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暖和,”虽然已经到了11月旬,萨凡纳的气温,依然在25度以上,黄静萍脱了羊绒衫,系在腰上,也不知道是保护肚子呢,还是掩饰肚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房子怎么这么破?贫民区?好像也不像?”她看着车外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有点搞不清楚,城市的环境非常好,道路宽阔气派,交叉处都是一个漂亮的街心公园,但是路两边的房子,真的有碍观瞻。

    好多都是红砖砌的,不少墙面发黑,像过过火一样,上面还长苔藓,但是,开在这些破房子的里的那些商店,看起来好像又都很精致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建筑的风格,看起来好像都带着英式古板的优雅。

    街道两边,古木森森,树枝上挂满了如丝絮般的西班牙苔藓,阳光透过它们,散落在地上,增添了几丝浪漫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,这几丝浪漫,消逝得很快,因为他们马上发现,有一处他们认为是公园的地方,那并不是公园,而是一个大型的墓地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样奇葩的城市,居然在市心留着这么大规模的墓地?

    “这可能是一个有故事的古城吧,”冯一平猜测道。

    预定的酒店威斯汀酒店,是附近最高的建筑,就位于萨凡纳河边,风景绝佳,不过黄静萍比较挑剔,嫌弃的说,“这河水这么脏?”

    是的,远看上去,确实没有家里看到的海水漂亮。

    下午,他们第一次坐马车观光。只是有了上午的发现,街道两边的树木,现在看起来,好像也有点阴森的味道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在书店里买了一本书。这才解开了疑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英国殖民时期建设的城市,所以也是一座比独立宣言还要古老的城市,历经了美国独立战争,南北战争,以及各种天灾**。比如瘟疫、热带风暴和火灾。

    虽然好多建筑还算完整的保留了下来,但是,那一次次劫难,带走了不少人的生命,这就是这座城市墓地众多的由来,而且当地政府,别出心裁的把这作为一个噱头来宣传,不少餐厅、宾馆,都说是由传说的鬼屋改建而来。

    优美的风光,加上这个噱头。还真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参观猎奇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噱头,他们俩还真不喜欢。

    参观鬼屋,我有病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生产飞机的,自然离不开跑道,所以,出租车把他们带到目的地的时候,冯一平赫然发现,原本他以为同样是机场建筑的这一块地方,正是湾流公司所在地。

    感恩节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。休息了四天的湾流公司的客服经理马丁,上班后觉得有些困倦,看着两个小年轻大摇大摆的走进来,他有些奇怪。这两个亚洲人,不是迷路或者走错地方了吧,我们这卖的,可不是几万美金的车那样的便宜玩意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他想的不对,冯一平他们俩出租车来买飞机,就和后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。骑着一辆二八大杠,到汤臣一品售楼处一样,谁会认为你是来买房子的?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冯一平是节俭惯了,没有在机场租车,是因为他认为,只要今天搞定了飞机定单的事,那他在市内的交通、住宿和餐饮,肯定是由湾流公司提供。

    马丁多看了两眼,觉得这两个亚洲的年轻人,好像又有点气度,不像是那种没事闲得慌,来这里瞎逛的人,而且那个年轻男孩,怎么看着有些脸熟?

    综合权衡之后,马丁还是打了一个招呼,“两位好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定一架飞机,这事就是跟你谈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家孩子大不了多少的小年轻,轻飘飘的说一句要买飞机,马丁非常不相信,这不是两个东方人的恶作剧吧。

    “如果您需要豪华舒适的大型公务机,那你确实是来对了地方,”他话里有话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,有能实现洲际飞行的型号吗?”冯一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马丁的神色和话语,他不是没看出其的意味,可是,难不成现在要当着一个客户经理,炫一把富?真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“产品样本有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有的,两位这边请,”他把冯一平他们朝一间会议室里让。

    由于去年到今年糟糕的经济形势,不少新贵们变成穷光蛋,要不是因为911,让一些注意自己安全的人,重视飞行安全,今年,哪能收到那么多订单?现在闲着也是闲着,就陪他们聊聊。

    他抱过来好几本样本,“你们看,这是我们的系列产品,”

    冯一平大致翻了一下,马上说,“你把最新型号的资料拿来给我看,”

    他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,买飞机这事,自然是买新不买旧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最新的湾流V,9年获得联邦航空局型号合格证,市场反响很不错,同时,它也是世界上第一架超远程公务机,满油箱航程,超过12000千米,刚好符合你洲际飞行的要求,”

    湾流V?后来的湾流G500,是不是把罗马数字,换成了阿拉伯数字,其实就是以V型为基础改进的呢?

    “如果我今天定下来,明年10月前,能下线吗?”

    这家伙,怎么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?“先生怎么称呼?”马丁第一次问冯一平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叫我冯就好,”冯一平递过去一张只有手机号码的名片。

    马丁从敏片上了解他的想法落空,不过,他有点费力的拼着下面的注音,这个名字,好像也有点熟?

    “原则上没问题,只是,你也知道,私人飞机,好多方面都需要定制,如果要求比较特殊,肯定会延长生产时间,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一眼黄静萍,“我们不会有太特殊的要求,”

    拥有一架私人飞机,本来就是很高规格的一件事,哪还用得着在太多的细节方面,展现出自己的不同来?

    “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,那我们现在,能先签一份基础的合同吗?”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马丁其实还是有些虚,你们确实是来买我们最新、最豪华的私人飞机的?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冯一平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,说是签合同,主要是让自己交定金吧。

    拿着已经签字的合同,以及刚写好的一张支票,马丁觉得头好像更晕了一些,真这么容易,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打车过来,自己陪着聊了不到一个小时,玩似的,就定下了一架最好的飞机?

    “我想冒昧的问一句,你们是韩国人吗?”冯一平的姓只有一个字,这就排除了他是日本人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国人,”冯一平这句话,说得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国这几年,发展得很快,是有越来越多的公司,需要这样的商务机,”马丁忙不迭的补救。

    冯一平不置可否,继续和黄静萍翻着那些样本,至于马丁要去做什么,他大概也能猜的出来,核实支票呗!

    没过一会,马丁神采飞扬的走进来,“两位这边请,我们的设计团队,需要详细了解两位对这架飞机的具体要求,”

    这次就换了一个更高档的会议室,里面坐着整整一个团队,从机舱布局,到外观和内饰,一一非常具体的询问冯一平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冯一平还是坚持那个原则,简洁舒适,并不需要很多凸显自己身份的装饰,有一架私人飞机,已经能很好的凸显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,事没这么简单,外观好说,在飞机两旁,一边,一遍英,写上大大的“嘉盛集团”就好,简单大方省事。

    但是,机舱布局,比如座位安排,餐吧、洗手间位置,内饰的颜色和样式,这些问题,还真得好好想想,综合考虑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小事,不好太仓促,不如这样,你们先回去好好商量一下?”马丁提议。

    因此,马丁送他们回酒店的时候,两个人都提着一个大袋子,不是礼物,里面全是各种资料。

    好在黄静萍对这事很上心,在湾流公司团队的协助下,前后花了天的时间,总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落实下来,并很快做出了效果图。

    换算成人民币,两个多亿的一个大物件,冯一平也很慎重,他把最终的效果图,发回国内,让嘉盛设计室再细细的斟酌了一遍,确定没什么问题,这才放心的在附加合同上签字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