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午,蒋教授都差点按捺不住,想是不是给冯一平再打一个电话,不过,他也明白,第二个电话一打,那自己就没有一点主动权,可是,不打吧,现在一时半会,还真找不到投资。

    正纠结的时候,布坎南终于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自我介绍,蒋教授表现得很冷淡,不过,他这点拿捏的功夫,怎么可能会影响到布坎南?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华盛顿和国土安全部的人谈合作,之后定好了要去和芝加哥市市政府官员会面,明天晚上,连晚餐一起,大概能挤出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你有时间来华盛顿,和我一起共进晚餐吗?”

    布坎南表现得比他还不客气,要谈,可以,你过来的干活。

    “刚好,能源部一直叫我过去,谈拨款的事,那我排排时间,”虽然不知道布坎南在忙什么,不过,蒋教授现在能确定,这个冯一平,在美国,除了那本书,多少还是有点事业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是求人,召之即去,那显得太急迫,他顺口扯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能源部?需要帮忙吗?我在参议员办公室的时候,认识那边的不少人,”

    这前后一天的时间,布坎南已经打听清楚,能源部给筹建的a12公司拨款的事,听说原来支持的人并不多,毕竟现在生产锂电池,并不像后来马斯克生产电动汽车那样,是开创性的技术和行业,日本的厂家,在锂电池这一块,不论是技术,还是市场,都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§??

    后来还是能源部那个华裔的科学家力主,能源部才给蒋教授拨了十万美元,其实真的只是个象征意味而已,顶多算是一种承认。

    其实。这已经算不错。

    小布什政府提出新能源经济的概念,也算局内人的布坎南清楚,只不过和克林顿政府提出信息高公路一样,希望在这一新领域占据制高点。先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具体的动作,肯定要在牢牢的控制住东之后,才会到处拿排放说事,忽悠着全世界,按他们制定出来的标准。往这一块砸钱,也只有到那时候,才会大手笔的补贴相关技术和公司,比如特斯拉,直等到奥黑同志上台,才拿到了政府的无息贷款,至于现在,呵呵!

    “不用,我和亚伯拉罕部长是熟识,”蒋教授没想到居然遇上一个从国会山出来的人。哪敢让他帮忙,那不是会被掀个底掉?

    “那好,期待明晚和你的会面,”熟知a12目前境遇的布坎南很轻松,蒋教授的所担心的那些事,他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,至于和能源部长很熟的事,他就压根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拜托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连部长的面都没见过?

    蒋教授却轻松不起来,从电话里就知道。对方肯定不是一个好忽悠的人,现在的年轻人,怎么都这么嫌麻烦,什么事都要找人做?还能愉快的合作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没见面之前。◎◎  蒋教授还想着,这个所谓的嘉盛主管美国事务的副总裁,从国会山出来的布坎南,有没有可能是杜撰的履历呢?冯一平他一个小年轻,哪里能请得到那样的人?

    等到了餐厅,他最后的一丝侥幸。也收了起来,那是一家会员制的高级餐厅,不接待会员之外的顾客,而会员,还真的不是国会山上的那些人——比如,就这一会,他就看到了位参议员,正在和人谈笑风生,就是那些公关公司和咨询公司的人,而这些人,一般也都有国会山或者联邦政府各部工作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”布坎南结束了跟一个人的寒暄,笑着跟蒋教授致歉,“他的老板,是新能源拨款委员会的主席,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蒋教授有几分高兴,看来对我这个项目,你们还是很看重,要不然,怎么现在就开始打听相关的政策?

    他拿起餐前酒抿了一口,“本届政府,对新能源领域,还是很支持,”

    布坎南还来不及跟他说什么,就忙着站起来,跟一个刚进来的人打招呼,“阁下,”

    不用说,又进来一位议员。

    看着布坎南和这些大人物们相谈甚欢,对他的履历,蒋教授哪还有什么怀疑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”布坎南坐下来,再一次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蒋教授笑着说,“看来布坎南先生在国会山,相交甚多,”

    “哦,我说的不是这个,我说的是,找新能源拨款委员会,并不是了解对电池方面的拨款,acp公司你知道吧,那是一家以新能源汽车为方向的公司,我们也有参股,我找他,是了解本届联邦政府,对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政策,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蒋教授又喝了一大口餐前酒,不过这次喝得有些急,“看来小冯同学,对新能源这一块,兴致很浓,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他和我们大家一直认为,主要还是在汽车这样综合性的项目上加大投资,多在整合上面下功夫,至于新能源汽车下面的各个枝技术,并没必要投入太多的资金和精力,到时应该会有很多选择,在这个分工越来越细的时代,没有必要,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,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再联想到和冯一平通电话时,他明显没有之前热衷,蒋教授这下,连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好说得太过,见了他的脸色,布坎南又往回拉,“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账上闲置的资金太多,合适的项目却并不多,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项目,绝对非常好,我们的电池技术,绝对是世界一流的,只要能够量产,肯定能在很多方面得到应用,”蒋教授马上抢着说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哪有冯一平找上门去的时候,老子的技术独步天下,而且影响深远,关系重大的那股傲劲?

    “我听说,蒋教授的项目,还没有启动?”布坎南笑着说。

    自从核实了布坎南的身份,蒋教授现在,哪还敢拿着跟冯一平说的那一套什么进展顺利,增资的说法来糊弄?

    老老实实的说,“是的,但所有的准备工作,都已经就绪,包括生产工艺和流程,也都经过周密和科学的设计,只等资金一到位,马上就可以投入生产,”

    布坎南却不接他的话茬,现在,应该是让这个教授,跟着自己的指挥棒转,“一平说,他很敬佩像蒋教授您这样的学者,他承诺,将来一定会建一个世界一流的实验室,费用上不封顶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其实一直在关注这方面进展的冯一平,接到了布坎南电话,“冯,我总算是知道,你为什么会要求一定要取得控制权,”布坎南在电话里苦笑着说,“这个蒋教授,在商业方面的能力,和他科研方面的能力,简直不相上下,”

    “结果怎么样?”冯一平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先吊着他,不过我想,**不离十,用不了几天,这件事就会按你的意愿达成,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,走路上捡到钱了吗?怎么笑得跟个偷到鸡的狐狸一样,”看着他挂了电话,还喜悠悠的样子,舒舒服服的,挺着个大肚子躺在沙上的黄静萍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类似吧,”冯一平贴到她的大肚子上听了一下,“咱们这个小家伙的老子,身家又会丰厚一些,”

    其实,现在更叫他高兴的,不是即将达成的这一项投资,会带来多少收益,而是去年找上门去时,那牛哄哄得不行不行的蒋教授,现在温驯的低下了他高昂的头颅,这感觉,那真是,相当舒爽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