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冯先生,我代表旧金山警察局向你致歉,很抱歉给你带来的不便,请你相信,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这次事件,如果他们两位在临检以及临检的过程,有任何不当的地方,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。∈♀,”60多岁的哈特曼,诚恳的对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虽然讶异于冯一平的年龄,但在实力面前,年龄和肤色,都不是问题,他还有些庆幸,这个年轻人,还有一个学者的身份,修养也好,知道进退得失。

    换作其它年少有为的年轻人,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加上一些无良律师在旁边煽风点火,怕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哈特曼局长,虽然今天这件事事,是一个让人不太愉快的遭遇,但我相信这只是个别事件,我对你本人,及湾区的警察们,非常钦佩,正是因为你们卓有成效的工作,才有湾区这么良好的治安环境,为此,我个人想向市警察局基金会捐助一笔款项,弗里蒙特,麻烦你帮我处理相关事宜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冯,”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,我先代表局里的所有同仁,向你表示感谢”哈特曼握着冯一平的手,笑着说,虽然冯一平在这个节骨眼说这样的话,好像有些别的意思,但是,这并不影响哈特曼笑得比之前更真诚。

    有钱拿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这样多好,局里不但没麻烦,也不存在可能的赔偿,还多了一个慷慨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布坎南也高兴,door网站,当然也需要警察局的帮助,不好闹得太僵。综合来看,为今天这样的事就起诉警察局,确实没必要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是在哪,总是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对手多堵墙。

    眼下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除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那两个警察。

    刚才还牛气冲冲的乔治,现在则是另一番境地。

    副局长哈特曼和冯一平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,他的脸色就有多灰败。

    其实,在看到那个斯坦福学生证的时候,就应该收手的,他心说。

    在那里读书的家伙,就没一个简单的,而且,这小子还读的还是商学院!

    而那个相对温和的黑人警官。感觉更挫败,看着那边现在一脸沮丧的乔治,特别悔恨,早就想调换拍档,怎么就一直没跟队长说呢?现在好,成功的受了他的牵连。

    副局长身边的一位警官走了过来,“做事要看对象,”他冷笑着摇摇头。“你们两个,现在回局里。向你们的队长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乔治低着头蔫蔫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今天也算阴沟里翻了船,只听说对方是一个国留学生,就把他归到好对付的那一对人里去,没有再了解详细的背景,说来。还是怪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亚洲小子,和副局长依然相谈甚欢,他也猜得到,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果然,一回到局里。以前关系不错的的直属上司,就冷冰冰说,“你们马上向内务部报到,在这件事调查清楚之前,局里决定,暂停你们的职务,”

    这个受到池鱼之灾的队长,再也不复原来的亲切,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,“出去之前,留下你们的警徽和配枪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酒店门前的人,原以为冯一平免不了要去警察局一趟,搞不好今天还保释不出来。

    等看到那个警察准备把他从车里往下拉的时候,还想着他免不了要吃点苦头,要知道,对他们这些华裔,山姆大叔的警察执法起来,可不太明,何况冯一平摆明了不配合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就在他们从酒店宴会厅,走到门前的这短短几分钟内,随着两架直升机的到来,事情就发生了大逆转。

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就看着原来被警察讯问的冯一平,和那个从直升机上下来的警官把手言欢,然后,警车带着之前的那两个警察,灰溜溜的开走,之后,警察的直升机也飞走,而冯一平却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哦,他现在带着几个人,看样子是驱车回酒店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女留学生们很雀跃,这样的事,看了真提气,而且那个低调的学弟,看起来实力真不一般哦,何况他人也长得精神。

    男留学生那边,则是另外的一番境地,不管是家里有钱的,还是有权的,到了美国这,虽然可以花天酒地,肆意挥霍,但是在和警察打交道的时候,谁不是陪着小心?

    虽然这也是个明智的选择,但是哪有冯一平处理得这么风光?

    不过,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,看着回转的冯一平,大家都很人情,不少人围上去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大家的关心,刚才有点小误会,不过,已经弄清楚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我想跟诸位合影留念一张,大家不反对吧,”

    “好,好,”有些人听了他这样的要求,居然有些很荣幸的感觉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留学生还关切的迎过来,“他们没怎么你吧?”虽然季节已经是冬天,但那眼里,满是秋波在荡漾,这样该低调就低调,该拉风就拉风的男人,太有吸引力了有没有!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一点小误会,”冯一平笑着停住脚,刚好避过那些女孩子,把西装外套脱下来,递给弗里蒙特,“你帮忙处理一下,”

    他早就注意到,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口袋里,应该被放进去了一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的,”弗里蒙特马上注意到了那个稍微有点凸起的口袋,“我会交给专业人士处理,”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这样的话,让一些人心情很忐忑,有人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的手,那东西上面,可是有自己的指纹。

    “家伦,来,我们一起吧,”冯一平笑着邀请有些不太自然的李家伦,“还有,各位兄弟,一起呗,”他笑眯眯的,却不容拒绝的,对之前很亲热的跟他道别的那几位说。

    “一平,你没事就好,我刚刚还联系我的律师呢,”李家伦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关心,我没事,不过,有些人会有事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你没事吧,这脸色看起来怎么不大好?拜托,我都没吓到,你们在旁边看着,反倒吓到了吗?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