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于出现了!这个消息,一时让冯一平的心,有些波动。、

    迈克开车离开的时候,见到小老板还在那里踌躇着,他笑了笑,唉,谁还没年轻过呢?

    不过,看来东方人在这些事上就是不一样,按美国人的观点,这就是典型的一夜情而已,一夜之后,各分西东,哪还用得着这样牵绊?

    他自然是不知道,那一夜之后,冯一平和马灵,在好莱坞,还“几夜”过,在国,又辗转在几个大城市再“几夜”过。

    而且那两次,都是马灵主动,至少在冯一平看来,这还真不是简单的生理冲动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不接受现在的结局,只是,在都机场的时候,马灵分明是依依不舍,欲说还休,怎么一转眼就断了联系?

    是,哪怕是不再联系,哪怕也不说不再联系的理由,总要明明白白的说一声,从今以后,老死不相往来吧。

    你就是不打电话,哪怕条短信呢,或者是留言呢,或者是封邮件呢?不说美国人在这方面,都是非常爽快利索的吗?

    就这样不明不白的,再也联系不上,这是整哪样?把我当小白脸咩?

    他怀着试一试的心思,拨通了号码薄上一个叫斯蒂的男人的电话——这就是马灵原来在用的号码,为什么要这么记?你懂的!

    “嘀”,电话居然通了,冯一平难得的有些紧张,但是,一直“嘀”到最后,就是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他接连打了个,都是这个结果,没有被按掉,也没有接听,也许她电话没带在身上?

    冯一平想了想,又拨一个,给她留言。“马灵,我是冯,你还好吗?如果可以,方便的时候。请给我来电话,”

    留言完毕,冯一平又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,按肖志杰曾经说过的,这个时候。应该就是谁主动,谁就被动的时候,自己怎么就又没ho1d住呢?看来哪怕是重生,自己在这方面,依然是只弱鸡。

    不过,其实也没什么,想想之前,马灵可是主动过两次,不,说起来。在华盛顿的那一晚,好像也是她把自己拉进房间的,现在也轮到自己主动,男人嘛,做了就要认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香港。

    前沿杂志社,现在几近是业内的一个传奇。

    短短一两年的功夫,它就已经成功的成为世界知名的一本高端严肃读物,特别是广告收入,在业界独占鳌头,这真是让本埠所有的杂志。羡慕嫉妒恨的事。

    更让大家羡慕的是,这也是这两年,少有的一家以政经为主,却能在内地公开行的杂志。

    这也让本地的那一些。了解前沿杂志社投资人状况的家伙,断了不该有的心思,这样类型的香港杂志,能这么迅的做到在内地公开行,要说他背后没有过硬的关系,鬼才信呢!

    对这一点。¤??冯一平并不否认,毕竟咱现在也算是跟好几位大佬有联系的人,好吧,这么说,是真的有点吹牛,但至少,是有好几位大佬知道自己,这样的背景,应付一般的事,已近足够。

    包卓远老爷子,这两年的状态,那真是好得很,家人都说他,好像比两年前还要年轻。

    是,对男人来说,不,其实对女人也一样,事业上的成就,确实能让人青春焕,这和这两年,冯振昌头上的白头变少了,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处处都受人追捧,不过,包卓远很明白,自己能有今天,杂志社能有今天,最大的功劳,依然是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这家让不少人艳羡的,效益非常不错的杂志社,现在对那个年轻人来说,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又一次接到冯一平电话的时候,他非常高兴,“一平,今年的年会,你会回来参加吗?”

    “这边学习很紧张,今年还真回不来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现在他真不敢回,要回,自然是两个人一起,可现在黄静萍的状态,是能让人知道的吗?

    “那新的一年,对杂志社这边,你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,对杂志社的日常运作,真的没有插手,也不是全部放手,每年一月,比如,o2年一月刊的新年展望,照例又是冯一平的手笔。

    而且,这篇章,在一些核心的问题上,他依然很独断,比如,他就断定,经过o1年的低谷后,o2年的国际经济形势,必将向好,而且断言,虽然贸易逆差会进一步扩大,但美国的经济增长,也将普遍会好于大家的预期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现在杂志社的综合分析团队人数越来越多,成员的层次也越来越高,但是,真的很少有人对冯一平的这些说法提出质疑,因为自创刊以来,冯一平每年主笔的新一年展望,真没什么大纰漏。

    不过,明知道冯一平不会有什么吩咐,包卓远依然坚持问了一句,有时候,对下属来说,老板总是不过问,其实也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包老爷子,现在也还想再辉煌几年呢!

    而杂志社要继续辉煌,冯一平的大腿,必须抱紧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点事,二月刊给我留个位子,我有一篇章要表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虽然杂志社现在的收益,在他整体的收益,占的比例真的不大,但杂志社和他,其实可以说是互相成就,他也希望把这样的良性循环,一直保持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又有新的章?”他说的轻松,听了的包卓远却很激动,“和蓝海战略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,”冯一平连忙解释,“这一次,就一篇章而已,主要是我的一点新想法,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把第一篇的位置给你留下来,”包卓远大笑着说,“我和杂志社,都非常期待看到你的新想法,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他马上通知高屹铭,“高总,你准备一下,2月份的行量,先增加两成,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高屹铭是杂志社内,少有的几个会质疑包卓远决定的人,他始终以知遇之恩,来看待冯一平和黄静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呵呵,一平又要表新的章,”包卓远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,马上就办,”高屹铭也是杂志社内,最支持冯一平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宝宝乖,好好睡,”离乔治城大学不远的公寓里,马灵把儿子放进婴儿床里,看着磨人的小家伙终于安然入睡,才轻轻的把手从他的小手里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家,明早再来,”一个黑人大婶说,“森特现在越来越懂事,越来越好带,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,珍妮,”

    保姆一走,马灵轻轻掩上卧室的门,躺倒沙上,拿出手机,又听了一遍上面的留言,听到“你还好吗”的时候,眼圈有点红,真想拨回去,带一个这么小的家伙,又要上学,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晚上,睡得迷迷糊糊的,马灵又被小森特吵醒,一看闹钟,才一点多,看来,晚上至少还得再被吵醒一次。

    把奶瓶喝完的小家伙,依然不安分,一放到婴儿床里就哭,不得已,哈欠连天的马灵,只得抱着他在房间里转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