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叔翘着二郎腿,带着老花镜,老神在在的看报纸,突然,“哐当”一声,门被撞开,大孙子夹着一股冷风跑进来,“爷爷,又有车进来,这次是一辆小车,”

    他到窗口一看,果然,坡上下来一辆白色的小轿车,他问了一句,“哪个回来啦?”

    车窗摇下来,一人人探出头来,“四爷,是我,”

    那是原来在村里开加工坊的冯志诚。

    “是志诚啊,今天才回来?看来你这生意做得不错,买车好,但要记着,喝酒了不能开车,在村里也开慢点,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只要是开车回家过年的,他都要嘱咐一声。

    年年春节的时候,总会出一些事故。

    前天午,镇里的桥头边,一辆车没刹住,撞到了两个去办年货的人,一个还好,另一个则伤得有些重,左腿被轧断。

    昨天午,一辆巴,快到镇里的时候,传动轴出了问题,直接冲到下面的河滩上,万幸的是,这一处河滩很平,又全是砂子,车没翻,满满的一车人,只是以擦伤等轻伤为主。

    不过,本来已经回省城的郭国坚,听到了这两起事故,吓出一头冷汗,又急匆匆的赶回来,特意打电话到冯家冲,过年时,肯定冯家冲的车最多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“记住咧,”冯志诚答应了一声,“明天等家里收拾出来,我请你到家里坐坐,”

    冯志诚后来还是让父母管着加工坊,自己也出去开面馆。

    不过,有想法的就是不一样,两家面馆的生意稳定下来以后,他全部交给老婆负责,自己又找了一条生财的路子。搞水果批发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他不是村里第一批开面馆的,但论现在的收入,应该比第一批的那几家还要高。今年才有钱把原来的面包车换成富康。

    今年村里也不止他一家买了小轿车,村里还开回来两辆夏利,一辆风云,一辆赛欧,最好的要数冯宏兵。他买了一辆25L的切诺基,这两天,天天拉着一车人朝镇上跑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好起来,世面也见得多以后,村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比如,村里现在的春节,其实也有点名利场的意思,攀比得比以前更厉害。

    冯宏兵的妈妈,这两天精神就特别好。隔着几家人,都能听见她的大嗓门。

    而那些没买车的,或者还是开着面包车的,总觉得气势要低人一等,不过,他们也有可以大声说的,诸如今年又按揭了一套房子,自家孩子评上了优秀员工,或者是当上了主管……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攀比。都是没把冯一平家包括在内,那根本就没得比,对他家,大家除了感激。就是尊重。

    就连冯宏兵他妈,提到冯一平家,同样是与有荣焉,“听说他家今天又有县里的领导来?”

    还真是,年前,除了郭国坚亲自来家里拜访。县里的好多部门,如招商局、外贸局、教育局、工商税务等,至少都是副局长之类的人来他家做客,此外,各家银行同样也派人来过。

    还有县里的其它乡镇,也都派人来混个脸熟,和五里坳相邻的几个镇,来的不是镇长,就是副镇长,没办法,嘉盛在五里坳的大手笔,让他们看着眼红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来的人,当然都不是空手,所以大家都说笑,怕是到县领导家送过礼的那些人,跟着都要来他家一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年的时间有点不凑巧,除夕的这天,2月11号,刚好周一,学校依然不可能给华裔学生放假,那没办法,只有继续旷课。

    “真不跟我去?”黄静萍帮着整理领带的当口,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腊月初,加州国留学生联合会,就专程给他发了请柬,他必须得去参加除夕联谊会。

    为此,他还为这次活动开了一张两千美元的支票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的活动,不再是在留学生家里举行,而是放在湾区的一家酒店,档次固然是上去了,费用同样也不小。

    整体来看,目前国内能轻松的负担一个留学生的家庭,比例并不是特别大,如果让参会的人AA,估计会有些同学不准备参加,那又热闹不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联谊会的承办组织,针对像冯一平这样,在美国有可观收入的同学——他们只知道冯一平那本书的版权收入,以及那些家里实力雄厚的同学,征询了让他们承担一部分费用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就是聊天喝酒跳舞那些事,我还不如在家里好好写写字,”

