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身在硅谷,他们创业的项目,绝大多数都和IT相关,而想在这一行创业的人,一定会非常关注业内的信息,于是,冯一平关于云计算的章,很快就在学校里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包括一些教授们也一样,他们还把云计算和蓝海联系了起来,试图用冯一平的蓝海理论,来解释怎么发现云计算这一新领域。

    所以,冯一平想再安静的做个好学生,已经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这天下课后,学校教务长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拦住了他,“你好冯,我是教务长助理,很多同学对你最近发表的章,都很感兴趣,教务长委托我问你,能不能就云计算这一领域,到计算机系为大家做一场专题演讲?”

    再一次成为学校里让大家都瞩目的人物,让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有很多人关注,这样的事,冯一平现在挺抗拒,但这样的请求,自然不好拒绝,他谦逊的笑着,“我非常荣幸!”

    其实,他更期待的是,有朝一日,能被斯坦福请过来,在毕业典礼上演讲,那才是更牛叉的事。

    对发生在冯一平身上的事,黄静萍现在全部是无条件接受,对他又一次引起的小轰动,她自然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,而且相对来说,这篇章的影响力,不如蓝海战略那样普遍,她还很财迷的说,“那看来这一次的演讲,是无偿的咯!”

    之前的那趟美国之行,那几场演讲。可都有报酬。

    冯一平揉了揉她的脸,“小财迷!这么点钱,咱现在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体质的原因,还是医生营养调配得当。或者是锻炼有方,从怀孕到现在,只是有一阵子,她的脚有些肿,脸一直没有一点变形。吃好睡好,反而看上去气色更好。

    “还有,草莓少吃几颗,我给你订了好吃的,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吃的?”听了这话,她像个小孩子一样,脸上泛起了光彩。

    唉,真是个吃货!

    “保密,”冯一平看了看表,“不过。马上就应该送到,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门那里的对讲器就响了起来,一个人在喊,“纽约的快递到了!”

    “纽约的,你不是吧?”黄静萍有点不敢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冯一平跑出去提了一个保温箱回来,在黄静萍期待和感动的眼神打开,可不就是他们都挺喜欢的艾琳蛋糕店的芝士蛋糕?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纽约那边排队买的,马上送到机场。再第一时间空运过来的,一直在保温盒里,你尝尝,味道依然保持得挺好。你要觉得可以,从今天起,我隔天就让他们送一个过来,”

    “这样太浪费,”黄静萍边吃边说。

    “哎,这点小钱。咱不在乎!”冯一平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直都在家里吃饭,全世界的亿万富翁里,怕也是只有他才这样,因此,在这个特殊时期,这样小小的奢侈一把,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一平,你对我真好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应该的嘛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经学校邀请,蓝海战略一书的作者,提出云计算概念的冯一平同学,将于本周五下午两点,在计算机系就云计算,为大家做专题演讲……,”

    这是斯坦福旁边一个小镇,一栋不大,但很精致的房子,卧室里的床上,床单皱巴巴的,李家伦把下巴枕在女朋友光滑的后背上——那上面,还有刚才运动流下的汗水,对着搬到床上的笔记本,读着学校网站里的这条通知,“这个冯一平,还真是不甘寂寞,前一本书,才刚刚沉下去,马上又提出了一个新概念,”

    他女朋友,这会精神好得很,据此推断,李同学在刚结束的那场战斗里,估计有些拉稀摆带,“那我们要参加吗?”

    “参加,怎么不参加?”李家伦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,“这样的好事,我们还应该通知其它学校的留学生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家伦,算了吧,这个冯一平,跟我们又没什么冲突,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”李家伦换了个舒服的方式躺下来。

    是的,男人间的一些事,女人是不懂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斯坦福是硅谷的灵魂,那么计算机系,就是硅谷灵魂的心,硅谷的不少大佬,要么是计算机系毕业,要么是选修过,比如乔布斯,当年就到这里旁听过。

    “冯一平同学,不仅在商业和商业管理上,卓有成就,对我们IT业的发展,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难能可贵的是,他能够跳出现有的条框,为我们指出和定义了一个新趋势,下面,让我们用掌声,欢迎冯给我们带来题为解读云计算的演讲,”

    计算机系的负责人,向满满一屋子的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今天到场的,不仅有斯坦福的学生,还有一些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校外人士,以至于计算机系最大的教室里,现在座无虚席,连几条过道里,也都挤满了人,讲台前面的地下,还坐着不少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掌声,穿得比较郑重的冯一平快步上台,“我在国内的时候,就听说过,斯坦福是一个盛产天才的地方,这里的思想,充满了灵活性、开放性和创造性,我很荣幸能作为交换生,在这里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。

    过去的这一学期,教授和同学们,给了我很多启发,让我能以和以前不一样的角度,来思考和看待一些问题,云计算,正是这样思考后的一个想法,今天我很荣幸站在这里,就这一问题,和大家进行探讨。

    拙作相信大家已经看过,我就不作赘述,我想对这一概念,做进一步的阐述,云计算,会是很多新技术和市场的基础,比如,云存储……,”

    照本宣科的演讲,肯定不招人待见,对这场演讲,冯一平也做了很多准备。

    你叫冯一平设计出一套合理的云计算方案,那不可能,但让他就这一领域展开讲,那可说的还有很多,比如,他今天接着提出来的云存储,至于大数据和物联网,现在还不是时候,到时也是可以出几本书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今天的这番演讲,让在场的所有人,同学、教授,硅谷公司的员工,就像迈克和洪浩然,第一次看到他写的云计算章一样,都有豁然开朗,拨开一层薄纱,见到了一块新天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大学的教堂,也像小学的课堂一样,只有一个人在讲,其它的人,都在聚精会神的听,生怕漏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听得认真,冯一平也讲得用心,所以,他就没有留意到,途的时候,教室后面,有点小小的骚动,那是因为,目前不少斯坦福学生的偶像,谷歌的两位创始人,也偷偷溜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只要我们不断去发掘,去创新,去改变,计算机、软件,再配合互联网,能够让全世界的所有人获得力量,让世界变得比现在好很多很多!”

    50分钟后,冯一平作结束陈词。

    “今天所谈到的内容,整理后,我将发表到校网上,欢迎大家通过邮件和我探讨,”冯一平留下了自己的一个邮箱地址,“谢谢大家!”他轻轻的朝台下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有人举手,应该是想提问,冯一平没有理会,收起自己的东西,和计算机系的主任及一些教授寒暄。

    不是他自傲,而是这一次,并没有安排提问环节。

    学校也清楚,这样免费的新技术演讲,不可能让他现场细心的解答大家所有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这一场演讲之后,他肯定又会成为让同学们瞩目的人,比如现在,就有不少同学围着他,不是提问,而是让他在买来的前言杂志上签名。

    看着在人群央,应接不暇的冯一平,还坐在位子上的李家伦,和旁边的几个留学生的眼神,很值得玩味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