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的日子,虽然也很舒心,天天在电视上露脸,在她背后的那个男人——副市长没有出事之前,一起共事的领导和同事,见了她也都笑脸相迎,不管什么事,都不用她操心。

    还总是有知道她和副市长关系的人,想方设法的给她送礼,就希望能通过她,和副市长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那样的日子,就有一桩不好,不自由!

    再光鲜的工作,那也是工作,时间长了以后,总会有些厌倦,而且因为电视台的特殊情况,迟到这样的事,是万万不可的,你再大牌,新闻节目要开始直播的时候,必须坐在主播台后。

    生活上也不自由,副市长要临幸,自然得好生准备,副市长不来临幸,哪也得准备等他临幸,只能她随他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没什么女性朋友,男性朋友,不敢有,工作之余,除了逛街做美容,大部分时间,都宅在家里,连KTV都去得少。

    至于酒吧,拜托,喝个微醺,和周围的人磨磨擦擦的,去舞池里放肆的扭动自己的身体?除非是她是不想好好混。

    总之,要得到些东西,肯定要付出些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,她光明正大的和人结婚,然后,好像就得到了所有想得到的,包括那难得的自由。

    她每天的日程很固定,早上九十点钟起床,有兴致了,去公司转一圈,露个脸,威慑一下那些有着不良小心思的小姑娘,再到办公室坐一会。

    她有一个很高端的头衔,政府及媒体事务部总监,其实就是公关部,当然。具体的事,自然不用她做,全压在副总监的身上,她只是挂个名而已。偶尔也在一些活动,比如一些有政府领导参加的活动,或者是有媒体到场的活动,露个脸。

    下午,一般在美容院或者商场消磨上几个小时。再去健身房,锻炼一个小时,然后回家指导阿姨,准备晚上的饭菜,最后,到晚上休息的时候,才是她要付出的时间。

    严格的说,好像也不好说付出,这种事,其实是相互的。她努力让刘继忠老板尽兴的同时,自己有时也能尽兴——而且作,大多数事情,都是由男方来做。

    同时,作为一个品味很高的女人,购物这种事,当然不能只局限于省城,所以,基本上一两个月,就会由刘老板陪着。到国内的首都或者上海这样的大都市,去看那些名牌的最新款,每隔半年,就会让刘老板陪着。去港澳转一圈,购物外加散心。

    当然了,作为省台的前一姐、台柱子,自认为是化人的她,日常生活,自然要有这方面的因素。不五时的,也会去首都,听听那些来华演出的国际乐团的演唱会,去人艺看看话剧……。

    有时,也会在老公的请求下,应他那些商场上朋友的邀请,主持他们的公司或者个人的一些活动,报酬,自然也是优厚的。

    已经不是省台一姐的她,这张脸,在省内,还算是吃得开。

    总之,她现在是深刻的明了一个道理,一个女人,真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。

    当然了,嫁得好之后,有些事,还是要干得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继忠今天回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个小时,点钟的时候,听到车声的沈雪,穿着居家的衣服,到门口迎接刘继忠。

    今天好像有些事,下车的刘继忠面色凝重,低着头,都没留意到自己就站在门口,还被大哥刘继善拉着,在说些什么,这是遇上什么事了吗?

    “大哥,进来一起吃饭吧!”沈雪邀请道。

    那兄弟俩这才注意到,他们老刘家娶到的这个前著名主持人,正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嫂子她们也在家等着呢,”刘继善笑着说。

    对这个精致雅致的弟妹,刘继善始终保持着距离,他还是觉得,前大嫂那样的,才有话说,不过,谁叫弟弟喜欢这样的呢?

    沈雪接过刘继忠手上的公包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大哥这个人就这样,总爱小题大做,”刘继忠搂着娇妻的小蛮腰说。

    “刘阿姨,准备开饭,”

    正在换拖鞋的刘继忠,怜爱的说了一句,“不是让你不用等我,自己先吃吗?”