    黄静萍这么说,其实也是在替冯一平考虑,她现在大着肚子和冯一平一起去这样的场合,总会让有些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事打电话,我尽快回来,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,你要开车,能不喝酒就别喝酒,”

    开车下山的时候,看着自家大门前挂着的那两个红灯笼,冯一平自己也觉得好笑,纯西式的建筑,配上两个传统的国红灯笼,真不是太协调。

    不过,比红对联要省事些,没辙,这在国外,要想有过年的气氛,只有装点这些老外认为是国象征的小玩意。

    联谊会始终是那样,不过,这一次因为在请柬里提了要穿正装,所以显得正规些,虽然有点装的嫌疑,但是身处其,真的感觉比那些穿着随便宴会要好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那些穿礼服的女留学生,始终是焦点,别说,确实还有几位看上去相当不错,冯一平端着一杯果汁,站在一个角落里看着,不过,这些高傲的女生,对围在她们身边的男生,好像并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尴尬的现实,如果那些男生里,有出自高官巨富之家的,这些女孩子肯定乐意,其它的,即使是同等的家庭条件下,这些女孩子,一般也会倾向于选择外国人作为自己的伴侣,十几年后,这样的状况,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嘿,一平,你躲在这呢,”李家伦端着一杯酒,带着一大群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那些人,自然都身家不错,至少看起来,不少人脸上都有一股傲气,但是抱歉,李家伦费心费力的介绍,冯一平一概都没往心里去,只是笑着跟他们握手,“新年好!”

    这些富贵年轻人的圈子,他并不是很想融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弟妹没来?”

    “哦,她在家里准备今天的晚饭,”冯一平随口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晚上不参加吗?”人堆里,有几个比较诧异,李家伦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等下就得回去,”冯一平其实真不想来,不过,这样的活动,一概不参加,也不好,现在来露个面,已经可以交差。

    “别啊一平,晚上聚餐后,我们还安排了很多精彩的活动,”他给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。

    晚上的活动?冯一平自然是猜得到大概的内容。

    一个同样带着港台腔的同学,自来熟的碰了他一下,对着场被众星捧月的几个女孩子说,“她们晚上也会去哦!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朝那边一位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生示意了一下,“怎么样,漂亮吧,只要你去参加,我保证她会跟着你走,呵呵,你那大额的版税,吸引力可不小,”

    冯一平眉头皱了一下,没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哎,怎么说话呢?”李家伦笑着说,“这些只冲着钱的,一平会看得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一个矮个子晃着酒杯说,“别看她们现在这么高傲端庄,其的有几个我知道,跟那些美国同学,随便得很,”

    冯一平咳了一下,“对不起,我得回家,你们好好玩,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走?”李家伦他们把酒杯放下,陪着冯一平往酒店门口走,只有一个人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别说,这一番动静,还真让不少女生,关注起了被他们围在间的冯一平,不过,在同胞面前,他一直很低调,还真没几个人认得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家里有事,那我们就不勉强,路上当心点,”

    这些最多只见过一两面,并不是太熟识的家伙,今天都特别客气,居然一个接一个的跟冯一平拥抱,在背上拍几下的同时,还都会说几句吉祥话。

    这好像有点反常,不过,可能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吧,冯一平想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样的举动,还多少让他感觉有些温暖。

    目送冯一平的车开上酒店旁的大道,那个留在原地的同学点了点头,李家伦一拍手,“ok,来杯酒庆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艳阳高照,最高温度达到了18摄氏度,这样的天气里,冯一平还真找不到在老家过年的感觉,他刚把领带扯下来,就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一辆警车闪着灯跟了上来,有些奇怪,这是找我的吗?

    跟着警笛响了一下,警车还是跟在他身后,还真是找他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把车慢慢的停到路边,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方向盘上,看着从警车上下来的白人警察,煞有介事的把把右手放在腰部,那儿,挂着他的警枪。

    不过,冯一平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,这刚从酒店出来,怎么就有警察临检?这不会是警察蹲点守候自己,或者是被人设计吧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