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,以后也能跳,东西,以后也能吃,但是这热闹,错过一场就少一场。

    “他那是什么车?劳斯莱斯还是宾利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就连李家伦听了这话,也无力吐槽,歪楼,真是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这时候,歪歪楼也挺好,“那是宾利,”他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真看不出来啊!”

    是啊,宾利的敞篷车,肯定不便宜,应该不比那些家里很牛的同学,今天开过的,那些和他们本人一样骚包的法拉利保时捷等便宜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一想,冯一平就那本书,得拿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他那书,现在已经在几十个国家出版,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,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参与的人很多,毕竟就是对那些二代来说,这也是一个叫人很羡慕的成绩,自己能赚钱,总比自己老子能赚钱或者能捞钱,更值得显摆。

    “哎,后面停来的这辆车是干什么的?那个人走过去干什么?”又有人问。

    看了欧和冯一平的互动,李家伦也很诧异,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情况,“这个,可能是他的保全人员?”

    “是吗?不是吧!”

    这里有不少家里当官或者有钱的,但是配保镖的,一个都没有,所以他们打心眼里不相信那个低调的冯一平,会有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在这干看着?”说这话的,是一个漂亮的女留学生。也是之前李家伦那伙人,说在美国同学面前,很随便的那位。

    不管那传闻是真是假。至少她现在,是头一个把话说到点子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女孩子们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那些男同学好像才想起来,只呆在这做看客,好像并不妥当。

    就在联谊会开始之前,那个让大家鼓掌叫好的讲话里,不是说大家在国外,要团结一心,互帮互助,一人有难。众人协力的吗?

    “对,走,去帮忙,不能让这些警察乱搞种族歧视,”大家这才幡然醒悟,朝酒店外面走。

    其实,还真有不少人,特别是男生,真就想在这干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先联系律师,”李家伦他们留了。

    见周围没几个人。他和旁边的小伙伴们,这时都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,一个人还握拳“耶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李家伦连忙制止,“我们也出去,”他整理了表情,带头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一出门,他就看到那些同胞,这会都站在门口,望着天上,意识的问了一句。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随着轰鸣声。天上,两架直升机一前一后的飞过来。看样子,目的地就是冯一平被截停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的一架直升机上,喷有大大的旧金山警察局的标记,这,他也有点愣,看了一眼之前那个留在酒店里的同学,“闹这么大?”

    那人也很无助的耸肩摊手,表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本来只是找人帮个小忙而已,现在这发展的,好像有点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而这时,警察乔治的手,刚刚搭上冯一平的肩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布坎南现在真可谓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庆幸选择了现在的工作,要是和其他人一样,留在华盛顿做个说客,哪能像现在这么畅快。

    说客要听老板的话,又要看游说对象的脸色,收入虽然不错,但是那工作干着,绝不轻松,他知道国会山上的那些老爷们,有多难搞定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到哪,都能跟实权大人物见面,甚至比他以前在参议员办公室时还要容易,毕竟那会,多少还有党派之分,而且以他那时的身份,这些人物也不是他相见就能见的。

    现在每次和这些实权人物见面之后,他总是能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,一方面,是因为他在国会山那个大圈子里,浸淫过那么多年,自身能力不错,另一方面,是r这个项目确实好,而且到目前为止,这个项目基本是免费为大众服务的,他说起来也有底气。

    能和这么多实权人物打交道,而且留好印象,这也是他谋划竞选公职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布坎南今天到旧金山,是专程拜访旧金山市政府的各安全部门,探讨如何更好的利用r,促进社区的安全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这个会议,变成了一个联席会议,连fbi旧金山地区办公室,也派人来参加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自然让布坎南感到振奋,正舌灿莲花的向在座的各强力部门,介绍r能给他们带来的益处,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目前在纽约市,我们网站的用户,提供的一些信息,给了相关部门不少支持,”他笑着看了看手机显示屏,本准备摁掉,但发现是欧来电,那肯定是跟冯一平的安全相关,马上连一丝犹豫也没有,“不好意思,我得接这个电话,”

    听那边说完,他渐渐的变了脸色,“抱歉诸位,我得终止这个会议,我的一位朋友,也是公司的股东,正在市郊被两位警官无故临检,他们还要强制搜查他的车辆,抱歉,我得马上赶过去,”

    他的随员帮着收拾他的东西,弯腰对一大群面面相觑的警察探员说,“对不起,”

    那边布坎南已经拨通了律师的电话,“弗里蒙特,你现在在办公室吗,你事务所的直升机还在吗?好,我五分钟后到,”

    “布坎南,你的朋友,我们认识吗?”参会的旧金山警察局副局长哈特曼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认识,蓝海战略这本书,想必你们部门也学习过,就是他写的,”布坎南说完,匆匆的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是他?

    过了一会,副局长哈特曼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声,“安排直升机,我也去看看,”

    不好不去,那个弗里蒙特和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,旧金山警察局的人都知道,因为他们,是最给旧金山警察局添堵的律所。

    替不少嫌疑人辩护成功不说,还代理了不少起诉警察局的案子,没让警察局少出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留学生讶异的目光,两架直升机一前一后,间隔上百米,降落在现场附近。

    那架民用直升机上,来个人,都低头弯腰,急匆匆的朝冯一平车那里跑,其一个提着公包的年男人,马上对在冯一平车边的那个警察说了几句什么,那个警察悻悻的松开搭在冯一平肩上的手,不过,看样子并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但是,另外一架直升机上来的几个警官,朝他一招手,他就按着帽子,乖乖的跑过去,那可是副局长大人。

    李家伦他们一看,这个冯一平,好像不像他们知道的那样,只在内地有些生意,在美国,居然也如此吃得开,看来这,好像玩大发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