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坎南很高兴的在机场迎接冯一平两公婆,只从他脸上的表情,冯一平就看得出来,door肯定发展得不错。○

    果真就和他想的一样,“我们已经在纽约近半的社区,建立了分站,”布坎南一见面就主动报喜。

    冯一平毫不吝啬的竖起了大拇指,“非常好!”

    “政府的支持和表态,有很大的促进作用,”

    这是当然,无论在哪个国家,政府的支持,都很关键,就是它不支持也不反对,不额外设置障碍增加难度不瞎捣乱,那也很不错,何况现在是大张旗鼓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主要也是你的功劳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说实话,短期内能搭上和拉上这么多政府部门,也只有布坎南这样,认识的人多,而且长袖善舞的人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“老板你雇我不就是做这个的吗?”布坎南笑着说。

    任何事都不可能只有好的方面,风头正劲的door也不例外,办公室里,布坎南郑重的把几张名片放在冯一平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冯一平翻了翻,这几张名片上公司的名称,因为他一点都不熟悉,所以觉得很拗口,翻到第五张的时候,总算碰到个眼熟的,“intelcapital,因特尔资本?”他看了看布坎南,对方点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翻,最后一张又是他熟悉的,也是他原来唯一听说过的,红杉资本。

    “这些,难道都是?”他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,”布坎南搬把椅子,坐到冯一平对面。为了能更好的交流,他还把腰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国内排名的前十的风投,基本都派了投资经理过来面谈,甚至有几家的主管合伙人还打来了电话,”

    虽然这事有些为难,不过布坎南说的时候。依然掩饰不住话里的骄傲。

    在这个互联网的寒冬里,他们的新项目却这样受吹捧,让原本多少还有些忐忑的他,踏实下来,在旧日同僚和相识面前,说话也更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资金,我们现在应该还不缺吧?”冯一平沉吟道。

    美国的这些风投公司,鼻子怎么这么敏感?

    “现在不管员工薪酬还是设备,各项成本都低。各地政府的支持,也帮我们解决了一部分问题,所以虽然这两个月我们的步子很大,但账上的资金,还有剩余。

    而且,其实缺资金,我们应该也可以用现有的这些优质资产,去银行贷款。他们肯定是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他们两个都明白。就是不贷款,问题也不大,因为冯一平还可以朝公司投钱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的两人,却表现得都不轻松,冯一平也变得和布坎南一样郑重。

    “这一家。凯鹏华盈?他们具体怎么跟你谈的?”冯一平详细的问布坎南,“你好好跟我说说,”

    这样的事,由不得他们不郑重,不仔细。

    在美国。资本可以很轻松的转化为力量,而资本本身,也是一种力量,这么多家知名的风投公司主动找上门来,如果全部拒之门外,那很不妥当。

    这些风投加在一起,能动用的资金绝对是天数字,这样的对象,冯一平目前还不能碾压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一家知名的风投,都有着复杂的关系网,都不如他们的意,那日后的麻烦肯定少不了,搞不好你连上市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针对door项目,我们可以说其实方方面面都还要努力,比如,说目前还正在解决盈利模式,所以在近段,本着对投资人负责,我们暂时没有增资的打算。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哪怕这话好像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说的,但冯一平明白,如果只是这样,肯定是把他们得罪个干净。

    对风投来说,这样的时候其实最合适,有前景,但短期获利能力一般,不正方便他们用最少的钱,拿到最多的股份吗?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有前景同样光明的其它的公司让他们投资,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了目前那两家正准备上市的公司,怡家快捷酒店和佳盛汽车网站。

    在纳斯达克上市,对股东人数有明确的要求,也不好清一色的都是集团内部的人,都是国人,借这个机会,拉些老外进来也不错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人方方面面都神通广大,把他们给拉进来,搞不好股票一上市,就会狂涨。

    “那也只有如此,”

    自己家有能力养的孩子,没人愿意再给他另找养父母,而且养父母搞不好来一次逆袭,反到顶掉了你亲生父母的地位——风投和企业合作不久,就开始闹矛盾,之后把创始人给赶出公司,这样的事太多。

    风投的本质就是要赚钱,而且是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,赚尽量多的钱,赚大钱赚快钱,简单说,所有投资的公司,他们都希望能尽快包装上市。

    你指望他和创始团队一样,时时都站在公司和集体的位置考虑,为公司长远的发展考虑,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赚钱才是硬道理,至于他们的资金回收后,后来公司发展得好不好,那才不是关键的。

    还是把这些就快上市的公司提供给他们,没理由贱卖的同时,向他们卖个好,也减轻上市的难度,省事。

    这事商量出了结果,布坎南好像还有话说,而且好像有点踌躇,这在他这样的人身上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麻烦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我非常感谢一平你给我提供的机会,非常难得和完美,”布坎南很认真的措辞,“借由这次机会,我得以和不少人深入接触,现在和他们的关系,比以前还要牢固,而且外人不知道详情,他们把door的成功,都看成是我的功劳,所以现在认可我的人,也比以前还多,”

    冯一平大概听出了点意思。

    果然,布坎南接着说,“已经有不少人希望我回原来的圈子发展,而且做了承诺,”

    “而你内心,其实也是这样希望的,对吧?”冯一平说,“按理说,公司不应该耽误你,但是,你也清楚,door网站,目前虽然发展得很好,势头不错,其实都还只是刚开始。

    你同样应该清楚,像你这样专长和履历的人,对这家网站的成功,也很关键,所以,暂时我们怕是不会同意,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,我也不是现在就要提出辞职,”布坎南说,“事情要一件件的做,要做个结果出来,肯定要等一切都走上正轨以后再说,只是我怕到时提出来太突兀,才提前跟你沟通,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金总处理这件事的,”看着眼前因为经手的这个项目的光明前景,而显得更成稳重自信,更有张力的布坎南,冯一平有点失落,这可是好容易碰上的一个人才,谁知道人家的志向还是政治。

    21实际,最难得的,果然还是人才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祝各位元宵佳节快乐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