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冯,你没事吧!”布坎南问,

    “没事,谢谢你们,谢谢你,弗里蒙特,”

    大律师出马,就是不一样,一张名片递过去,几句话压过去,牛哄哄的乔治马上服软,虽然嘴里还说要拘捕冯一平,不过,谁都看得出来,那就是他嘴硬而已。??

    “冯,具体怎么回事?”弗里蒙特问道。

    冯一平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,“我现在有两个要求,一,不同意他搜查,二,不会去警察局,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,”弗里蒙特心里有了底,要么是这两个警官种族歧视,选择性临检,要么是他们收到了匿名线报,说冯一平身上有违禁品……,总之,冯一平完全没有任何过错。

    “冯,去警察局也没事,他们不能拿我们怎么样,”

    在美国,去警察局协助调查,或者被逮捕,这并没有什么,逮捕并不代表你有罪,所以不用害怕警察逮捕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不,”冯一平坚决不同意,不说兆头什么的,今天可是大年十,没事谁特么愿意进警察局,“今天是国的春节,对我们很重要,另外,我女朋友还在家里等我回家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先等一等,我去找他们交涉,”

    另一边,副局长哈特曼叉着腰对乔治说,“他身上可能有大麻?serious1y?因为一个这样的匿名线报,你就要强行搜查?”

    乔治其实还打了埋伏,准确的说,这还不是匿名线报,而是一个朋友的托付。№◎网?  -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个原因,你别指望局里找法官给你批搜查令,你也别让局里跟你一起,卷到麻烦里去。”

    在毒品里,大麻有点特殊。

    大麻这玩意,在美国其实真挺普遍。绝大部分大学生应该尝过,比如,现任总统小布什,就毫不避讳他大学时吸大麻的经历。

    往前推四十年。那会大麻是合法的,后来被归类到毒品去,但是,美国国内不少地方,一直在推动大麻的合法化。加州就是其之一。

    加州已经在96年,成功的通过议案,让医用大麻合法化,现在不少人,正在推动通过娱乐大麻合法化的立法。◎  ?№№№?

    当然,不管怎么样,这都是毒品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冯一平的车里,或者衣服上,能闻到大麻的味道也好办一些。那就是间接证据,现在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,这样就搞出这么大阵仗,要是后来没搜到呢?警察局该赔多少?

    要是一个穷留学生,哈特曼当然理都不理,但对方是一个可以随便花高额律师费,而且在美国的政商两界,都有着不小名气的知名专家学者,那就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麻烦已经来了。哈特曼难过的看到,那个弗里蒙特一脸严肃的走过来,碰上这个家伙,就没什么好事。何况以见到自己的时候,这家伙脸上多少还有点笑模样,他现在的脸色,则是像局里外墙上的花岗岩那么硬。

    果然,弗里蒙特以过来,就非常公式化。非常流畅的说,“乔治警官,我将代表我的当事人,控告你种族歧视,选择性执法,滥用职权,并威胁恐吓我的当事人,”

    他这些话,一多半,其实是说给哈特曼听的。

    “我同样会让检察部门控告你的当事人,”乔治硬气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局长大人打断,“youshutup!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下属执法过程可能的猫腻,哈特曼这个同样是从基层干上来的人,心里门清得很。

    关键是,你要把这事办成了铁案也好,现在好,屁的证据没有,偏偏还这么嘴硬,这是要让警察局为你的愚蠢和无能背书买单吗?

    作为副局长,哈特曼这会不好去见还是嫌疑人的冯一平,他把布坎南叫过来,个人到一旁商量,“大家都没什么事,要不你们让你们的朋友回家,我让我这边的人收工,如何?”

    布坎南这会不好表态,弗里蒙特马上说,“局长,我的当事人,没有任何过错,当然应该回家,但他的合法权益,已经受到了侵害,因此,我依然会起诉那两位警官种族歧视及不当执法,以及滥用职权,”

    “这样,”哈特曼揉了揉额头,在美国,种族歧视这顶帽子,谁都戴不起,就和纽约的法拉盛一样,旧金山的华裔可不少,“我向你承诺,会让内务部调查这次事件,追究乔治他们的责任,另外,我亲自向你们的朋友道歉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然后再过一段时间,出一个两位警官忠于职守,并无过错的调查报告?得了吧,你们的内务部要是这么管用,还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出现吗?”

    布坎南不好说,弗里蒙特则没有这些顾忌,说起来,一点情面都不留,“我坚持起诉,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一心想着多拿律师费好吗?”哈特曼说起来也不客气,“一定会给你的当事人一个交代,这是我个人的承诺!”

    乔治这样一个小小的警司,对他一个副局长而言,真不是事。

    布坎南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弗里蒙特见了,“好,我相信你个人的承诺,不过,我想我需要征求我当事人的意见,”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冯一平还是比较满意,美国的体制,让这个警察局副局长,也不可能当场追究这两个惹事小下属的责任,具体怎么处理,要等内务部门的调查结果。

    相信以弗里蒙特的名气和能力,这个结果,会是个让人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意识到,自己也有疏漏,在这个异国他乡,现在有了条件,本来就应该,也很有必要搞好和本地警察局的关系的,但自己没做。

    比如,如果你向警察局捐赠,就可以得到一枚资助人身份的不干胶标签,这个标签,可以贴在车子的玻璃上,在和警察打交道时,多少也会有点用处。

    虽然不可能让他们对所有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一些轻微的违章,小事化了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你捐一笔能让大多数警察都能记住的款项,今天这样的事,应该就不会生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