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大家都回工作岗位,安心工作,不要多想,公司展得很好,”刘继善站在办公室央,拍了拍手说。卍卍?卐

    至于刘继忠,则是抱着手,冷冷的看着那一个个员工,心里下定了决心,等这件事完美解决,一定要开除几个。

    “老二,银行真的能在四天内把贷款办下来?”刘继善跟在兄弟后面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啊!”刘继忠没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无奈,这个大哥,跟着自己在商场里打滚这么多年,还是这么心善,到了12月份,银行的贷款,哪是这么好办的,一般都是只往里收,要等到来年1月份才放贷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四天,没问题吧?”刘继善把门关紧,追着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保证不了,”刘继忠拿出电话薄准备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啊?”刘继善颓然坐下,“那四天之后怎么办?他们要是再闹一次,或者去省政府那里闹,那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不用操心,这几天坐镇公司,安定人心就好,其它的事,你不用管,”

    “老二,最要紧的新城二建,要不要把香江庄园里,那些还没卖完的房子,先给他们几套,让他们再宽限几天?”刘继善提议。卐?卐?

    原本他就说要稳打稳扎,先把香江庄园这边开好,至少到明年上半年再考虑下一个新项目,谁知弟弟就是不听,总是说时不我待,坚持这个项目还在进行,就同时开另一个项目。

    “一个外省的建筑公司,会要房子吗?再说,房子给他们,什么价?市价他们肯定不接受,要是折扣太大,你愿意?”想了想。“说不定,他们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呢,”

    刘继善一想,老二说的也有道理。“那究竟怎么办,四天时间,哪里变出ooo多万来?”

    “都说不用你操心,你出去吧,盯着点大家。不管遇上什么事,军心不能乱,”他提着电话说。

    “哦,没问题,”刘继善走到门口,还想说点什么,看到弟弟正在拨号,轻轻摇了摇头,不过,再转身面对公司里的员工时。脸上又满是轻松的笑。

    刘继忠拨通了一个电话,“谷哥,你好,我东成刘继忠,”

    那边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,“刘总,久违久违!刚刚还有人说,刘总你现在达啦,不记得我们这些老朋友呢,谁知跟着就接到你电话。怎么,今天给我打电话,是不是有什么好生意,要带着兄弟一起财?”

    跟着他的声音一起传过来的。还有些不太掩饰的笑声,这也可以理解,滨江区政府被围堵,这样的大事,谷哥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哪里。?    ”刘继忠干笑着,“今天区政府哪儿的事,估计谷哥你已经很了解,让你见笑了,我就实话说吧,按理现在的情况挺好,只是在新的地块上,投入了太多资金,恰好又刚还了好几笔贷款,所以兄弟我这两天,还真有点窘迫,”

    “呵呵,做大事嘛,就是要大投入,刘总你做事,就是大气,”

    “谷哥过奖,那我也就不饶弯子,今天麻烦谷哥你,就是想问一问,四天之内,能不能给我凑一笔钱,你放心,顶多就周转一个月,最迟1月份,至少有一笔5ooo万的贷款,肯定会办下来,”

    “其它人也罢,但只要刘总你需要,钱嘛,我想想办法,凑凑总是有的,就是不知道你需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5oo万,”刘继忠报出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那边的谷哥,没有一点犹豫,“好,刘总果然有魄力,再说,我们这一行,就是急人之所急,我答应你,四天之内,你要的这个数目,可以给你凑起来,我们这么多年的老交情,我也相信你的为人,也不问抵押什么的,只是,我们的规矩,你是知道的,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,”刘继忠说,“那谷哥,现在行情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分利,老规矩,利息先从总额里扣除,”谷哥说。

    “两分?”饶是刘老板的身家,今时不同往日,听到这句话,也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应急借的那几次,因为总金额不大,刘继忠觉得还能承受,这一次,5oo万,要是两分息,借一个月,就要换oo万利息,而且拿到手的只有28oo万,他一算,也是吓了一跳,oo万,那都能买一辆顶配的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“谷哥你现在在办公室吗?我来找你喝茶,”

    要是利率能砍掉一半,利息也在一个月到期的时候,和本金一起还,刘继忠觉得勉强还能承受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刘继忠从一栋楼里出来,一个长相富态的人在后面相送,那人穿着对襟唐装,布鞋,偏偏脖子上挂着一串很大的金链子,怎么说呢,很有老大的范。身后跟着几个人,也一看就是很彪悍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刘老弟,”谷哥握着他的手说,“捆绑不成买卖,你呢,也先想想办法,如果这道坎确实过不去,给哥来个电话,我保证小时内,资金绝对到位,兄弟有难,怎么能不帮呢?你说是吧,”

    应该是兄弟有难,你趁机狠宰一刀吧,刘继忠笑着在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之前谈了整整两个小时,最后,谷哥同意,利息和本金,一个月后一起还,但利率,最后规定在一分六,不再肯让步。

    “谢谢谷哥,不管这事成不成,我都承你的情,等忙完这一阵,我请哥几个吃海鲜,美洲的龙虾,澳洲的鲍鱼,南美洲的鱼翅,可劲来,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刘老弟还是和往常一样讲究,”谷哥笑着说,“刘老弟慢走,”

    “谷哥,这么大数目,就是一分五,甚至一分二,也挺好的,为什么不做?”等刘继忠的奔驰开远,一个小弟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分五,一分二?你知道刘继忠那一行,利润有多少吗?”谷哥从一个跟班手里,接过两枚铁胆,在手里转着,“只要能拿到好的地块,那就是稳稳的暴利,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说,数额这么大,利率低一点,我们也有得赚,要是他四天后不给我们打电话,岂不是一分都赚不到?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12月,四天之内,筹这么大的金额,你以为容易吗?除了我们,有多少人能随随便拿出这么多钱,除了我们,他还能找谁?”谷哥傲然说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说的对,”马上有人捧场。

    “刘继忠这个人,太贪太激进,见到有利可图,就敢押上全部身家冒险,要是事事顺利,做得好呢,没准还真能成事,要是做得不好,哼,怕是一下子,就会把他这么多年辛苦打拼的成绩,全折进去,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谷哥能成为一个凡是他所经手的业务,呆坏账率极低极低,低到让那些银行的从业人员佩服得五体投地,低到无限趋近于零的私人金融行业从业者,他确实有过人之处,至少在看人这方面,很有眼光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