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些坚持。

    比如,现在已经崭露头角,将来更是不可限量的BAT,他也不会接触。

    原来他看过的小说里,一些人津津乐道的,想方设法要把二马一李收作小弟,把这几家公司全部纳入自己的麾下,或者是抢先一步,把这几家将来主要的产品先开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于他个。猪猪。岛。小说WW人而言,相当不认同。

    且不说能不能做到,就是真能做到,他觉得也挺不应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将来国内终于有了几家在国际上也能大放异彩的企业,终于有了几位能和世界首富比尔巴菲特之类的同一桌吃饭,而不用为这个机会付钱的人,而且搞不好,他们将来,说不定也能用一辆劳斯莱斯或者宾利的价格,拍卖出别人和他们的一次午餐机会。

    结果你一鼓捣,把这些风头全抢了过去,让这些人也泯然众矣,关键是,在这几家后来擅长的领域,你也并没有突破,甚至还没有原时空里,他们自己做得好,那这样的做法,冯一平觉得很亏心,很不应该。

    但是,调教国外这些未来的巨头神马的,嘿嘿,他相当乐意,乐意之至!

    可惜的是,盖茨成名已久,在世界首富的位子上,都坐得腻得不行,想调教也没机会。

    而乔布斯,也是早就成名。加上他本来就脾气暴躁,间又被赶出自己创建的公司,这样的经历,让他是出了名的难以合作,调教起来太费劲。

    埃里森,还有巴菲特。这会全都上了年纪,同样也没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谷歌的这两个年轻人,真的是非常合适的对象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的那个总是侧着身子昂着头,一脸我牛叉不解释的扎格伯格,也可以作为一个候选人选。

    他把时间推后几天,固然因为马上是春节,要好好陪陪黄静萍,另一方面,也是要好好想想。谷歌后来的一些方向。

    用他们将来会做的事,去教育他们,呵呵,想想就很爽!

    而且,他说忙,也不全是托词,想在硅谷过一个原汁原味的春节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唐人街跑了趟,总算买齐了过年时家里会做的那些菜的原料。刚炸了几块白豆腐,黄静萍就华丽丽的败退。她说闻不了那个油味。

    拜托,家里的油烟机都是专业级别的好嘛!

    但是,有什么办法呢,冯一平只好自己做,好在馅不用剁,直接进搅拌机。不然,嘿嘿,准备的这么多原料,他一个人真没办法完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冬天的冯家冲,天总是阴阴的。与之相配的是,山地旁边的经济林上,连一片枯黄的叶子都没有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,寒风顺着小河,从山那边吹进来,发出很响的啸叫声,路边的枯草上,还残留着早上昨晚下的霜。

    冯振昌背着手,到已经停工的工厂走了一遍,跟那两个门卫交待了几句,准备回家的时候,听到后面有人在喊,“细叔,等等,”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村部那边,一个人踽踽而来。

    一打量,是冯红旗他爸。

    也就是冯红旗因为屡次在厂区抽烟,被镇里的家具厂开除的那年年前,带着礼物来家里,几乎是强求着他,给冯红旗再安排个工作的那位。

    冯振昌想了一下,没听说冯红旗,又被现在就职的物流公司开除啊?

    几年过去,冯红旗家的日子,看上去也好过的多。

    他爸爸虽然还是穿着一套蓝色的山装,可是那料子,看上去挺不错,气色也比以前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细叔,”冯红旗他爸把手里的一个袋子塞到冯振昌手里,“这今年,亏得是你们家,不然,我家里这日子,真过不下去,红旗在物流公司做得不错,今年还评上了优秀员工,我在家里种种地,也有不少收入,这都是托你们家的福。

    知道你家里现在肯定什么都不缺,这两只猪蹄,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一定要收下,你放心,我家的猪,没有吃过一口买的饲料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打开袋子一看,里面果然是两只处理的干干净净的猪蹄,连忙往回递,“老哥你这就见外了,红旗工作努力,还有你卖到食品厂的那些东西,也是帮我们的忙,应该是我们感谢你,怎么能收你的东西?这真不能要!”

    在他们这,就是以前日子不好过的时候,缺钱的人家,就是在一些节日,把自家养的猪杀了卖钱,一般也会把猪蹄留下来,除了那些真的日子难得不行的人家,才会把那四只猪蹄也卖掉。

    所以猪蹄,就和猪头肉一样,是猪肉里面的高档货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收下,你这话说的,要不是细叔你当年又给了我家红旗一个机会,要不是开在村里的食品厂,我家哪能过上现在的日子?

    公司管教得也好,红旗现在也总算是成人了,比以前懂事得多,这不,放假回家的这几天,也不在家歇歇,还在山上地里忙着,这些,都得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劲的用手挡着,“一定要收下,听说一平在国外,今年不回家过年,初一早上,我就叫红旗给你们拜年,”

    不等冯振昌推辞,他就小跑着走远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是真诚的,可是,看着袋子里的这两只猪蹄,冯振昌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家里收到了大家很多心意,有本村的,也有周围几个村的。

    有些不善言辞的人,到了家里,只坐了一会,连口茶都没喝,放下东西就走,别的不说,就猪蹄,现在已经收了十多只!

    和这些天开着车,到处送礼的那些官员和商人不一样,乡里乡亲的,给他送这些东西,真的是单纯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,就是给冯振昌送再重的礼,冯振昌不会,也没办法把他们的孩子,给提个主管当当,那都得按着公司的规矩来咧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刚好碰上邻村的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从家里出来,冯振昌记得很清楚,他家种了不少萝卜,还有板栗,都和食品厂签了合同。

    “来了,这么冷的天,吃了饭再走,”冯振昌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肯定事多,我不打扰,有功夫到家里坐坐,”老人说完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梅秋萍拿着两个礼盒装的酒,跟在后面赶出来,“胡大哥,你拿那么多东西来,怎么好空手走呢?”

    那边也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“这是红旗他爸,硬塞给我的两只猪蹄,”冯振昌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胡大哥也是一样,提着个袋子到家里来,说是他自家晒的河虾,叫我一定要收下,推辞不了,我说给他拿两瓶酒回去,谁知我一转身,他放下袋子就走。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记着,这两天,我一家家的给他们回礼,”

    储藏间里,此时已经塞得满满当当,全是各种干货,不说鸡鸭鱼肉这些常见的,还有晒干的山野菜、冻柿子、冻梨、野生的猕猴桃、南瓜子、剥好的花生米、鱼干、虾干、兔子、野鸡、野猪等,甚至连狼都有半只。

    还有,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找来的,连野山参都有两根。

    梅秋萍有些发愁,“这么多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冯振昌看着这满满一屋子的东西,还是有些自得,“这还着急?城里花钱也买不到这样品质的东西,你放心,金翎姑娘和义良他们,用得着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,金翎他们给客户或者关系户送礼的时候,搭上点这些东西,肯定不错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给一平寄一点吧,发航空快递,年十之前,他们应该收得到,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有带你东西,她就惦记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啊,又来!不是早就说过,好多吃的东西,美国那边拒收的。你现在还不放心吗,我们的这个儿子,其实在初的时候,就已经独立,真用不着我们替他操心,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