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巨大的悬殊,让武馨阳十分沮丧。

    刚进大学的那会,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班里,藏着一位这样的人呢?刚上大学的新奇,和那些男同学的恭维,现在想想,值个什么?

    当然,武馨阳其实心里也清楚,就是一开学就注意上冯一平,那也没用。

    听说他和那个叫黄静萍的女朋友,是初的同学,大学时,已经在一起,可是,不是听说,在山里的那些学,学生谈恋爱这样的事,是禁忌吗?那怎么还让他们发展到这样的地步?

    看来我们的教育队伍,很有加强职业素质建设的必要。

    小蔡心思就简单得多,她和梁永高,现在处得不错,可以说是蜜里调油,虽然难免有小争吵,但现阶段,他们互相都认为彼此是最合适的,所以,其它人再优秀,她依然没有一点其它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啦!”她把自己已经不知道优化过多少次的外观设计图保存来,关掉电脑,“我想最后一定会采用我的方案,”

    她挽着心事重重的武馨阳,“嘿嘿,你说,到时我能不能问一平额外要些酬劳?比如,让我也坐坐私人飞机?为了这张图,我皱纹都添了一两道,”她摸了摸一丝鱼尾纹都没有的眼角说reads;。

    “肯定可以,”武馨阳笑着说,“他都有这么丰厚的身家,你们和他关系那么好。怎么会连你这样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听金宝他们说,私人飞机。飞行一次,开销很大。再说,你是不知道,一平其实很抠的,你看看他的衣服,这两年,还是那几套,论花样,还不如永高的多。”小蔡小声说,“祥林嫂说得对,这些有钱人,都是愈有钱愈抠。”

    武馨阳这次却没有接茬,小蔡的ipod耳机里——说起来,这正是她口那抠门的冯一平,送给她的礼物,正好放着赵传的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。

    歌里唱的“怎么飞也飞不高,”让武馨阳感慨良多,我倒是能飞高。可是,鸿鹄再怎么努力,够得上鲲鹏的高度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省城。工作稳定来的张秋玲,和肖志杰的关系也稳定了来。

    去年的时候,张校长和肖建平,两方的家长已经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会晤,他们都表示,儿女已经长大,他们这些家长也管束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言之意,目前就由得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许可证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俩就过上了比冯一平和黄静萍。当初在市里还要逍遥的日子,毕竟当初的冯一平和黄静萍。虽然同处一个屋檐,也有些小亲密之举。但一直守住了底线,过火的举动一点都没有,而他们俩,现在和那些已经成家的小夫妻无异。

    社会进步就是这点好,类似这样的无证驾驶啥的,现在那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菜,你再催催于莲他们,”张秋玲拿着锅铲,从厨房里探身出来喊道。

    肖志杰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媳妇在厨房里忙着,老爷们悠闲的在客厅里看电视这样的情景,现在和以后,估计都不会出现在他们家——他现在正在摆桌子,“好的,我这就打,”

    刚拿起手机,门铃就响了起来,不用说,这个时候来的,肯定是那两个。

    果然,一开门,王昌宁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,“好香,看来我们来得刚好!”

    于莲笑着他们俩在那里和以前一样,你塞我一拳,我打你,笑着摇头,放包,跑进厨房里问,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把这个汤端出去就好,”张秋玲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,看着客厅的那两个梁家河幼儿园小班的家伙,也无奈的笑着摇头,“男人啊,”

    菜依然还是原来的风格,扎实,实在,没整什么花哨的,有鱼有肉,不过这鱼和肉的种类比以前丰富了些,有了海鲜,有了猪肉之外的肉。

    “为了圣诞节,干一杯,”肖志杰提议。

    “那和我们没什么关系,还是为了假期,”张秋玲说,“哦不对,也没假期,那就为了这个热闹吧,”

    “对,就为了这个热闹,我们干,”王昌宁说reads;。

    “唉,”肖志杰叹了一口气,“一平不在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”

    王昌宁也作深以为然状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孩子有点吃味,真是,他们个当初在乡里一起住的那些日子,吃,勉强算吃得好,可是为了考,睡,肯定是睡得不好的,更谈不上有什么玩的,现在反而成了他们心里最美的时光,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这是*裸的无视她们这两个如花似玉,温柔贤惠,知冷知热,贴心贴肝……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,冯一平也是她们俩熟悉的人,话说她们今天的这大好局面,还都和冯一平脱不了关系,所以,她们俩倒不至于吃醋,拿着红酒碰了,再次感叹了一句,“男人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张秋玲和于莲耳语,“你冷落他个几天试试,看他想谁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一平也真不够意思,”肖志杰跟着说,“我跟他开玩笑,说寒假去他那儿玩,他竟然说等明年,”

    “当然得明年,现在到美国的飞机,你敢坐?”王昌宁说。

    “对,”张秋玲也说,“明年刚好坐他的飞机去,”

    于莲好像被呛到了,“真的,一平是真的买了飞机吗?昌宁跟我说,我还以为是开玩笑,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他对自己的小命,看得宝贵着呢,他经常飞国外。刚好出了这样的事,手里又有钱。怎么不买?”

