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穿着棒球服,急匆匆的走进学校旁边的一家西餐厅,今天午,是他和谷歌的那两位见面的时间。卐?¤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家高档餐厅,没办法,高档西餐厅有自己的骄傲,对顾客的衣着有要求,那两位才懒得费事脱下平常常穿的休闲衣服,换一身正装去吃饭呢。

    就隔着五个身位,欧也走进餐厅,这是那天的事情之后,金翎以及布坎南强调过的,对冯一平个人,新的保安规范。

    角落里,那两个后来知名的亿万富翁,广大青少年的创业偶像,一个穿着卫衣,一个穿着蓝格子衬衫,好像在争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争论得很投入,冯一平都走到了桌边,他们才反应过来,佩奇站起来笑着伸出手,“不好意思,冯,”然后眼睛不自觉的又看向冯一平身后,“你别误会,这是我跟布林日常的相处方式,这是布林,这是冯,”

    “你好,冯,很高兴见到你,”布林笑起来,有几分阴柔,“你放心,我们真不是争论,而是分别陈述自己的观点,”

    和佩奇一样,现在的布林也年轻得很,没有留那些骄傲的胡子,头好像也没有后来那么卷,蓝格子衬衫配白体恤,很青涩,也是一个很帅气的犹太小伙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是一个杰出的工程师,但初次见面就看得出来,在社交方面,他比佩奇出色。

    联合创始人经常不为公众所知,也被历史遗忘,比如,我们都知道乔布斯和扎克伯格,但是谁知道乔布斯在苹果的另两位联合创始人,以及扎克伯格在facebook另外的四位联合创始人呢?

    而在谷歌,这是一个例外,大家不仅知道佩奇,也都知道布林。№◎网?  -

    纵览谷歌的成长和展史,佩奇自然是核心人物。可以说谷歌就是他的造物,布林只是帮手,但是,布林的外向。也是谷歌,以及佩奇所必需的。

    在战略和品牌管理,以及协调谷歌和其它公司关系方面,布林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这样的相处。很有激情,”冯一平好容易想出来一个词。

    他不太了解谷歌,所以他就不知道,这两个家伙不但自己常常论战,也鼓励甚至挑动公司里的员工之间,就他们提出的问题生论战,这后来还导致了一些不好的后果。

    谷歌其余的那些高管之间,可不像他们哥俩这样,基情满满,怎么争论也不伤感情。激烈而不留情面的论战,导致谷歌很多高管之间的关系,非常一般。

    佩奇没有废话,冯一平一落座,他就马上开门见山的问,“冯,关于云计算,我们总觉得你有好多后续的想法没有完整的叙述出来,对吗?”

    这孩子,我这连菜都还没点呢!

    “那么。你们关于搜索,是怎么定义的?或者说,搜索里,可以包含哪些内容?”冯一平反问道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。就已经定好了策略,跟两个天才的工程师讨论专业方面的问题,不是他的强项,特别是那其的一个,还是世界顶级的偏执狂,问题肯定是一个接一个。  你准备的再充分,总会有回答不上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目前,我们想把整个互联网都搬上去,把所有的图书都搬上去,还有个项目,我希望将来把所有的城市,都能搬上去,现在我自己已经拍下了公司附近所有的街景,设想的最终目标是,将来,任何人,任何时候,都可以通过网络,浏览任何地方的街景,”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谷哥街景的雏形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天才的想法,”冯一平夸了一句,“不过,我个人认为的搜索,不应该仅仅只包含这些方面,”

    这真的有点班门弄斧的意思,桌上的那两个听了他的这话,马上进入了日常的论战状态,连布林也一样。

    拜托,我们现在做的,可是世界第一的搜索引擎。

    “如果要给我心目的完美搜索下一个定义,那么,它应当是立体的,它应当理解你的任何需求,它也能理解世界上的一切,并提供给你所需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如何才能震住他们?就是把谷哥将来会研的所有产品,都说一遍,那也没什么,顶多会让他们觉得你是个同道人而已,你应该说得更远,更宏观一些。

    佩奇看了一眼布林,表示不太明白冯专家说的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好吧,理工男听这样的话,确实有点费力。

    冯一平拿出自己的手机,“根据摩尔定律,或者是摩尔预测,总之,在不久的将来,应该能实现这样的目标,那时,我们所用的手机,可能还是这么大,但是,它的性能,可能会比现在的一些高性能计算机还要优秀,”

    这倒是可以期待的一件事,两个未来的偶像加富豪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“同理,到那时,我们会开出所有的适合在这些终端上运行的程序,”

    这同样不是问题,他们两个,本来就是这方面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那么,到那时,我们的一天,可能是这样的,”冯一平坐直身子,望着虚空,挥着手说,“早上,我睁开眼睛,按下手机,或者是同样性能卓越的手表,它马上自动开始搜索,先,是适时天气,今天有点冷,所以它会自动启动室内的空调,因为有些干燥,它会同时启动加湿器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开冰箱,现牛奶不够,冰箱就会搜索你的无人驾驶汽车,通知它带着机器人,到附近的商店,买一些牛奶回来,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对于一些人来说,无异于痴人说梦,但对另外一些人,比如像佩奇这样,想着登6火星的家伙来说,那真的是又说到了他心坎里,而且是想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布林还好,佩奇现在,就像孙悟空初听菩提老祖讲经说法一样,打开了他一直向往的那扇窗,简直高兴得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“离家时,你一关上门,灯光和空调,马上关闭,另一些,则开始工作,比如,扫地机器人,”

    “当你打开车门,你的无人驾驶汽车,已经搜索了适时的路况信息,综合数据库的历史信息,在显示器上设计了几条可行的路线供你选择,有距离最短,有时间最短……,”

    “午,当你还在工作的时候,你的手机或者是手表,或者是其它终端,搜索了你的邮箱和日程安排,会提醒你,是时候去会议室开会,”

    “午餐时间,如果你没有预定,它会搜索附近的餐厅,或者,是你以前曾经光顾并称赞过的那些餐厅的上座情况,再次给你提供几个选择,”

    “下午,它又会出提醒,是时候去机场,同样,提醒你的同时,它已经搜索了地图和航班信息,以及从公司到机场的路况……,”

    冯一平的策略非常正确,哪还有问题?对面的那两个人,成功的被他带入到对未来的畅想去,原来,搜索居然可以有这么多方向?

    冯一平所描述的这些未来,虽然以目前的手段来看,有些难以实现,但也绝不是异想天开,不切实际,至少,比佩奇一直想要做的登6火星,要容易实现。

    “这,就是我所认为的未来,或者说,是我所认为的完美搜索,”冯一平为自己的这一番演讲,划下了句点,并回到最初的问题上,“我提出的云计算,正是保障这样的场景,能够得以实现的一项基础技术,”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得到一点相应,那两位,这会跟他之前一样,望着虚空,好像要望进未来一样,当然,是冯一平所描述的那种未来。

    “嘿,两位,”冯一平在他们眼前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佩奇,马上紧紧握住冯一平的手,这一次,他没有看向其它地方,激动的盯着冯一平说,“加入我们吧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