办好了一应手续,对这个有点类似国内丰都的城市,他们俩没兴趣多呆,不过,订返程机票的时候,黄静萍指着地图,又拉着他撒娇,“都到了这,我们去迈阿密玩一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那边和夏天的加州,也没什么区别,”

    到了乔治亚州,可能的话,冯一平其实也想去佛罗里达州看一眼,不过,他想去的是奥兰多。

    看着地图上处于萨凡纳和迈阿密间的奥兰多,他改口道,“不过,既然你老人家想去,我当然要服从,这样好不好,我们先到奥兰多,那里有美国最大的海洋公园,还有肯尼迪航天心,特别是后者,我一直很向往,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啊,”黄静萍把地图册翻到奥兰多的页面,“阳光之州,一年四季都适合旅游,迪斯尼、环球影城、海洋公园,肯尼迪航天心,嘿嘿,好吧,随你,”

    冯一平忽然觉得,这好像就是大事她拿主意,小事才轮到自己做主,她一怀孕,不知不觉的,自己的话语权都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奥兰多和老家的省城有点像,市内同样有多个面积不小的湖泊,他们就下榻在奥兰多的地标,伊奥拿湖旁。

    奥兰多和硅谷也有些渊源,这个原来以种植业为主的城市,现在已经转型为以旅游和高科技业为主,不但云集了各种主题公园,还依托航空航天业,建成了自己的高技术走廊,有佛罗里达的硅谷之称。

    “先到附近转一转,再去购物街看看有没有什么你喜欢的东西,最后去环球城市步行街,那家世界最大的硬石餐厅吃饭,这样安排行吗?”

    黄静萍靠在沙发上看着这座四季如春的小城。“安排得不错,有玩有逛有吃,以后一定要再接再厉,来。拉我一把,”她伸出一只手,冯一平连忙扶她起来,“那我们现在起驾?”

    “起驾!”

    美国这些小城的环境,那真是没得说。他们俩现在已经习以为常,也懒得感叹,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比的,人家不但经济发达,而且人口少,比如,奥兰多的人口,也就20万出头,也就是国内一个小县城人口的数量。

    但不说其它的,它最近几年。平均接待游客的数量,都在2600万以上,几乎和国内的海南持平,当然有钱来维护和美化城市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房子都挺好,只是,景观不如我们家的,”

    牵着黄静萍的手,他特意在酒店旁不远的一个高档住宅区里转了转,按迈克提供的信息,那里有一套房子。是马灵爸妈的,不过,现在看上去,大门紧闭。窗户都拉上了窗帘,应该没人在家,难不成,这一家人都消失了吗?

    “住在这些社区里的家庭,他们一般都会在海边有别墅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也对,”

    美国有钱人家,除了市里的住宅,在山区,或者湖区海边,这些风景优胜的地方,另外有度假别墅,是很普遍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冯一平这么一说,倒也提醒了自己,她们家,该不会是住在哪个度假别墅了吧,应该叫迈克查查这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里是和夏天的加州,没什么区别,”轻啜这果汁,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他们俩现在坐在一家酒吧的露天座里,不远处就是迈阿密海滩。

    为什不去海滩上躺着呢?他们刚去转了一圈,也就转了一圈而已,黄静萍就拉着冯一平往外走。

    老实说,冯一平其实是真心想多逗留一会。

    迈阿密海滩,是美国著名的海水浴场,也是全世界名列前茅的观光胜地。

    重点不是这个,重点是,在这,美女穿比基尼不算什么,裸晒裸泳的太多,他是能接受——其实是欢迎,但是黄静萍显然不希望他在这多看上几眼。

    冯一平面前放着的那杯朗姆酒,只喝了几口,他现在做着黄静萍以前做的事,手脚麻利的剥着虾子,“我就跟你说,美国这些沿海的城市,其实都大同小异,说起来,萨凡纳虽然有些诡异,但还算是有自己的特色,”

    “嘴里这样说,心里还是想着这里的海滩好吧,”黄静萍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些豪放的女孩子啊,怎么会?有孩他妈在身边,我还会看谁?”

    “哼,”虽然知道他这是假话,但黄静萍听了还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所谓观光,就是浮光掠影,在迈阿密只转了一天,翌日,他们就到了棕榈滩。

    这里,其实是一个堰洲岛,岛内常驻人口约1万人,但在现在这样的旅游旺季,岛上那些别墅的主人,纷纷从美国其它那些逐渐寒冷起来的地方,飞到这里过冬,目前岛上人口,大约接近万。

    据说在这一段时间,美国有四分之一的财富,在这个小小的岛上流动。

    是的,这里其实也是美国顶级的富人区。

    虽然,它的名气,没有比弗利山那么响亮,但是,这里一些别墅的主人,才是美国真正的富人,身家不是那些光鲜的好莱坞明星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的,不乏石油巨头,金融大亨,地产大亨,知名跨国公司CEO,以及一些政要,只不过,他们大多比较低调,不太喜欢曝光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在海边的人行道上,看着高大的棕榈树后,那一栋比一栋漂亮的别墅,“这个地方也不错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的地方太多,但是,等我们退休了,倒是可以考虑在这样安静的地方置业,只不过,这里的有些别墅,价格高得惊人,听说在十亿美元以上的也不少,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贵!”黄静萍惊叹。

    “只是最贵的,更普遍的,应该都在几百上千万左右,哦,前面有冰激凌店,要吃吗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到有车子开过来,刚给孩子喂完奶的马灵,连忙掩好衣服,不一会,老约翰带着高尔夫球帽,拎着高尔夫球袋,从车上下来,马灵叫了一声,“爸,”怀里的孩子,也跟着咿咿呀呀的乱叫。

    “嗯,”约翰淡淡的应了一声,径直走进家里,也不看那个现在长得很有几分模样,粉雕玉琢一样的小宝宝一眼。

    马灵有点失落,躺在旁边的椅子上晒日光浴的海蒂说,“别管你爸爸,男人啊,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子,生气也坚持不了几天的,放心,他会接受的,不过,你为什么不同意你爸给他起名字,一定要叫他森特?”

    马灵也不解释,“他就叫森特,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啊,不愧是父女,来,小宝贝,到我这里来,你去健身房吧,抓紧恢复身体,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,这些钱我一会还的,”健身班是海蒂给她报的,很高档,当然,在这个岛上,就没有便宜的事。

    开着妈妈的玛莎拉蒂,马灵想,就这样一直瞒着他,是不是不太好?要不要跟他说一声?

    黄静萍拿着一个杯子美美的吃着,别看里面装的不多,但混杂了好几种口味的冰激凌,看着前面路上一辆跑车经过,里面的那个女孩子还看了这边一眼,她碰了碰背对着外面,正在结账的冯一平,“刚过去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”

    “有你漂亮吗?”冯一平把皮夹放到黄静萍的包里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,很漂亮,气质也好,哦,这个味道的给你,我不喜欢,”她把奇异果口味的,都挑给冯一平。

    马灵的目光,在冰激凌店里,那个明显怀孕了的东方女孩子身上,停留了几秒,几个月前,自己也是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对了,回来的时候,也应该带一些冰激凌回家。

    开出了一段路,她猛然觉得,女孩子旁边的那个背影,好像很熟悉,难道是他?

    想了想了,她又笑着自嘲的摇了摇头,看来自己是太想他,以至于现在见到一个东方人,就以为是他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