    “悄悄告诉你,”张秋玲说,“虽然一平没跟他们俩在qq上明说,但我问了静萍,她告诉我,他们真的订了一架飞机,而且说订一架飞机,还是件很麻烦的事。前后花了他们好几天时间,”

    虽然也有些类似于武馨阳那样的,在有辆车就可以炫耀的时候,他就已经买了飞机,但在座的四个人,却一点羡慕嫉妒恨的心思也没有,都是在由衷的为冯一平高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,稍微有点压力。

    在后台忙碌紧张的准备着的那些同学,路过的时候,总会在他身上多看几眼。可能是他现在的扮相,和那些穿着传统印第安服饰的酋长很像吧!

    是的,多年以后。他又一次要登台演出。

    而且按大着肚子的黄静萍的懿旨,这一次,他要完全打扮成一个蒙古汉子的样式——话说,是不是所有的女人心底,都有一个套马的汉子?

    又要和国红搭钩,所以,他就穿着一套鲜艳的大红色蒙古袍,好在只有腰带和摆有些宽大,整体风格还是比较紧比较窄。让现在身材不错的他,穿起来。没有沫猴而冠的滑稽样。

    在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子团舞之后,主持人介绍。“面,让我们欢迎来自古老和神秘的东方古国的同学,冯也饼,给我们带来一首原生态的歌曲,”

    冯一平端着马头琴上场,心里腹诽,“你妹的也饼,你妹的古老和神秘,现在都21世纪,我们早就是个现代化的国家好不好,”

    不过,他这样的扮相出场,还真唬到了一些人,掌声甚至比刚才那些穿着大胆火辣的女孩子上场时还要热烈reads;。

    看着冯一平很帅气,或者说很骚气的一撩摆,稳稳的坐在舞台的凳子上——这个动作,他悄悄的在家里练过好几次,台的黄静萍就站了起来,向他抛着飞吻。

    迈克的夫人莉莎也连忙站起来扶着她,“黄,不要太激动,”就怕她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除了黄静萍,还有一伙人看到冯一平出场,动作特别大。

    那是李家伦身边的一大群人,此时也站了起来,双手举在头顶鼓掌,不过,他们是期待能看一场热闹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希望能看到冯一平不擅长的一面。

    呵呵,这一次,他们显然依然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冯一平答应演出,岂是斗气之举?都重生过一次的人,没有分,哪敢上梁山?

    他只是不希望成为同学属和朋友们眼,那个只知道学习和赚钱,没有什么兴趣爱好,无聊透顶的人。

    按理,这会要是来一嗓子蒙古长调,效果肯定会不错,可是,冯一平没那技能,于是,他马上拉响了马头琴。

    那迥乎不同的琴声,在效果不错的音响系统的放大,在此时,有类似于我们古代的官老爷,在公堂之上,用惊堂木的效果,一经响起,全场遂静。

    这一次,冯一平终于能玩点高格调的——用不太标准,但除了蒙古族之外,别人听不出来有异常的蒙古语演唱。

    按理,其实就这样单调的马头琴配乐,他这首歌唱得再好,整齐效果,只能说是一般。

    但马头琴是第一次在斯坦福亮相,蒙古装,应该也是第一次在斯坦福亮相,蒙古歌,同样绝逼是第一次在斯坦福亮相。

    这样综合在一起,再加上鸿雁这首歌本身的水准,再加上而越是民族的,就越是世界的这条铁律,这几样凑到一起,他的表演就成了惊艳!

    四分多钟后,那些原本打定主意,来看笑话,或者抓他痛脚的那一拨人,面面相觑,原来准备的手段,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水准,把他们都能震住,就别说这些老外。

    而且这功力,就是他们这些人,那些自诩多才多艺的,怕也是比不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认识冯一平的人——比如公司的那些人,已经站起来鼓掌欢呼较好,然后班里的人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排的校领导和老师们,比如校长,这会也在热烈的鼓掌,一边和旁边的老师交头接耳,一边看着台上笑着点头,他们也很欢迎这样的新元素在斯坦福亮相。

    哎呀,这只是哥们随便秀秀而已,要不要这样哦!

    冯一平向着台,行了个抚胸礼,只希望你们这些家伙,以后不要动辄就瞎扯国的少数民族政策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