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美国为首的联军,在阿富汗如入无人之境,一路凯旋高歌,按现在的进度,本月占领喀布尔,瓦解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统治,已经是一件肯定可以预期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911带给整个美国社会的伤痛和改变,是阿富汗战场上的这些好消息,也扭转不了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悲剧的发生,本来就老实雍容的斯坦福大学,这个学期,已经取消了好多活动。

    不过,一到11月,学校里就变得有些躁动,各种活动慢慢多了起来,学校能容纳85000人的体育场里,橄榄球队正在努力训练,而另一个吸引大家眼光——也包括冯一平眼光的,就是啦啦队。

    她们身材火辣,穿着**,每个人脸上,都是公主般的骄傲和自信——哪怕有些人的长相,并不是很符合大众的审美,但那身材,啧,都非常魔鬼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她们的时候,你心情都会好上几分,连带着觉得这天更蓝,树更绿,生活更美好。

    黄静萍现在已经显怀,躺在一把可折叠的沙滩椅上,穿着宽松的裙子,外面搭着一条大大的羊绒围巾,脸上洋溢着和那些啦啦队员完全不同的光彩,那是母性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孩他爸,”见冯一平抱着书走过来,她高兴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坐着,我来,”冯一平俯下身子,抱着她亲了一下,顺手把上月底刚发行的ipod的耳塞,从她耳朵里取下来,“什么胎教音乐,听不听,我觉得都无所谓,只要你心情好就好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抱着他起腻,“见到你就心情好,”

    “心情好也要吃饭,”冯一平把车载保温箱拿到桌子上,把里面的菜一一取出来,“真香!”他夸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都吃完。”黄静萍已经在开动。

    肚子日渐变大,她的饭量也日渐变大,虽然都是少吃多餐,但每次吃饭的时候,感觉都挺饿。

    棕榈大道上,开着一辆保时捷的李家伦,把车找了个地方停下,对女伴说,“走。跟我去见个朋友,”

    吃饭这事,哪怕是在外面野餐,其实也是一件挺私密的事,不太熟的人过来打扰,没谁会高兴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再一看是李家伦,冯一平不太高兴的站了起来。“你好,有事吗?”

    他对李家伦的第一印象。并不太好,后来碰到的次数也不多,比点头之交还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“哟,你们这日子过得不错,”李家伦看着桌上的那几个菜说,“这是你女朋友做的吧。真是难得!”

    他带的那个女伴,听了这话,不依的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”黄静萍也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一看她那身材,李家伦有些惊讶。“你快请坐,”

    见冯一平也不按习惯请他坐坐,或者客套的叫他尝尝,他也知道,自己这会,怕是打扰到了他们两个,“我找你有一件小事,过两天,又是湾区的留学生聚会的日子,到时要不带着你女朋友来看看?多认识些朋友总不是坏事,”

    这其实已经是他第二次邀请,只不过,在这的留学生,大多数都还在想着如何融入美国的主流社会,以便将来能有好的发展,而冯一平早过了这个阶段,已经有一批美国人围在他身边,想将来能有好的发展,所以他感觉和那些留学生,应该没什么共同语言,第一次的邀请,他拒绝的非常干脆。

    不过,都第二次相邀,再一口回绝也不好,“好的,定下来时间地点,你通知我,”

    到时去打个转就行呗。

    “冯一平不是刚20岁出头吗,怎么现在就想着要孩子?是意外?”一回到车上,女伴就问李家伦。

    “要是意外还好,就怕是计划好,专程要生一个美国籍的孩子。”李家伦看了一眼那边两个说说笑笑的在学校里野餐的人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女伴质疑,“冯一平既然能写的出来那样的书,不至于会这么急着的做这样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李家伦笑着说,“内地的人啊,有时候就是精明得过了头,呵呵,还是格局太小,”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聚会,是在旧金山,离得有些远,再想想可聊的话题也不多,冯一平狠心丢下黄静萍,“乖,好好在家里睡觉,我很快回来,”

    结果,他回来的比预计的还要快。

    聚会的房子挺不错,环境也不错,站在院子里就能看到金门大桥,房主据说是一个老爸身份不好透露的二代,目前在旧金山城市学院读艺术。

    在旧金山的这么多名校里,城市学院,应该是最好进的一所,因为说白了,那就是一所公立社区学院,混凭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冯一平按这里的规矩,带了一瓶加州本地的葡萄酒上门,李家伦很热情的把他介绍给参加聚会的十多个人,“冯一平,对,你猜得没错,就是蓝海战略的作者,目前在我们商学院做交换生,”

    聚会也很美式,大家都拿着酒杯,在屋里四处站着,只不过提供的食物里,有扬州炒饭和炒面这些餐。

    “原来就是你啊,真厉害!”几个一看可能是领头人的家伙,把他拉到客厅的大落地窗前坐下,这儿看出去,同样能看到金门大桥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华人,但是这几个人里,有在美国出生长大的,有海峡对面的,还有香港的,当然,还有和冯一平一样,来自内地的。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,大家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向内地,都是这边如何如何好,内地如何如何差,说得那叫一个热闹,那叫一个精彩。

    冯一平听了几句,真的听不下去,其它的几个还好,他有些生气的看着那个上海出来的留学生,你怎么也这样说?

    那哥们同样有些不爽的看着冯一平,你看什么看?

    真特么没意思!

    冯一平放下酒杯,“几位,不好意思,谢谢你们的热情招待,家里有事,我得早点回去,”

    李家伦正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内地这个该怎么做,那个该如何改,很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风范,听了冯一平的话,笑着说,“对,你是该早点回去,大家不知道吧,一平同学,不但是我们这些人里,第一个在美国扬名的,还肯定是第一个当爸爸的,他女朋友,现在已经有孕在身,”

    大家看着现场最年轻的冯一平,不禁都有些讶然,不过,都笑着对他说,“恭喜,恭喜!”

    “一平,你对这些问题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对,冯专家,说说你的看法呗,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看法,”冯一平真不想跟他们废话。

    “别,你怎么会没看法?还是说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二,你不会是要收费吧!”李家伦笑着拉住他。

    好吧,这可是你一定要我说的。

    “在我老家有句话,‘站着说话不腰疼’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周围的几个人都变了脸色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月末的最后一天,春节前的最后一个月末,期待大家热情投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