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春之后的头一天,刚好是小年,放在以前,这一天是各店正式歇业,准备去年货展上打年货的时候。

    冯玉萱开车到几个大店去逛了一圈,看着一个个店长,纷纷封存店里的设备,断电关气,最后锁上大门,才终于感觉身上的担子轻了下来。

    辛苦了一年,总算能有十多天的假期!

    回到总部,属于“老家味道”的办公区里,只有寥寥几个人在做扫尾工作,见她回来,依然有几份要处理的件,“没事你们先走吧,我来锁门,春节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“谢谢冯总,”

    等人都走尽,看着空落落的办公室,她突然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,看来这人啊,还真是贱,忙的时候,想休息,等突然真的空了下来,又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玉萱,午来家里吃饭,晚上去我爸家过小年,”小舅妈蔡虹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这是怕她一个人过节冷清。

    现在过节,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大区别,就是做的菜精致一些而已,她帮着小舅妈把一桌菜做好,梅义良才匆匆的赶回来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慧慧马上捏着鼻子躲得老远,“爸爸,你身上好臭,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臭,这是酒气,不信你闻闻,”梅义良去追儿子。

    “好啦,这么重的酒气,你快去冲一下,等你吃饭呢,”在家里,蔡虹是话事人。

    “舅也不容易,”冯玉萱说,“年底的这些天,免不了要四处赶场,一天几喝,辛苦得很,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辛苦?吃好的喝好的,好多人巴不得这么辛苦呢!”蔡虹说,“现在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有身家,总要付出一些吧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。?◎?§卍以前我还在家里家具厂上班的时候,那才叫辛苦呢,我记得,为了能多赚钱。好几个年底,我爸都都是带着我们赶工赶到除夕的前一天,不止一次,是除夕的前一天下午,才上街去办点年货。”

    总之,蔡虹对现在的日子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舅妈,晚上我就不跟你们去,”冯玉萱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约会?”蔡虹马上机警的问,“是哪里的人,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哪儿呀,”冯玉萱哭笑不得,“我是这一松下来,就浑身没力气。只想快点回到家里,蒙头睡大觉,”

    其实呢,去蔡家,冯玉萱总觉得自己隔着一层,她毕竟和老蔡家,没什么直接关系,蔡家对她也很客气,她去了,也是带着应酬的性质。

    要是换作以前的她。会想办法把这个关系拉近,变得融洽,现在的她,则不太想费心费力的做这些事。也有了点这样的资格,与其跟一群人应酬,还不如自己一个人随便吃点自在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来,那我们先把菜给你留一点,你什么时候睡醒。热一下就可以吃,怎么也是小年,空肚子总不好,”蔡虹也不勉强,她知道冯玉萱这一年年的都很辛苦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玉萱并没有真的一回家就蒙头大睡,回到家后,蜷在沙上,很认真的想想写写的,就这样过了一下午。卍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她就拨通了弟弟的电话,连问候的话都没有一句,直接开门见山的说,“弟,我不想再负责面馆,”

    冯一平指了指电话,示意黄静萍自己在家周围散步,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我觉得自己非常用心,非常辛苦,有些事还是做不好,你还是另外再找人负责这一块吧,”冯玉萱说。

    现在自家直营的面馆,包括高服务区里那几家,一共有6家,如果只管理这6家,那问题不大,关键是,现在加盟店的数目,十倍于自己的直营店,而且申请加盟的人,依然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虽然自学了不少,可是冯玉萱真的觉得自己天资有限,力不从心的时候越来越多,“这是爸妈起家的生意,也是一项很有前途的生意,应该多找几个专业的人来管理,我现在真的跟不上,”

    “那也可以,你就当董事长,下面的事,找人做,”冯一平说,他其实本来就是这样安排的,在面馆这一块,充实进去一些专业人才,减轻姐姐的负担,也让这一块更规范。

    “甩手掌柜可没意思,而且,我想了好长时间,我的长处也不在管理上,更别说管理现在这么大规模的加盟网络,我做得心累身也累,最后效果还一般,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想做点什么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好久,昨天又想了一下午,想来想去,长处真的不多,如果真要算,在跟人打交道这方面,我还算可以,所以,我想去婚庆公司,”冯玉萱说出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说她的这个想法,只是说她对自己的认识,现在真的比较客观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跟爸妈商量过吗?跟金翎和小舅通过气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谁都没说,”冯玉萱说,“说来说去,最后拍板的还不是你?还不如直接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看来经过这几年的历练,姐姐现在做事也很有分寸,比以前稳重得多。

    如果她先跟爸妈商量,再跟金翎和小舅谈,最后才找自己,那其实有些逼迫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婚庆公司那边,现在的负责人做得不错,而且,在婚庆公司,也不只是跟人打交道,同样要涉及到管理的问题,相比而言,面馆这一块,你还熟悉些,对婚庆公司的业务,你可是一窍不通,”

    现在的婚庆公司,其实不仅仅是婚庆,也在做一些安排相亲的事,按规划,相亲网站,也会在这两年上线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什么生意,冯一平现在秉持的观念就是,能连锁就连锁,至少,将来建有嘉盛假日酒店的地方,都可以考虑成立一家婚庆公司,到最后,可能同样会面临现在的面馆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我也没要求一过去你就让我当总经理,不熟有什么关系,多轮转几个岗位不就熟悉了?”冯玉萱说。

    不过听她这口气,以后这婚庆公司的老总,还是得让她来做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这么简单,”冯一平跟她说了自己对这一块的规划,“所以,以后你大概会遇到同样的问题,我的想法是,趁过年,你到镇上的工业园里逛逛,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岗位,工业园区的管理团队,就需要人。

    还有,到明年,我们婴幼儿方面的那些工厂都会投产,这一块,需要一个新的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工厂没兴趣,更不耐烦和那些和当官的打交道,我还是喜欢婚庆公司,整天帮别人筹备婚礼,我觉得很喜庆,也很有意思,不过你说的也对,让我全盘负责起你规划的那么多事情,我肯定还是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冯玉萱想了一下,“那这样好不好,其它的我不管,以后我就单只负责省城的这家婚庆公司,就一家,我自信还是能做好的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你头上可有不止一个管你的人,你能适应?”

    现在的面馆,其实和集团保持了相对独立,只是在有困难,需要支持的时候,会向集团开口,但是日常的管理和运作,并没有纳入集团整体的体系里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只要我工作做到位,我头上有再多的人管我,又有什么关系?再说,你难道还担心会有人为难我吗?”

    姐姐说了这么多,冯一平觉得,要么她是真喜欢这个工作,要么她真的深思熟虑过,要么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要求并不过份,从一个公司的最高负责人,到一家婚庆公司分店的负责人,她这等于是自己给自己降级,总比要求给她一个更高的职位好办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做通爸妈的工作,那我没意见,不过也不用急,就是真的定下来,两方面的交接,都需要时间,你可以趁春节,好好想想,”

    “已经想得很透彻,不用再想,那我就当你同意咯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,”冯一平说,“年后你给我一个确切答复,之后我会跟金翎说这件事,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