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些以后再说,我现在不问原因,只要结果!再开吹风会,年底前,一定要保证辖区内的稳定和谐,结果刚进12月份,区政府就让人围了起来,”市长那边顿了顿,“你们滨江区,真是开了一个好头!”

    “市长您请放心,我保证一定尽快解决,”

    遇上这样的事,又让领导一通训,孙区长也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这真是无妄之灾,外面的那些工人,承建的又不是滨江区政府的工程,而是东成集团的房地产。

    “刘继忠呢,还没过来?”孙区长压抑着怒气说“他做下的好事,想赖到我们政府头上吗?”

    “区长,一直在联系,但他电话一直打不通,”秘书陪着小心说。

    孙区长一下爆发出来,“脚长在腿上干什么的?不会去去他公司找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安排,”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孙区长又发话,冷冷的说,“让公安局的去,”

    秘书一震,不过没说什么,复述了一遍,“是,让公安部门的人去,”

    一般的事,孙区长也不会按今天这样处理。

    作为辖区内快速成长的明星企业的老板,在他还不是区长的时候,刘继忠就跟他关系不错,相交多年,要是一般的事情,孙区长帮他兜着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今天这事,是**,他就是能兜也不会兜。

    当官的怕什么?一般情况下,只怕上级,那些老百姓,对他们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一个老百姓有什么意见。不管是压也好推也罢,都能处理好,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,就是一个老百姓去纪委告自己的状。那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像封建社会,民告官,首先要打上四十大板,再流放几千里,但按现行的体制。一个老百姓,想扳倒一个有点实权的科长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但那说的是一个个单个的老百姓,要是一群老百姓聚起来,就像今天这样的群体**件,那他们还是怕的,也非常不愿意沾染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群体**件,你压不住,也推不掉,新闻媒体一报道。上面总要追究,上面一追究,那就是一大堆麻烦事。

    所以,你可以想想被迫摊上这么一摊子事的孙区长,今天的郁闷。

    东成集团内,员工们,是早知道这档子事,两个老板又不在,大家都在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,有的担心公司的业务。这一次事件,会不会对正在筹建的新楼盘,“东成豪庭”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,担心的则是自己的利益。公司不会是不行了吧,那自己这个月的工资,和今年的奖金,还能拿到手吗?

    前台的女孩子,忙着跟男朋友打电话说这事,“是啊。昨天还好好的,哪知道今天就这样,我真的担心年终奖的事,你说,我要不要做些准备?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不知趣的在台子上敲了敲,她一看,两个大盖帽,连忙挂掉电话,“警察同志,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刘总呢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刘总现在不在,”

    “那刘副总呢?”

    “他和刘总一起出去的,”

    “去了哪儿?”一个年轻的警察问。

    带队来的派出所长摇了摇头,知道他去了哪儿,难道又追过去吗?“你,马上给你们刘总打电话,开免提,”他对小姑娘说。

    警察的要求,前台小姑娘不好拒绝,当着他们的面,拨通了刘继忠的手机,前次,只响了几声,就被按掉,在警察的注视下,小姑娘不折不挠的继续拨,终于,第四次的时候,电话通了,“什么事,说,”那边刘继忠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所长接起了电话,“刘总,我是派出所老吴,奉上级领导的命令,来请你去解决,因为你们公司拖欠施工方工程款,导致大批工人围堵区政府的群体**件,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吴所你好,请你转告领导们,我现在正在想办法,这事很快就会解决,一定不会给政府添麻烦,”

    “刘总,解释的工作,我们可以做,但是怎么解决,还是要靠你自己,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,”

    “刘总,我再说一点,领导吩咐,这事要尽快解决,最迟不能超过午,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问题,另外,刘副总已经赶过去做说服工作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新城二建在市里的办公楼里,刘继忠拉开项目部经理周云生办公室的们,“周经理,周总,你这是何必呢?工程尾款,我们正在筹措,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,没必要这么闹,你说对不对?你还是去现场,把那些工人带回来吧!”

