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上班,她那个上外的前校花秘书,就送来一份件,说是美国发来的,都是近期会前来考察的风投和投行,看着那上面长长的名单,她忍不住在桌上拍了一下,难怪昨天那么快挂了电话,“又被他玩儿了!”

    年底的这些日子,本就焦头乱额的,再额外加上这么些接待任务,接下来的日子,就别想舒坦。

    娇俏可人的女秘书听了她的话,眼睛里八卦之火强烈的闪烁着,关于这位年轻貌美外加背景优越又冷若冰山,能力出众再加杀伐果断又行事张扬的女总裁,坊间一直有各种小道消息,其,就有一些关于她和小老板之间的一些“不得不说”的故事。

    现在看,好像还真不是空穴来风,不然,怎么会说“又被玩了”这样的话呢?

    她低着头说,“金总,如果你没什么吩咐那我先出去,”

    金翎哪留意她的那些小心思,笑骂一句之后,看着上面的那些耳熟能详的单位,又非常高兴和激动。

    评价一个企业成功亦或不成功,有很多种标准,但是,当各知名的风投和投行,都对你的公司很感兴趣,不远万里的来准备送钱的时候,这也绝对是你企业办得成功的一项有力的佐证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她叫住了秘书,斗志昂扬的说,“通知在家各部门的老总,晚上点开会,”

    “会议内容呢?”秘书马上拿着本子记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金翎斩钉截铁的说,“讨论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战斗,”

    秘书虽然不解,还是一字不改的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边,金翎已经在给还远在羊城的徐斌打电话,“徐总。把手头的事先放一放,马上回来,有重要的事,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。可不就是战斗吗?

    不管是风投还是投行,那都是玩钱的家伙,而这些家伙,是真正的六亲不认,眼里只有钱。跟他们合作,一定要一百二十个小心,不然,没准真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的投资者,都和巴菲特老神仙一样,喜欢玩长期持有,大多数的投资者,都和后来做小老板的冯一平没啥区别,讲究收益,更讲究资金的周转周期。喜欢玩的是短期交易。

    江湖上流传的那些风投和创业者惺惺相惜,英雄惜英雄的故事,也不是没有,但真的是凤毛麟角,大多数投资者,只管自己什么时候能得到回报。

    他们投资成功的项目,一般都会在上市之后撤出,至于他们卖掉股票之后,你公司是壮大还是扑街,就和法国的路易十五对死后的世界一样。他们是完全不care的。

    不过呢,现在是这些家伙主动找上门来,那嘉盛好歹算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金翎想着一两年之内,麾下就会有一两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。霎那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把四个助理全叫进来,一条条的安排交代下去,马上,在大多数企业等待春节到来的时候,嘉盛的一个个部门。又高速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通知名单上的那些公司,崔云凌喉咙里都快伸出爪来,要是自己的公司,能得到其一两家的关注,现在也不会窝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怎么说这都是好事,只要和这些公司,这些人建立了联系,以后对自己的发展,自然不无裨益,但是,等看了接待安排,崔云凌不由得又一阵火起,把鼠标狠狠的一摔,抓起车钥匙,就去有佳的那栋办公楼找高志毅。

    “崔总,有事吗,怎么也没先打个电话?”崔云凌这次,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火气,高志毅见状,让办公室里一个请示工作的人先出去,给他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脸色,难道是公司出了什么事?”高志毅试探的问。

    崔云凌却单刀直入,“高总,我还是汽车网的CEO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一平,金总,以及我都知道,正是有你和其它各位同仁的努力,汽车网才能发展得这么顺利,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,不论有什么人到公司来参观或者考察,接待的时候,我这个直接负责人,总是排在非常靠后的位置?”崔云凌冷冷的说,“以前国内的那些领导来视察,这样安排,我也不说什么,可是,这一次是美国的那些公司来,在接待安排上,我为什么依然只有辅助的份,甚至连一些谈判都不让我参加,啊,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不能给我和身份相对等的安排?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说到激动处,他用手指在茶几上敲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胖得虚浮,现在在旁人眼里,则是胖得有气度的高志毅,笑得云淡风轻,“原来是这事,崔总啊,你想得太多,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的太多吗,”崔云凌大声说,“我了解过,集团其它公司,在同样的情况下,不管是接待国内领导视察,还是国外公司的考察,通常都是由该公司的负责人接待,为什么到我这,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为什么?自然是因为你和蜀汉的魏延一样,是个脑后有反骨的人,高志毅心说。

    “按国家的区划,汽车网是一家高科技企业,再加上我们现在身处清华大学创业园,所以,和集团其他公司不一样的是,有很多相关领导,会到汽车网来视察,相信以后,随着我们越做越好,关注我们的人,会越来越多,来视察的领导,也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些一平的事,以前领导们来视察的时候,通常会指定他一定要到场,不去就是怠慢,所以那些时候,连金总都不太有机会和那些人打交道,那么这样一来,你的位置自然更会靠后,能理解吧崔总!”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,但是,现在一平不在,而且这一次接待的,都是美国的公司,为什么还要照老规矩?”

    “呵呵崔总,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,”高志毅没有直接回答他问题,“一平和集团高层,经常参与相关的接待工作,这实际上表明,他们对汽车网非常关心,你说对吧!”

    理当然是这个理,可是问题就在这,崔云凌觉得,集团各级主管,对汽车网有些关心过度,抢了不少原属于他的风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理解,现在互联网领域的公司,一片愁云惨淡,我们选择在这个时间点烧钱进入,创建一家这样的公司,大家关注得多一些,也没什么不好的吧?”高志毅说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远的不说,这些投行和风投,之所以急着前来考察,完全跟你我无关,是一平在美国新创办的那家DOOR,暂时不能让他们投资,所以说服他们参与对这两家公司的投资机会,这样一来,我们在美国的上市之路,就会平坦很多,你说呢?

    至于这一次的有些谈判,是只有金总一个人参加,今天来的这些人,你也知道,他们还要讨论一些公司在美国的项目等方面的事,这样的话题,还真的只有跟金总谈,你说对吧!”

    “崔总,还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,在国内,我们其实更讲究集体的力量,这一点,和美国的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另外,我敢保证,不管是以前还是今后,参与汽车网接待的集团领导,绝没有出风头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高志毅说的话,软带硬,又很经得起推敲,虽然还是一肚子的火,但崔云凌现在,真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有些话,比如,“集团不相信我”这样的,不好当着高志毅的面说,因为那样的话一说出来,就再也没有了转圜的余地,而自己现在,还并没有太多可以用来跟嘉盛谈条件的条件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他依然有些余怒难消,在办公室里走了好几圈,他马上把这份邮件复制了一份到u盘,并发了一条短信,“老地方见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