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就在这期间,美苏这两个大国,相继入侵了一些小国,但总的来说,这个世界还是太平的,这几十年,难得的没有发生几个国家同时直接参与其的战争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意味着,战争离我们很遥远,比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,这两个宿敌,这几年几乎就没有一天是安生的,国内的新闻联播,每天要固定播出的,除了领导人的新闻,另一项就是巴以冲突。

    在美国这个犹太人影响力巨大的国度,这样的新闻自然也少不了。

    每一天,那一条条冲突的新闻背后,其实都隐藏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,有平民,也有当事国的领导人。

    每天受这样的新闻熏陶,大多数民众对战争其实并不陌生,加上以美英为首的联军,在阿富汗捷报频传,美国的老百姓,已经渐渐的从9月份的那场袭击走了出来——除了那些在那场袭击失去了亲人的家庭和个人,有些伤痛,只能自己承受和体会。

    进入12月旬,虽然没有像国内的腊月一样,开始杀鸡宰羊出年猪,但节日的气氛,也已经弥漫在美国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自感恩节之后,一直在进行促销的大小商店,此时也挂上了各色标语,迎接圣诞的到来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在曼哈顿上班的人,看着地上那两个丑陋的大窟窿,心里明白,有些事,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是好事,DOOR的雇员数量。每天都在递增,有太多的社区,自发的组织了足够的签名,提交到DOOR的总部。督促他们尽快派人去建立当地的分站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都很容易走极端,以前觉得自己的国家,是天底下最安全的,现在则有很多人觉得。自家房前屋后,搞不好都是恐怖分子。

    不过,在美国这个**至上的国度,老百姓没有那个权利,也不好去敲门问,“你是干啥的,究竟是良民还是恐怖分子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些事,应该有政府部门在操心,但是911的前车之鉴犹在,在事关自身安全的问题上。美国的老百姓,还是愿意做一些努力,DOOR这样一个聚集了联邦和各州所有安全部门的网站,很好的满足了他们的要求。

    自纽约市之后,越来越多的城市,对DOOR表示了支持,公司所在地的加州,无疑是最积极的一个,州长宣布,将免费出资。帮助培训各地分站的站长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狭隘的地方主义,要知道,在硅谷各大小公司,倒闭的倒闭。剩下的纷纷紧缩开支,不约而同的以裁员的方式,来减轻公司财务压力的情况下,只有DOOR公司,是逆市大手笔的招聘,迄今为止。已经招收了近两千号人。

    不说这个网站,对社会治安的助益,它每招聘一个员工,就意味着一个家庭,能正常消费,对消费至上的美国而言,这样的公司,当然值得政府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社会办企业,竟然出现这样的情况,让冯一平觉得熟悉又陌生,他甚至跟黄静萍开玩笑,“我怎么有像是在办国企的感觉?”

    结果遭到了现在的副镇长女儿的嘲笑,“国企?那是亲儿子的待遇,你这,顶天了就算一刚好有点用的晚辈,随便请你吃顿饭而已,”

    她抚摸着肚子说,“宝宝,你看,就那一点补贴而已,把你爸高兴成什么样?你以后长大了,可要大气一点!”

    受到鄙视的冯一平一点也不生气,笑嘻嘻的把脸贴在她肚子上,“这样就挺好,亲儿子也有烦恼的地方,长辈太多,你说是不是啊小家伙?”

    本来就是,美国政府不设绊子不说,不止一个州都这么支持,无论怎么说,都算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家家都这么热闹,你不做点什么吗?”黄静萍问。

    美国人民,比如他们这个社区的这些看上去有钱也有闲的家庭,现在真是张灯结彩的迎接圣诞节,家家户户的屋外,现在都布置好了各种灯饰,就他们这山巅的一家,现在还没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和骄傲的是,那各色彩灯,全是国内的产品。

    “也不好不做,”冯一平躺在沙发上,手在她肚皮上摸着,“既然到了上帝他老人家的地盘,总得意思一下不是?我马上准备,让这些外国人看看咱天朝的天才少年,不,天才青年,在各个方面,领先、碾压他们的优势,”

    “青年,”黄静萍在他脸上捏了一把,“你多半是让迈克他们帮着做,”

    果然是想什么都瞒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小事,当然用不着我这个八级电工出马,再者说,我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?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借口,他确实有更重要的事要忙。

    节前嘛,要送礼和表示问候,这是世界通行的规则和礼仪。

    对家具厂和软件公司,在美国的那些客户,他只要再附上一张亲笔签名的贺卡就好,但还有很多人,比如他通过那本书,认识的一些各界大佬们,比如世界首富、华尔街的大鳄、几所学校的高层、那些协会的头脑,要致电问候,寄贺卡,附上一些从国内托运过来,早就订制好的小礼品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,比如康宁公司的那几个人,则要多聊一会,虽然说话的过程,要闭口不提他垂涎已久的微晶玻璃的事,但又要让人家明白,自己就是冲着那事来的——从这些百年老店手里检漏,不但是个技术活,还得要有相当的耐心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小奥黑同志,此时还在伊利诺伊州默默耕耘,没几个人真把他当一回事,这样的投资机会,多好!

    冯一平准备好好跟他聊聊,最好是找个理由,当面跟他聊,搭着肩膀,拍着胸脯跟他说,“要选参议员吗?要资金吗?跟兄弟我说,我一定全力支持!”

    这样的投资,将来的回报,是只用钱能衡量的吗?

    “你就去忙那些重要的事,不用管我们娘俩,跪安吧!”

    没辙,孕期里的女人,说啥都得忍着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,在圣诞假期前,在新的一年结束前,被布坎南吊了好多天的蒋教授,终于同意了嘉盛的一揽子协议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