    “哦,刘总,真是稀客,怎么今天有空到我这个小地方来?难得啊,过去的这些天,连你的电话也打不通,去你公司,也总是找不到人,对了,你来得刚好,我们集团法务部有一份要给你的件,”周云生递给他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里面赫然是一封律师函,新城二建,已经以合同诈骗罪,向法院起诉刘继忠,“估计就这一两天,刘总你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,”

    刘继忠脸色铁青,“周总,这是什么意思?因为一些尾款,就要闹到法院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尾款,这是尾款吗?你香江庄园的房子,都快卖完了,我们的工程款,你总共才付了多少?是,刘总你气魄大,千多万,对你来说,不算什么,可我们是小本经营,垫付不了这么多,工资发不出来,工人只好自己想办法,”

    周云生自己点了一支烟,“还有,我这个小经理的电话,你可以不接,可是我们老总的电话,你都不接,那我们能怎么办?只好让律师跟你谈,让法院来处理,”

    “周总,抽这个,”刘继忠掏出一包软华,“这些日子,真是事情太多,不接电话,或者有些电话,接的不及时,是有的,还请你们见谅。

    这些天,周转上是有些困难,原因你也知道,我们新拍了一块地,准备建一个新楼盘,资金全投在那边,但只要再过一周,我们的贷款就会批下来,到时,一定第一时间结清所有的工程款,”

    其实这事,说起来也简单,香江庄园这边进展顺利,刘继忠就启动了下一个项目,但是以他的财力,显然不足以支撑同时上马两个项目,没办法,只好把那些该付的款项,都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,其它的还好,这新城二建,催了一个月,见没有明确答复,反应居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想,搞建筑的,谁没点能量,怎么会没有些黑的白的关系?

    再说下面的那些施工队,一水卖力气的汉子,没一个吃素的,打群架都是家常便饭,这样静坐围堵政府的事,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在东成的这事上,说到哪,他们都占理。

    “老周,你跟我打交道,也不是一两天,我的家底,你是知道的,我的那几家酒楼,还有经营的两个风景区,都是很优质的资产,所以,你们真的完全不用担心,”

    “刘总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”周云生看着他说,“是,你说的那些,确实都是优质资产,可是,这些优质资产的所有权,怕是都在银行吧!”

    既然都已经向法院起诉,新城二建,当然已经做了不少工作,包括了解刘继忠名下的财产。

    这真是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看着实力不错的东成集团,负债率居然那么高,顺利的话还好,只要有一项不顺利,就会导致资金链破裂。

    “对,你说的是,有几桩,我们是做了抵押贷款,上个月刚刚还,估计新的贷款,一周之内就会批下来,总额度在5000万左右,结清你们的工程款,完全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周云生有点不相信的样子,刘继忠说,“这事,你们也可以打听,对吧,”

    “还有,周老弟,新筹建的东成豪庭,我还是期望跟你们二建合作,你也知道豪庭的规模,工程量比现在的香江庄园还要大,怎么样,你向你们总部反应一下,再给我一周时间,一周时间就好。

    一周之内,如果款项还不到位,那我无话可说,随你们怎么办。

    还有,这事,我们之间就能解决,没有必要把政府牵扯进来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一般而言,对生意人来说,闹上法院,始终是最后的选项,现在让刘继忠感受到了压力,并且他明确承诺,一周之内结清所欠款项,何况还有下一单业务,周云生有点动心,“我跟总部说说,但结果如何,我不敢保证,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周云生拿着手机回来,“我已经给区政府那边的工人打了电话,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,我们总公司也同意,再给刘总你天时间筹措资金,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周,不过,最好是一周,你也知道,银行这边的手续,很繁琐,急不来,”

    讨价还价之后,定下来四天时间,其实,也差不多是一周的工作时间。

    这边终于搞定,刘继忠马上打孙区长的电话,不过,风水轮流转,这一次,轮到别人不接他的电话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回爸妈家过年,事情很多,又没有宽带,只能尽量更,望大家见谅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