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是原来还是现在,要说冯一平最看不惯的,就是这些在国内赚了不少好处,沾了内地开革开放的光,又说国内这不好那不行的人,他们这种行为,就是典型的端起碗来吃肉,放下筷子骂娘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,不管是美国的华侨,还是港澳台的同胞,更别说就在内地做官或者经商的人,谁没从国家高速发展的过程获利?

    想在发达国家过上好日子,这不是错,只是,为了融入发达国家,就比那些本来就带着有色眼镜看国的外国人,还更卖力,更费心的去批评、唾弃、谩骂自己的祖国,这样的行为,真的叫人不齿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国家是有很多问题,可是,哪个国家没有呢?是,除了经济,我们国家好多方面也赶不上美国,那你们朝前看看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,又能比我们现在好到哪儿去?完善总需要一个过程,什么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。”

    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,他也懒得管那些人不太好看的脸色,反正以后就是用八抬大轿抬,他也不会来这样的聚会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圈子,融不融入的,又有什么所谓!

    “站在大洋彼岸说这些事很容易,我想诸位学业有成后,想回国的可能没有一个,如果六十年前,那些在欧洲留学的老一辈们,同样只是喝着红酒,说着国内怎么那么黑暗那么**,没谁愿意回国出一份力,能有现在我们这样一个走在崛起路上的大国吗?

    四五十年前,在美国学有所成的那些专家,如果同样是在喝着红酒,闲谈国内各方面的落后状况。没谁想着回去报效国家,我们国家,能有现在这样愈来愈强的综合实力吗?能在好多个领域,追赶或者领先国际水平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一万,不如做一件,我个人认为。就是国内那些最偏僻的山区里,大字不识几个,可能终其一生,连县城也没去过,一辈子只知道种地的乡亲,或者是那些刚初毕业,就一直呆在流水线上的年轻人,也比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人,对国家的贡献要大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有了不少像他们这样踏实肯干的人。我们国家,才在一点一点,一步一步的进步,哪怕现在和美国比,和很多国家比,我们依然还有很多不足,”

    “想在好地方过上好日子,这样的想法。谁都能理解,只是。融入一个社会,和他们保持同步就可以,如果想把自己彻底和他们同化,如果一个人,连自己的祖宗,连自己的祖国都嫌弃。这应该是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周围那大多不爽的目光,叹了口气,说这些干什么,“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,我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的这些话,很不给人面子,但却有句句在理,那几个想反驳,却不知从何说起,只能冷眼相看,或者以示轻蔑的连看都不看,让冯一平扬长离去。

    原本挺热闹的聚会,被冯一平这么一说,搞得有些冷场,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,有些衣衫不整的从楼上一个房间闪到走廊上,身后半掩着的门里,还有女声在叫,“你快点回来,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么安静?”

    这就是房子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忙你的吧,”

    “是,抓紧做你的正事,别耽误了,”男人们都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李家伦举着酒杯,笑着对大家说,“大家别介意,我看一平同学,应该是党员吧!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呢,原来是信**的!”

    好些被冯一平说得有些心虚的家伙,一下子又找到了话题,“他这种人,要是在几十年前,就是电视里的那些在后面挥着枪,喊‘同志们,给我冲’的家伙,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一平同学可是比我们厉害得多,”李家伦说。

    “李家伦,难道你也是党员?”旁边的一个人不满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,”李家伦笑,“我们顶多是说说而已,哪像冯一平,看到了好处,马上就付诸行动,”

    “他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吗,他在美国做交换生的时间,只有一年,所以啊,随他来的女朋友,现在已经怀孕,等明年回国的时候,他就有了一个美国国籍的孩子,”

    “靠,说得那么大义凛然,原来早就计划好,把下一代变成美国人,真他妈虚伪!”

    有一个看着周围的人里,没有官二代,笑着说,“可以理解,现在那些有能耐的官员,谁不是变着法子的把老婆孩子朝国外送?

    只有我们这些没关系的,才只好花父母的血汗钱,出来留学,冯一平这么做,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对的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客厅里,灯还亮着,电视也还开着,黄静萍却把手放在肚子上,躺在沙发上,睡得很香——她现在已经变得很嗜睡。

    刚把她整个人抄起来——份量还真不轻,她就醒了过来,“你回来啦”她眯着眼睛问,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不到十点,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聚会没什么意思,你又一个人在家里,”

    “嗯,”黄静萍把他抱紧了一些,甜甜的看着他,然后觉得不对,“你怎么这么吃力?我真的变重了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,”冯一平坚决的否定,“只是,我现在抱着你,很紧张,生怕绊了或者是摔了,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,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会,我去把拖鞋拿过来,”冯一平又狗腿的回沙发哪里拿拖鞋。

    “一平你真好,那我帮你放水搓背吧,”她玩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别,”冯一平又连忙拒绝,“我冲一下就好,”

    把我的兴致逗起来,你又不管不顾,管杀不管埋这样的事,很好玩吗?

    现在还在头个月内,不能那啥的。

    再说,就是过了头个月,冯一平也不想和大着肚子的黄静萍那啥,里头还有个小家伙呢!

    憋一憋吧!

    所以,从这一点上来说,封建社会大户人家娶媳妇,媳妇会带几个同房丫头,不得不说,还真挺人性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一晚,佛罗里达棕榈滩的一家私人医院里,马灵顺利的生下一个550克的混血小子。

    刚转到病房,护士就把那个包在襁褓里,皮肤皱皱的小家伙,送到精疲力竭的她眼前。

    真心话,刚生出来的小家伙,都不咋个好看,可是,她却觉得,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。

    她有些生疏的把小家伙抱在怀里,从他眉眼间,依稀可以看到另一个人的模样,她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,”海蒂把孙子从女儿怀里接过来,“眼睛像你,这鼻子……,”

    她没说出来,既然不像女儿,肯定是像让女儿怀孕的坏小子呗!

    一旁的约翰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你好好休息,”

    “快,抱抱这个小家伙,”海蒂对他说。

    约翰却头也不回的朝外走,“我去花园抽支烟,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