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国还没有十几年后那么牛,影响力也还没有那么大,也就没有那么多国家跟着我们庆祝春节,或者是把春节也当作法定假日。

    所以斯坦福也没有很贴心的给他们这些国人放假,所以冯一平还得照常去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可是,平常这时候,不是应该悠闲的坐在暖烘烘的火塘边,闻着吊锅里的肉香味,火塘边煨着的陶罐里的肉香味,听着邻居们,一家比一家声音大的喜庆歌曲,还有那些不知道冷的小家伙们,嬉闹着放鞭炮,磕着瓜子或者剥着花生,陪妈妈看琼奶奶的那些古装言情剧么!

    再说,你看,这天也阴了下来……。

    总之吧,这样的日子里,他还真有点不想去学校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学院有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来授课,这样的机会,就是在斯坦福,也不是常有,要是不想去,还真得找一个坚强的理由。

    黄静萍一手撑在腰后,拿出笔墨纸砚,已经准备要开始练字,这也是她自己的主意,说是要给肚子里的小宝宝一个很好的熏陶。

    看着她肚子上时而鼓起一个包,冯一平眼睛一亮,这个理由挺充分,他把书包一扔,扶着黄静萍,“快,快坐下,我怎么感觉,小家伙刚刚是动了一只手一只脚呢?我得拍下来!”

    预产期在5月份,肚子里的小家伙,以前只是能感觉到胎动,现在,则时不时的在妈妈肚子里舒展一下拳脚。

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现肚皮上的那个鼓包的时候,黄静萍和冯一平,都激动得不要不要的,然后,冯一平拿着摄像机,在旁边苦苦守候了一个多小时,才拍到肚皮上又凸起来一块,不知道是动了下小手。???`还是小脚丫子。

    之后,这样的情况就多了起来,他们两个,有时会兴致盎然的对着肚皮看个大半天。那窄一些的凸起,不是手就是脚,那圆圆的一块,应该是小脑瓜子,或者是屁股蛋子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小家伙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黄静萍有时还吹嘘,说是母子连心,小家伙能懂她的心思,让动什么就动什么,冯一平自然是不信的,不过,在小家伙活泼的时候,把手放在肚皮上,隔着薄薄的肚皮。和小家伙亲密接触,感受小家伙的不知道哪一个部位,在手心里划过,真的有一种血脉相通的感觉。

    手掌跟着肚皮上的凸起游走着,黄静萍脸上尽是母性的光辉,“小宝宝,吃饱了要活动活动吗?”

    见冯一平又拿出摄像机来拍,笑着说,“还拍?都拍了那么多!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多?你想想,等到小家伙长大。看到现在的情形,得该多激动,多感动!”

    话说,要是爸妈都在身边。看着他们现在拍视频,黄静萍还好,冯一平说不定会被打得满头包。

    在老家那块,爸妈他们那一辈的人,小孩子在百日之前,都不好拍照。何况是现在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们这是迷信,可是,当一种迷信,变成近似信仰的东西时,你就别想跟他们掰扯清楚。

    见冯一平拍完,还腻在家里不肯走,黄静萍有些奇怪,“怎么还不去学校?”

    冯一平懒懒的歪在沙上懒得动,“懒病了,不想去,”

    黄静萍连忙把手护在肚子上,“宝宝,这话别听,别学你爸爸,”

    “不学我学谁?隔壁老王吗?”冯一平看着天花板,懒懒的说。?¤?网◎?◎

    “呵呵,过来,”黄静萍朝他招招手,她猜得出来,冯一平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把头枕在他大腿上,牵着他的手摸着自己的大肚子,黄静萍说,“要是在家里,我现在肯定和沁萍一起,跟着妈妈,已经彻底打扫好了家里的卫生,洗干净了碗筷,在忙着炸豆腐,炸丸子,煎蛋皮做蛋丝,剁这个馅那个馅的,从放好的糖果袋子里偷东西吃,或者偷偷的试穿爸妈给我们买好的新衣服,”

    得,冯一平只是几十年的作息习惯,让他这几天有些慵懒,而黄静萍这个就要做妈妈的人,看起来这会相当的想家,想爸妈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容易得很,我们在这,照样可以做这些,慢慢起来,你列个单子,我们去唐人街一样样的买,没有的东西就老规矩,让他们现做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连忙拦住她的话头,再说下去,怕黄静萍会抱着自己哭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不在父母身边过年,偏偏又身怀六甲,本来就容易情绪化。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吗?”黄静萍两眼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想,鸡鸭猪牛羊肉这些不说,常见得很,白豆腐买得到吧,现成的糯米粉可能没得卖,但有糯米,让那家餐馆加工一些,不成问题,其它的你看,鱼丸自肉丸子豆腐丸子萝卜丸子,什么不能做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去学校?”

    “下午有一个知名教授的课,上午不去没事,”

    “那我马上去换衣服,唐人街这两天,应该很热闹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完了学院专程邀请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,讲了一堂构建价值体系的大课,冯一平和自己小组的几个人,说说笑笑的朝外走。

    要说小组里的这个几个人,真没一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现在和冯一平讨论刚才授课内容的哈恩,大就开始创业,然后恰好赶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前,把自己的公司以高价卖了出去,是一位幸运的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小组里唯一的女生,做过白宫实习生,已经在12个国家旅行过的詹娜,皱着眉望着前面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廊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明星吗?我去看看,”哈恩说着,就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斯坦福这里,明星来得不少,主要是运动明星,因为学校的体育场,承办了不少国内和国际性的赛事。

    他进去不一会,人墙分开,一个人跟周围的同学笑呵呵的打着招呼,跟在哈恩身后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嗨,冯,”那个人头灰白,脸上好像也总是带着笑。

    冯一平握住他的手,“你好佩奇,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谷歌的创始人之一,现任谷歌产品总监的拉里。佩奇。

    “抱歉,本来想邮件,但我和布林商量后,觉得还是上门来邀请你比较好,”佩奇说,“我们俩对你的一些看法非常认同,觉得应该和你有很多可交流的话题,所以,我们想,你有没有时间,和我们来一次午餐会?”

    此时的谷歌,虽然也不像后来那么牛,但作为世界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的创始人,能让他这么低姿态邀请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哪怕冯一平的蓝海战略,很受他们的认同,他刚提出的云计算,也说到了他们心坎里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学者,或者专家,还犯不着他们这么礼让,但如果这个专家实践能力也是一等一的,那就例外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眼前的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年轻人,也手握着巨大的财富,眼光前且独到,值得他们尊敬。

    “我很荣幸能跟偶像们见面,”对方这么客气,冯一平也毫不吝啬的吹捧了一句,“不过你知道,马上就是我们国的传统节日,春节,所以我还真的有些忙,这样好吗,等过了这几天,我马上安排时间,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,你们的春节,会都吃饺子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和佩奇肩并肩的走远,之前围着的那一群人,有些还不了解冯一平的身份,“那个亚洲人是谁?佩奇的邀请,他居然不马上同意,还要再安排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有听过冯一平那场演讲的同学说,“那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商业管理专家,成功的经营着不少公司,而且刚刚又提出了一个蕴含着巨大商机的新概念,云计算!”

    “哦,他就是那个云计算之父?”

    大家马上觉得,自己偶像身边的那个年轻人的形象,同样很高大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