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些表象后面,是对发达地区的热爱,以及一定程度上,对自己不那么发达的老家的嫌弃。

    其实,这种事也是人之常情,大家都是凡人,就跟我们后来在朋友圈各种晒没什么区别——当然,要把握好一个度。

    但对崔云凌这样,第一批出国,在美国一度混到了产的高产阶级的人来说,对老家和曾经的祖国,现在虽然有些变化,不过跟他的新家和新祖国相比,真的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01、02年的国,虽然保持了多年的高增长,但我们的GDP总量,跟美国相比,差距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国内的互联网公司,都是一些留学归国的人,在复制美国同类公司曾经走过的道路,根本谈不上创新。

    因此,即使自己是一个事实上已经破产的人,回到国内以后,他理所当然的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冯一平、金翎对他说的那些规划和设想,在他看来,都是非常小儿科和初级的东西,和自己原来工作所做的,没什么两样——只不过现在做的地方不同,是在国,而不是美国。

    不过,一心想着钱的他,还是有一点佩服冯一平和金翎的眼光,专业的汽车网站,目前在国内,确实是一个空白。

    在美国的时候,他还非常庆幸有找到了一个高收入又体面的工作,但回国不久。发现了这一状况以后,对拉他出苦海的嘉盛和金翎,他再无一点的感激,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握这个难得的机遇。为什么要帮别人做,而不是自己做呢?

    至于资金,他不得不承认,虽然整体国力和美国相差甚远,但这几年。国内很是冒出了一大批有钱人,所以他认为,以自己的资历和背景,应该不愁拉不到资金。

    确实,当他放下架子,联系了一些多年不曾联系过的朋友之后,经他们介绍,还真接触到了不少有意的有钱人,当时的他,觉得自立门户就在眼前。他这样的人,一得意,难免有些忘形,所以被刘丹丹听到了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,改革开放后这些第一批富起来的人,对互联网,并不像他们的后代那么热衷。

    和不少人接触过过后,崔云凌才发现,真正有意的人,其实并没有几个。互联网是个烧钱的行业,这是最近大家的共识,而且在这一两年,只要手里有钱。赚钱的机会很多,所以到最后,还有意跟他保持接触,正在考虑的,只有一家,也就是他刚刚联系的这一家。

    崔云凌不笨。从高志毅刚才的笑里,他看出了一些东西,刚才踱步的时候,梳理了之前的经历,他觉得,集团对他的图谋,可能已经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再仔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后,他笃定,即使是有所察觉,但是公司肯定没有掌握什么确实的证据。

    不过他认为,国内的这些土老板,做一些事的时候,应该不会注重什么证据,所以他又觉得,自己以前,可能想得太美了些,既能在嘉盛这边拿到期权,又能自起炉灶的想法,还是要调整一下。

    总之,现在更要加快动作,没事当然更好,就是有事,哪也无所谓,自己已经有一条更好的出路。

    和原来干巴巴的跟那些有钱人拉投资不一样,他现在已经办起了一家非常出色的网站,而今天收到的这封邮件里的内容,正是对这个项目非常有前景的一个佐证,所以他才把邮件整个拷贝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配给他的电脑,已经是重点监控对象,他这边刚刚复制了那封邮件,汽车网的首席科技馆祝求元,就发现了这一信息,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就不知道,在自己驱车前往那家咖啡馆的时候,后面已经缀上了一辆车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被自家老头子一个电话,从一家会所的莺莺燕燕叫回来的李方成,打了一个哈欠,“爸,还是那个老崔吗?我早就说,美国有不少这样的网站,都发展得不错,所以这个事可以做,你不信,看吧,现在的嘉盛汽车网,发展得多好,”

    李益强看着外面的那些高楼,“当初和我同时做外贸的那些人,现在有几个混出头的?再好的行业,总是有人赚钱有人亏本,你关心了最近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吗?不说欧美的那些互联网企业,就连国内的这些门户网站,已经有几家连新闻都不做,目前的这个时机,”他摇摇头,“还是要等等,”

    李方成有些急,不管是原来家里的那个厂,还是现在的这个贸易公司,他都不太感兴趣,这些,哪比得上一家网站的CEO?