    “晚饭自然要等你一起吃,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真幸福,”

    晚餐的时候,他们交流得不错,其实主要是沈雪在说,刘继忠在听和附和,因为刘老板说的话题,沈大主持不太感兴趣。

    沈雪说的,除了那些新上市的名牌,就是各种八卦,女人嘛,八卦是她们的天性,估计那些经常被人八卦的女明星们,私下里也一样八卦。

    不过,刘继忠这样四五十岁的家伙,总听着各路八卦吃晚饭,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消化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放水,”亲手给刘继忠削了一个大苹果,沈雪说。

    “嗯,今晚你早点睡,我有好多工作要做,”刘继善笑着在她身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讨厌,”沈雪扭了一下,“不过,真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年底的这一两个月,事情总会多一些,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要熬太晚,”

    沈雪知道自己对刘继忠的吸引力,刚结婚的那些日子,他恨不得趴在自己身上不下来,可现在一个星期,也就一两次。

    现在都到了冬天,是不是给老刘进补些什么?人妻沈雪想着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,刘继忠在书房呆得很晚,边打电话边抽烟,不远的别墅里,他大哥刘继善也一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沈美女睡到自然醒起床的时候,刘继忠当然已经去上班,想着下午要去药店买补药,吃早餐的时候,她打电话把美容院的预约,改到了上午。

    爱尚美容会所门口,带着墨镜的沈雪,把自己法拉利的车钥匙,交给泊车的小弟,昂着下巴,目不斜视的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湿冷的天里,首先自然是蒸个桑拿,从桑拿房出来,到休息室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这里的会员,一边补充水份,一边让小姑娘帮着修指甲。

    “沈总,这边,”一个带着眼睛的姑娘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“小梅,今天怎么也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昨晚上陪税务的应酬,灌了一肚子酒,回家后在沙发上就睡着了,早上醒过来,全身酸痛,只好先来这里放松一下,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把电视调到都市频道,看看新闻,”沈雪也不管其它人的意见,招呼服务员换台。

    虽然在家里,她也看这些清宫戏,但在外面,她很注意自己的水准。

    “小梅啊,不是我说你,女人,最重要的还是家庭,其它事业什么的,做得再好,都只是锦上添花,”

    “冯总你说的是,只是,不是谁都有你的条件,能找到这么好的归宿,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家那口子,也没优秀到哪里去,当初,要不是看他真诚,我也觉得到了成家的时候,说不定,现在也还单身呢,”

    “是,以沈总你的条件,再好的男人,你都配得上,对了,过几天,店里有几款新的包到货,给你留着吗?”小梅开了一家奢侈品店。

    “那就留着吧,我到时去看看,国内就是这一点不好,规格不全不说,新款的包,到货总比国外迟,我跟老刘商量好了,圣诞节之前,去一趟欧洲,那边品种全,”沈雪风轻云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沈总你好福气!”小梅恭维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时,电视上,顶替了沈雪位子的潘梦兰,正在播报新闻,“在我市滨江区政府门口,从早上上班起,就有一群工人在政府门口静坐,这究竟是为什么?我们现在连线前方主持,”

    看着潘梦兰,沈雪忽然又怀念起之前的日子来,那份工作,其实真的不错,可恨的嘉盛集团,在那场影响力那么大的晚会上,让潘梦兰顶替了自己,无形,就给潘梦兰增添了不少资本。

    “难怪刚才过来的时候,那边的路不通呢,原来政府门口有人示威,不用说,工人在政府门口静坐,肯定是无良老板,拖欠工资,”沈雪以一个前新闻主持人的身份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些老实巴交的工人,都被逼到政府门口去情愿示威,那可以想像这些老板,把他们逼到了什么份上?连工人的工资都拖欠,心肠太黑,”小梅附和道。

    电视上,画面一转,只见滨江区政府门口,坐着一大片穿蓝色制服的工人,还举着横幅,没等现场记者解说,休息室里,一个眼尖的妇女大声说,“横幅上,好像写的是东成集团?”

    其它那些女人,马上来了兴趣,恨不得把眼睛贴到电视频幕上去看,“真的是东成,”她们边说,边瞅着一副雍容的沈雪。

    沈雪这时也看清了,确实是老公的东成集团,想着刚才说的话,看着休息室里的那些人,头挨在一起,小声议论着,还不时玩味的朝自己看一眼,顿时脸上火辣辣的,手里的果汁,“啪”的一声,重重的顿在旁边的小桌子上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