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嘿,是,那两个滥用职权的警察,肯定会有事,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吓到,只是是有点惊到而已,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平,你隐藏得很深啊,居然有这么大能量,”那些家伙,马上嘴八舌的扯开话题。?

    “哪有,也是被逼的,平常的日子还好,但这大过年的,谁愿意无缘无故的去警察局走一趟,你们说是吧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大过年的去警察局,确实不吉利,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呢,一向与世无争,与人为善,脾气挺好,但要把我当软柿子捏,就像刚才的这两个警察一样,无缘无故的跟我为难,那也别怪我不客气,”

    冯一平依然笑着,“我不惹事,但也绝对不怕事,相反,为了以后少有些类似的麻烦,对那些主动招惹我的人,我都会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,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音,“悄悄告诉你们,那个刚才坚持要逮捕我的白人警察,很快会丢了饭碗,对了,这是旧金山警察局副局长——就是直升机上下来的那个,私下里保证的,大家不要声张哦!”

    这一下,笑得勉强的人更多,事先谁说这是遇事会淡然处之、温驯的小绵羊?这明明是睚眦必报,凶恶的大灰狼好不好?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,冯一平全都看在眼里,“布坎南,拍清楚点,多拍几张,”他大声说。

    这下,不怕没记住名字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追究今天究竟是谁动的手脚,因为没那个必要,有嫌疑的这几个,他一个个都不会漏掉,必有后报。

    看着冯一平的笑,李家伦突然很心虚,这好像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,“一平,家父也做点小生意。主要是服装,每年在广告上的投入也不少,前沿杂志社是你的吧,如果我找你要广告位。你能不能给点折扣?”

    呵呵,这么快就服软,不过,有些事,做了。就要得到教训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既然是你先挑事,那这事怎么结束,肯定得按我的方式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,这我真做不了主,你可能不知道,杂志社从创办的那天起。我就很少过问,都是包总在负责,他好像素来对广告客户很挑剔,都要求是世界知名的品牌,要么就宁愿空着广告位,据我所知,服装方面,一般都要求是奢侈品牌子,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李家伦努力挤了好几下,总算挤出点笑来,送脸给人打,总不是件愉快的事。另外,这也是冯一平拒绝了他伸出的橄榄枝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周围的伙伴,和那些女留学生异样的目光,他解释了一下,“我家在深圳的工厂。有为一些奢侈品服装代工,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,那挺好!”

    到现在,对李家伦,冯一平也是忍耐到了极点,不想再跟这些把心思没用在正途上,整天琢磨着窝里斗的家伙敷衍。卍卍?卐

    香港的这些以世家自诩的家伙,真的只是那么回事,在他们曾经的主子以及主子那些盟友国度里的人面前,像只温驯的小绵羊,只敢针对本地人,以及内地的同胞。

    不过,这好像也是有传统的,就连香港牛气冲天的一等豪门家的二公子——他同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,最后用钱打的那个为他生了个孩子的对象,也只是香港的一个小明星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都认为自己出身高贵,但就连玩明星这样的事,也没说有种去泡个好莱坞,或者日本和韩国的。

    也许,只有在香港那块小地方,以及尚未富起来的内地同胞面前,才会以明和高贵自诩,自信心和优越感爆棚。

    所以,冯一平现在宁愿跟那些女孩子们叨叨,也懒得跟这样的人废话,“样品啊?好像杂志社真收到了不少做广告的奢侈品样品,主要是衣服和包,不过,我对这方面真没研究,好多牌子都不认识,”

    不过,他马上就为自己的这个仓促的决定感到后悔,奢侈品牌的包包和服装,对一些女孩子来说,那也成了信仰,而且是狂热的信仰……,冯一平不得不大声澄清,“都是男士的,”

    前沿这样严肃的政经类读物,女性读者自然是少数,那些目标市场是女性的奢侈品品牌,自然也不会花大价钱在它上面打广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?和爸妈做的味道差不多吧,”

    晚上,对着满满一桌子的家乡特色菜,冯一平邀功。

    黄静萍一一尝了一遍,“是不错,只是,怎么好像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是少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过年这样的事,好像还是要在爸妈家里,听着外面的鞭炮声,领居家菜刀剁在砧板上的响声,在吃之前,郑重恭敬的祭拜一下祖先,一家人再围在一起,热热闹闹的,才有气氛,才有感觉,才像过年,才叫过年,而他们俩现在,这也就是隆重一点的吃餐饭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口袋里的东西,目前还没出结果,另一件事,先被冯一平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旧金山还是大年十,香港,已经是初一。

    虽然是假期,多年养成的老习惯,让李睿远依然十分关注全球各地的股市行情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关心这些好像也没用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小老板,太稳重,这不能做,那不好做,只能按他的指示,慢慢的从流通市场上,吸收一些他认为回报会不错的公司的股票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太平淡,李睿远都觉得,自己不像是搞投资,搞证券的,反倒像那些按部就班的公务员一样,没有一点激情,再这样下去,自己怕是都要废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力求让自己保持着良好的状态,怎么说,金融公司,也是目前集团里,唯一对冯一平直接负责的子公司,这样的安排,说明小老板对这一块还是很重视的,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让自己披挂上阵呢?

    这时,邮件提示音响了起来,他顺手点开一看,居然就是冯一平来的邮件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刚拍的合影照,里面有不少人被标注了出来,小老板交待,需要查清他们的背景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叫李家伦的不用查。

    冯一平听李家伦说过,他们家,在香港也算个小家族,有一家上市公司,而这,也是冯一平给李睿远的任务,打压他家公司的股价,至少要压下去成,一定要让李家伦的家长大出血,让他们在知道缘由以后,会后悔生了李家伦这么个儿子。

    同时,金融公司还要获利。

    李睿远没想问为什么,看到这个,他一点没觉得麻烦,反而兴奋起来!

    终于给了自己一个挑战,这才对嘛,这才是圈子里的主流嘛!

    希望其他被圈起来的那几个人,家里也有上市公司才好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马上兴冲冲的通知那些手下,“兄弟们,我们终于有了真正的任务!”

    电话里,顿时传来一片鬼叫声,分分钟上千万买进,分分钟上千万卖出,这样热血刺激又紧张的生活,才是他们期待和向往的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