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冯一平开的是敞篷车,都省去了敲窗户的步骤,“把你的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,我需要你的驾照和登记证,”白人警察说。

    “都在手套箱里,可以吗?”冯一平朝那边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登记证原本就放在那里面,至于驾照,是在钱包里,但穿着定做的西装,身上就是放个钱包也让人感觉不舒服,一上车,他就把钱包也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标准动作和注意事项,他和黄静萍,已经被灌输了多遍,金翎、洪浩然、迈克……,都不厌其烦的跟他们说过,虽然是第一次经历,但他熟稔得很。

    因为这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在美国,警察不是人民公仆,他们把自己的人身安全,看得比你的还重,他不会替你去死,相反,如果面对可能的死亡威胁,他会让你先死。

    当他感到——是感到,而不是证明,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,可以采取“高人一级”的自卫方式。

    什么是高人一级?就是比对方暴力等级高一级的暴力方式。

    举例说,对方空手,警察可以使用辣椒水、警棍等自卫。

    对方手里有冷武器——水瓶,甚至是一张纸也算,那警察就可以使用手枪自卫。

    对方手枪,警察可以用长枪。

    对方长枪,警察会呼叫特警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一点:当不确定对方什么状态的时候,按最高方式处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,如果你不打招呼,就伸手从口袋里掏钱包,或者是从手套箱里朝外拿登记证,搞不好警察就会敏感的将其视为掏枪,然后先动手开枪。

    到这里。又有很关键的一点,美国警察开枪,不必先对空鸣枪示警,而是直接射击目标。因为美国不禁枪,鸣枪示警会暴露自己位置,招来危险。

    更致命的是,美国警察如果开枪,那就力求击毙。不会是击伤使你失去行动能力或者威胁什么的,道理同上。

    所以,对握着枪的美国警察,一个不小心,真的会招致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而且往往是死了也白死。

    “可以,慢点,”

    那个警察视线始终不离他的手,现在右手已经握住了枪把,因为在美国这样的一个枪支泛滥的国家,好多人都会选择把枪也放在手套箱里。

    说起来。这个时候,那个警察其实比冯一平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冯一平虽然很想去靶场玩玩枪,但那玩意,他是没买的,自然拿不出来,

    “警官,有什么问题吗?我怀孕8个月的女朋友,一个人在家,我急着回去,”把证件递过去的时候。冯一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呆在车里不要动!”警察冷冷的撂下一句,拿着他的证件朝警车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又有动静,一辆福特停在警车后面。上面下来一个壮实的白人男子,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黑人警察手按按在抢上,对他喊,“先生,请你呆在原地,不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那是我的安全助理,”冯一平叫道。

    911之后,布坎南找来一男一女两位接受过要人保护训练的退役士兵,取代了原来配置的那两个不专业的安全助理。

    跟着冯一平的这一位,原本就是从特种部队退役,只要他一离开家或者学校,就始终驱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警官,那是我老板,请问有什么问题?”欧举着双手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呆在原地,”白人警察把证件递给他的黑人拍档,让他去查证,自己对着欧喊道,看样子,他下一步就要拔出枪来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”欧站在那不动,“老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联系布坎南和律师,”

    布坎南今天刚好在旧金山市区,如果真有麻烦,他们来得快。

    “警官,有什么问题吗?我真的急着回家,”既然警察不说是什么事,冯一平主动问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走回来的白人警察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任何问题!”冯一平肯定的说,这哥们好像是在诈?

    但冯一平清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,没超速,没闯红灯,没开车打电话,雅俊的状态也很好,没有转向灯不亮之类的毛病……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你非法持有违禁品,现在,请你下车,双手抱在头上,我要搜查你的汽车,”

    果然是有事!

    冯一平非常恼火,这是谁在设计自己?

    “不,我拒绝任何搜查,我也不会再回答你任何问题。”冯一平握着方向盘不动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在美国,可能是常见的事,但是,在大年十的这天,被警察喝令双手抱头,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那几位在跟他讲和警察打交道的注意事项时,同样也跟他说了自己的权利。

    就是不说,他也知道,因为即使在国内,警察也不能无故、没有搜查令就搜查你的车,那一向自诩民主********的美国,更不应该有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点他还真知道,自己有权拒绝眼前这个警察的要求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过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。

    那个案子里,因为事先没有拿到搜查令,所以警察翻墙到辛普森家里,翻出来的那些重要的证据,被法院依据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,判作无效。

    这个第四修正案全,他不清楚,他只知道,没有搜查令,他有拒绝警察搜查的权利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说了这句话,警察即使后来强行搜查,哪怕查出了毒品,也都属于非法搜查,这些证据在法庭上,会大打折扣,甚至是无效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警告你,如果你肯配合,我保证将来法官会从轻处理,如果你拒不合作,小事也会成为大事,”

    这话,冯一平听了嗤之以鼻,岁的小孩子也许会信,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在美国,宪法赋予了警察撒谎的权利,这可以说是讯问策略,或者是警察欺骗,总之,他现在说的这些话,和本山大叔一样,都是忽悠你。

    目的只有一个,诱导你同意他的搜查。

    冯一平依然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呼叫K-9(海关安检、缉毒、搜暴、救援等)的警犬前来检查,你确定要我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我车上会有毒品吗?警察的这话,透露了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这是威胁。

    同时,这种方法,也是警察可以合理合法的搜查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比如,他认为你车上有毒品,或其他违禁品的时候,你不配合,他会呼叫警犬支援,如果警犬闻到了味道,不管你允不允许,他都可以搜查你的车。

    冯一平依然呆在车里,一言不发,这样的状况下,同意搜车,天知道会搜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黑警察,那个国家都有,司法**,也不是少数国家独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乔治,”那个黑人警察拿着冯一平的证件走过来,拉了一下自己的搭档,这个留学生,不但看上去身家不菲,而且就冲目前他的应对来看,不是好糊弄的,“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叫乔治的白人警察完全不听,甚至听搭档这么一说,他跟来劲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个坐在豪华跑车里,衣着考究的亚洲年轻人,伸手打开车门,去拉冯一平,“你,出来,蹲到地上,双手抱头!”

    “嘿,你们干什么?”那边,已经打完电话,乖乖的站在原地的欧,见到这一幕,马上朝这边走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你留在原地,”黑人警察又去阻止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酒店宴会厅的落地窗前,李家伦拿着一杯酒,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“你们看,那被警察拦住的,是冯一平吗?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