总你的工厂,总投资好几个亿,这一点点,对你来说,怎么会是问题?”

    郭国坚往椅子上一靠,这是什么水平的狗屁秘书?“我插一句啊,这些公司,并不是冯总个人的,都隶属于嘉盛集团,而嘉盛集团的控股方,是外资,”

    “谢谢郭县长,”冯振昌说,“八年前,我和我们村的所有人,过得都很困难,所以,我知道,社会上,方方面面,需要帮助的地方很多,怕是把我持有的公司资产全部变卖,也帮不过来,因此,我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,所以,各位领导,这次只能对不起,”他依然说得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冯总,关心和支持公益事业,是每一位有良知的公民和企业家,都应该要做的事,”

    冯振昌油盐不进,刘会长只好自己出马,可是她这话说的,啧!

    “刘会长,”郭国坚见冯振昌的脸色慢慢有些不好看,接过话头,“放眼全省,像冯总这样的企业家,又能有几个?我觉得他,做得已经够多的,”

    “人,应该要知道感恩,冯总也说,几年前,这里还很贫困,不是政府的好政策,你们怎么可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,国家需要支持的时候,其它继续帮助的人,需要爱心的时候,怎么能是这个态度?”赵秘书帮腔。

    这个赵秘书,真是比他领导还狂,看着冯振昌脸色越来越冷,郭国坚拍了一下桌子,“赵秘书是吧,我想请问你,我好像记得,捐款是自愿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秘书迟疑了一下,“这个自然,我们始终坚持自愿的原则,”

    “明白,还有,捐款使用的第一原则,是尊重捐赠者意见,对吧,”郭国坚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是,”赵秘书声音愈加小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除了机关举办的慈善一日捐,敢问赵秘书,你今年献了多少爱心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没统计,主要是捐了好多次,反正是遇到什么事我们就捐,不像……,”

    信你才怪呢!郭国坚举起手,“好了,你不用说,”他看着那边脸色同样不好的刘锦问,“刘会长,你还有什么指示吗?”

    冯振昌现在,却是不在乎这个官好像不小的刘会长,还有什么意见和指示,指着走进来食品厂厂长说,“各位领导,抱歉,我现在有很紧急的事要去处理,接下来,由他接待各位,”

    食品厂的厂长,是个四十多岁的老油条,也知道这些人,其实都是找自家老板化缘来的,所以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官,腰板直得很,“各位领导好!”

    “冯总,”赵秘书抬手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冯振昌睬也不睬他,打着电话朝外走,“老四,我马上过来,”

    没人理食品厂的厂长,不过,他也很自然,站在郭国坚身旁,笑眯眯的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其它人都看着刘副会长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那边的郭国坚,起身也朝外走,不过,大领导就是大领导,风度还是有的,这样的情况下,也没有朝椅子撒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哈,你果然在这里,”郭国坚知道,自己这回,是把刘副会长得罪得不轻,也没有跟他们一起回去,径直跑到村委会,果不其然,冯振昌正在这,跟弟弟喝茶。

    “郭县长,说老实话,捐款这事,是一平坚持,我和他妈,原本是不支持的。

    一是数额真的太大,二来,也担心招来不必要的麻烦,现在,我是真的后悔,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应该听一平的,”

    “是,我能理解,谁赚钱都不容易,何况是这么大的数目,不过冯总,等到这所高建成,你会发现,你这无私的付出,是很值得的,而且你放心,从今天起,什么麻烦都不会有,我保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副会长没有在这个让她下不来台的县里呆,也没有马上回省里,直接去市里,在市里最著名的温泉酒店盘桓了一天。

    市卫生系统,还专程从省里请来了两个高水平的水疗师,帮她做spa,总算让她心气顺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好心情也没持续多久,本来感觉不错的她,原计划顺道去市里的医院视察,小赵秘书捧着电话跑进来,“会长,省里通知,让我们马上回去,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还在修指甲的刘会长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赵秘书嗫嗫嚅嚅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说!”

    “会里收到了县镇两级政府发的传真,”

    “什么传真?”刘副会长忽然感觉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昨天的事,”赵秘书低着头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其实还不止县镇两级的政府,等他们回到省里,市政府发出的同样内容的公,也到了红会领导的手里,主题就一个,省红会的相关工作人员,罔顾红会的宗旨,强行向企业募捐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强行募捐的对象,不久前,刚刚无偿捐献了1000万。

    一个省级单位,同时开罪了一个市里的级政府机构,要说这样的事,真还是前所未有!

    其实还不止,村里本来也想写,被郭国坚笑着给否了,乡镇,就是最基础的政府机关,而村民委员会,严格的说,只是一个群众性的自治机构。

    不过,对刘锦副会长的处理,并没有对外公布,单位嘛,都讲究家丑不外扬,特别是红会这样,非常需要积极正面形象的特殊机构。

    当然,相关的安抚工作,肯定得做,冯振昌,就接连接到了省红会秘书长和会长的电话,秘书长是向他通报结果,会长是慰问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这次以后,再没有人打电话或者上门,来找他捐款,没办法,级政府都护着的人,哪得罪得起?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各位亲,春节前最后的一个月底咯,欢迎都领到了年终奖的你们,把手里的票,都多投几张给俺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