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最后谈成的条件,刘继忠依然觉得难以承受,但就和谷哥说的一样,他现在,还真的是没什么办法可想,坐在车上,他又拨了两次孙区长的手机,依然是无人接听,想了想,他拨了一个平时很少用的号码。喜欢网就上。

    “嫂子你好,我是刘继忠,明天午你在家吗,专程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一些化妆品和营养品,想给你送过去,别,不值几个钱的,你也知道,这段日子,是欧美的打折季,便宜,那好,午十点,我给你送到家里,”

    挂掉这个电话,他看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的提示,一看,两个都是沈雪的,不过这会儿,他还真没心情跟小娇妻说话,跟着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,“小海啊,我是你刘叔,明天晚上,你没什么事吧,我请你吃晚饭,想吃什么,你现在跟我说,我让酒楼去准备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,沈雪负气的把手里的诺基亚8850,重重的摔在沙发上,想起上午的那一幕,她现在还觉得脸烧得厉害,自从搭上了副市长,在电视台混出头之后,多长时间没有体会过这种感受?

    把桌上的一杯凉水咕嘟咕嘟的倒进嘴里,她对着厨房喊道,“刘阿姨,你出来一下,”

    这个和刘继忠还有点亲戚关系的刘阿姨。低眉顺眼的走出来,“沈老师。你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这个叫法,是沈雪自己定下来的,从电视台出来之后,也只有在刘阿姨这里,她才能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你不用在这里,先回家去吧。”沈雪装作没事人一样。拿着遥控器给电视换台。

    但是刘阿姨这个过来人,怎么看不出来沈雪今天火气很大?把自己支开,晚上肯定要跟刘老板谈谈呗,所以她也不问原因,很知趣的说,“吃完了饭,餐具放着就好,我明天一早过来收拾,”

    奔驰行驶在沿江大道上。看着这滔滔不绝的江水,刘继忠的心情,稍微舒畅了些,不过。等看到对面那灯火通明的嘉盛假日大酒店,他又有些不爽,那一家,好像从来就没有担心过资金的问题,听银行的熟人说,他们都是追在后面,求嘉盛贷款。结果,他们居然还不要!

    两相对比,这叫人情何以堪?

    电话又响了起来,一看,还是沈雪。

    从午到现在,她已经给自己打了十多个电话,再不接也说不过去,“老婆,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当我是你老婆吗,发生这么大的事,你也不告诉我?公司的财务状况,究竟怎么样?不会有一天公司都清算了,我还蒙在鼓里吧!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果然,沈雪的问题,和刘继忠想的一模一样,“你别瞎想,公司挺好的,就是这两天,周转有点问题,不过,这是小事,今天已经解决了,所以我就没告诉你,”

    沈雪再想想昨晚上刘继忠的反常举动,哪还不知道这绝对不是小事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”

    “新城二建的老总,亲自赶了过来,晚上我要应酬他,回来得可能比较晚,你别等我,早点休息,过几天,我就陪你去欧洲,乖啊!”

    刘继忠随便扯了个理由,就挂掉了电话,对司机说,“去酒吧,”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的这个老婆,是肯定舍不得熬夜的,因为熬夜是皮肤最大的杀手,而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再气愤的事,睡一觉起来以后,都会淡很多。

    还是等明天,她没现在这么气愤的时候再谈的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继忠同样打给孙区长不下十个电话,他同样一个没接,昨天的那事,虽然解决得还算及时,但孙区长不能原谅刘继忠,无端把自己扯进这样的麻烦事里。

    区政府也对东成集团表明了态度,绝不容许类似的情况,再发生第二次!

    晚上9点多回到家,不但老婆在,难得的是,经常不在家的儿子,居然也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缺钱花?”看着儿子殷勤的给自己端夜宵,孙区长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花,只是爸爸,你帮刘叔叔一把吧,”

    孙区长这两天,就听不得这个名字,“大人的事,你少随便插手,”

    谁知道老婆马上帮腔,“我觉得小海说的有道理,刘继忠这些年,没少到家里来,他现在遇到了难事,你能拉就拉他一把呗!”

    孙区长马上明白,刘继忠这是把工作,都做到了家里来,他感觉一阵烦躁,“什么都不知道,你跟着瞎起什么哄?”

    等上了床,老婆还在絮叨,“能帮就帮呗,有几个人,像刘继忠这样,这些年一直尊重你,”

    这个尊重,当然是体现在送的各种礼品和财物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,是50万,事后还有,”区长老婆拿出一张卡,“他说很简单,你让区属的那些企业,挪500万出来,让他周转一个月,银行的贷款下来就还,他也同意付利息,而且利率比银行的还要高些,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看着眼前这张内有50万的卡,孙区长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这个刘继忠,好像是在指挥自己该怎么做事,他当自己是谁?

    “你就帮一把吧,”孙夫人继续扇枕头风。

    每一个倒下的贪官,背后一般都有一个不省事的老婆,和一些不省心的孩子。

    有时候贪腐这事,还真由不得贪官自己。

    连杨白劳那样的人家,过年的时候,也是女儿要花,小子要炮,买不起花,也要扯上二尺红头绳,这就是我们的国情,做父母的,总要满足儿女的要求。

    现在改革开放这么多年,高官子女的要求,自然也水涨船高,你如果不收点,怎么满足?

    “刘继忠他还说,要是这件事不解决好,说不定新城二建的人,还会来闹事,要是有心人把你和他联系起来,他这些年,跟咱们家的那些来往,怕是也瞒不住,”

    区长老婆没理解这些话的意思,她完全被那50万给砸得有些懵。

    孙区长听懂了,一拍床头柜,“他这是要挟,”

    可是,孙区长也只能这样愤慨一下,刘继忠说的这些话,确实有要挟意味在,可是,又能拿他怎么样呢?这些都是事实,谁知道他留着哪些底?

    同样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上醒来的孙区长,也没有头天晚上那么气愤,而且床头柜上的那张卡,还是让他感觉有几分满足,加上事后的50万,那这一次,将是他收的最多的一次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感到受了要挟,但是没办法摆脱,而且这一次帮忙,收获会非常可观,孙区长一上班,就在琢磨该让哪几家公司办这件事。

    要说辖区内,最不差钱的,当属嘉盛。

    今年开年,就在上海投资了一亿美元,又在他们镇里,投资了好几个亿,还大手笔的捐了一千万,更难得的是,做了这么多事,他们居然到现在,都没什么贷款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不但花钱厉害,赚钱也厉害,嘉盛其它的公司不说,单就承办了一场演唱会的嘉盛传媒,后来一直没什么动静,谁知道下半年,他们策划的那个相亲类的节目,和南方一家省台达成协议后,据说,一年就能有上千万的收益。

    孙区长想着,不知不觉的就拨通了梅义良的电话,“梅总,在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上海有点事,后天才能回来,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孙区长马上反应过来,嘉盛这样的企业,主要是为自己带来政绩的,这样的事,显然不好让他们帮忙,而且,他们估计也不会帮忙,马上接着说,“呵呵,也没什么事,就晚上可能会在你家酒店吃饭,还说你要是在,我们一起喝两杯,”

    最后,孙区长选择的,是辖区内的两家情况不错的国企,晚上陪那两个厂长吃了餐饭,第二天,那两家厂,就一家凑了2000万,一家凑了1500万。

    钱当天就转到了东成的账上,然马上转给了新城二建,然后,区长老婆,马上收到了另一张卡,而本来以为胜券在握的谷哥,第一次失了手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