    “爸,就和你说的,同一个行业,总是有些人发展的好,有些人混不下去,而嘉盛汽车网这样的专业网站,就是发展得好的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见老爸不置可否,他继续劝道,“你看看这个崔云凌,现在这么主动,应该是没有其它的投资人,我们不是刚好可以谈到很好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只要手里有钱,现在赚钱的机会多的是,”李益强说,“先看看他这次要谈什么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二位王总,”崔云凌很有派的伸手招呼他们,“这边,”

    其实,除了公司,李益强更喜欢在茶楼里谈事,但谁叫崔云凌是美国公民呢?指望他迁就,呵呵。

    “你好崔总,”他笑呵呵的握住崔云凌的手,“恭喜啊,最近你们的网站发展得非常不错,”

    “是吧李总,我早就跟你说过,以我的经验和能力,在国内做好一家这样的网站,是很简单的事,”虽然换了环境,已经回国一年多,但崔云凌一直保持着在美国说话的风格,他觉得没必要改变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是,崔总你的能力,自然没话说,”李益强笑着,其实心里有些腻歪,“今天这么急找我,是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二位王总先看看这个,”崔云凌把复制下来的邮件,展示给那两父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什么人?”看着上面的那些英的公司名,李益强问。

    旁边的李方成看了一下,只认出红杉来,其实这已经不错,跟风投打交道的人,并不多,“这些都是风投?”他在老爸的耳边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知道,崔云凌有些鄙夷,“是,有风投,也有投行,这几天,会密集的来嘉盛考察,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能被这么多公司看,崔总果然名不虚传,”

    “其实现在的时机也非常好,”崔云凌难得的谦虚了一句,“王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意味着你做得不错呗,”李方成招了招手,“服务员,来杯卡布奇诺,”

    对这个有些咄咄逼人的崔云凌,他同样有些不爽,但是,别人就是一家网站的CEO,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网站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”崔云凌解释了一下,“按我的理解,这是嘉盛要启动汽车网上市的标志,而且是在美国上市,他们请这么多公司过来,就是在为上市铺路,”

    “上市?”这个说法,成功的引起了李益强的兴趣,别说是在美国,就是在国内能有一家上市公司,自己这一生,也算能划上个完美的句号。

    然而,对他来说,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,不是所有的公司,都能像一些国企一样,比如清华的紫光,成立几个月后就能上市

    “所以,时不我待,这近一年的接触,我觉得王总您,对,还有小王总,都是想做事的人,我非常期待和两位的合作,但是,我现在时间很紧,这个机会也很难得,两位如果还下不了决断,我只能找其它的人合作,一直联系我的人也不少,”见李益强动心,崔云凌轻松了下来,有滋有味的喝了一口在他看来,并不地道的咖啡。

    “啧,什么东西?”李方成把喝进嘴里的一口咖啡吐到小碟上,“服务员,再加一块糖,”

    刚刚还觉得占据了主动权的崔云凌,脸色有点不好,怎么敢当面这样说我?

    后来见是李方成嫌咖啡不好喝,眼里的不屑,一闪而过,这些年轻人,真是!

    “崔总别在意,老实说吧,这些东西,我也不大喝得惯,”李益强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以后我们换地方,只是对现在这么好的机会,两位如果还下不了决心,那我也没时间耽误,”崔云凌的谈判风格,就和他现在的祖国一样蛮横。

    求人投资这么个态度,老子能忍,儿子忍不了,“得了吧崔总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有些事你清楚,我们也清楚,现在除了我爸和我,还有谁会对你的主意感兴趣?”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乱拳打死老师傅。

    崔云凌的脸马上涨成猪肝色,他看向李益强,那个老家伙低着头,笑眯眯的用匙子搅着咖啡……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