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离感恩节越来越近,越来越多的同学,变得越来越亢奋,不过他们可不是为感恩节亢奋,而是因为感恩节前后,即将发生的那场大事。

    在北加州,在旧金山湾区,在硅谷附近,有两所世界名校,一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。

    别为它的名字所误导,原来的冯一平,一听这是伯克利分校,还以为就和他们一主要是为了赚钱,在其它地方办的分校,所以觉得这学校应该不咋地,要厉害,也是本校才厉害。

    现在才知道,其实它就没什么本校,之所以是这么个名字,因为它是加州大学系统第一所全课程的公立学校,相当牛。

    比如,美国原子弹的设计,就是由伯克利的一间实验室给包圆的,再比如,在世界大学排名,它有26个学科排名世界前十。

    另一所,自然是冯一平现在就读的斯坦福。

    这两所学校,一公立,一私立,风格也迥异,一所自由激进,一所保守老实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的关系,就如同英国的剑桥和牛津,国内的清华和北大,真是相爱又相杀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两所大学,偏偏在很多方面,又都势均力敌,难分轩轾。

    就不说其它方面,就说说高端的,在国内,还没有实现零的突破的时候,这两所学校,每年都在比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,同样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就让那些闲的没事干,但是荣誉感又偏偏强到没谱的老师和学生挺为难的,后来,有一个货就突发心裁的想,得,既然的。大家都很强,一个半斤,一个500克,比不出结果,那么干脆,我们就都舍弃这些擅长的领域。来武斗如何?

    当然了,赤膊上阵或者拿刀砍,肯定不是他们风格,那就比橄榄球吧!

    这就是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(ncaa)里,著名的伯克利和斯坦福德比的由来。

    德比,在欧洲,是指足球比赛,在北美,则可以是篮球、橄榄球、棒球等集体项目的比赛。

    根据不同的情况。它的定义和使用范围也不同,第一种是同一地区的两支队伍之间的比赛,第二种是方方面面都势均力敌的两只球队之间的比赛,第种是一个国家最强的两支队之间的比赛,第四种,是两只有历史恩怨的球队之间的比赛。

    伯克利和斯坦福的德比,囊括了其的种定义,因此。两所学校,从校长到教授到学生。对这场每年都在感恩节前后,举行的比赛,都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每次比赛,两方都是竭尽全力,一决雌雄,老师和学生不说。校友也不说,就连许多家长,以及两所学校所在地的居民,也都非常关注这场比赛,每每都会到场助威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。还有很特殊的一点,它的奖杯,其实是一把斧头,“斯坦福斧”。

    这把斧子也挺有来历。

    从100多年前,两校的第一次德比开始,每当学校的球队得分,斯坦福的学生,就会用一把斧子,把象征伯克利的蓝黄颜色的彩带砍断。

    之后,几个伯克利的学生,想办法抢到了这把斧子,还成功的从斯坦福学生和旧金山警察的重重包围,脱身而出,并且把它作为胜利的象征,一直保存在校园里。

    斯坦福的家伙,自然也不会就这样放弃,他们经过好多次的努力和尝试,终于,在伯克利盗走这把斧子的1年后,几个斯坦福的学生,乔装成摄影师,鬼使神差的又把它偷了回来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一直到0年代的四十多年,除了每年一届的德比,围绕这把斧子,两方也上演了不少故事。

    伯克利一共成功的偷回去次,斯坦福又偷回四次,最后,在8年,双方最终达成协议,当年赢得比赛的学校,才能把这把斧子带回自己的学校,作为胜利的荣耀和象征。

    总之,在这场大事即将到来之前,斯坦福大学,一改平时稳重保守的形象,也向伯克利的浪漫和疯狂靠拢,每晚都有各种派对在举行。

    “各位明天见,”小组讨论完一个案例,互相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走到门外的冯一平,却被一个熟人给拦了下来,“冯,”卡尔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,“不容易吧!哦,不对,这些对你来说,应该不是问题,”

    “卡尔,有事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这个卡尔,是个很现实的人,没事才不会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有事,明天晚上,我们在一个同学家山景城的别墅里举办一个party,你也来吧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晚上真没时间,”冯一平推辞道。

    他不放心把怀孕的黄静萍,一个人放在家里,况且,这样的party,对他而言,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“拜托,”卡尔说,“我们知道你女朋友的状况,可是,几个小时而已,会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晚上真的有事情要处理,”冯一平摇摇头。

    你又不是大美女,跟你也不太熟,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?

    “拜托,帮帮忙,晚上是真的有事情要你帮忙,”卡尔拦住他,非常诚恳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也一样的,”冯一平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一定要在party上说,”卡尔却不肯说理由,“也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,你要是不喜欢,呆一会就走也行,拜托!”

    卡尔像块牛皮糖一样,一直絮絮叨叨的跟着冯一平到了停车场,真被缠的没法,冯一平勉强同意,“好吧好吧,你把地址发给我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驱车抵达party举办地,冯一平就知道,这才是正宗的美式大学生派对。

    门前的场景和在门外就听到的噪音,和他以前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,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推开门,本来非常宽敞的大厅里,人头攒动人声鼎沸,吸引他目光的是,不少男女,大庭广众的,就旁若无人的亲热。

    楼梯旁边,一哥们把一个穿着非常短的短裤的女孩子,抵在墙上,口舌交缠之余,一只手明显摸进了那女孩子的胸前,另一只手,则在她屁股上揉捏着,看上去,随时都有擦枪走火的可能。

    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,一人搂着一个女孩子,手里在传递着类似卷烟的东西,明显不是什么好路数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堕落的地方,但是,冯一平感觉自己好像还挺喜欢,在国内,一般的夜总会里,也见不到这么火辣的场面。

    只不过,卡尔呢?

    想曹操,曹操到,“嗨,冯,”卡尔的带着两个身材火辣的女孩子挤过来,“简,这是冯,”他对自己没抱着的那个女孩子说。

    “冯,这是简,艺术大学的学生,”

    “嗨,”那个个子不高,但身材不错,还一脸的胶原蛋白,一双眼睛特别灵动的女孩子,笑着跟冯一平打招呼,“很高兴认识你,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”觉得有些热的冯一平,笑着跟她客套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卡尔,”他一转头,却哪有卡尔的影子?不是说有事需要帮忙吗?

    简见状一笑,“我要去拿点喝的,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果酒就好,”冯一平随口一说,马上反应过来,“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,”简又笑了一下,好像胸前也跟着在笑,哦,不对,在动。

    此地不可久留,冯一平急匆匆的去放酒的那边,刚好看到卡尔和那个女孩子,端着酒杯朝后院走,“卡尔,”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卡尔对他的女伴耳语了几句,笑着走过来,“谢谢你,冯,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帮忙了,”

    见冯一平一脸的不解,他把冯一平拉到后门的门廊上,朝那边正等着他的女孩子示意了一下,“爱丽丝是简的闺蜜,我一直想约她出来,不过,她一直没同意,简同意帮忙,但前提是,要我把你介绍给她,”

    我去,这是把我当什么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