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者此时正把笔记本放在大腿上,全神贯注的写新计划,刚才和冯一平的谈话,给了他太多的启发,得抓紧记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,你说什么?”跟着的话表明,他刚刚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“就今天的谈话,我想这两天就写一份公司的发展战略,到时请冯帮着修改和完善,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不是说得太早?他可还没有同意呢,”

    “他会同意的,”佩奇又表现出精明的一面,“你想想,冯收购和投资的那些公司里,和电子地图有关的就有两家,他已经在为实现自己的目标而行动,”

    他们决定跟冯一平会面,自然不会不做一些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“而在搜索领域,谁又能比我们更优秀?”

    这倒也不是自夸,谷歌并不是没有竞争对手,比如,inktoi,但是,自从在2000年,谷歌从前者的碗里,抢下来雅虎这个大客户之后,这个搜索界的前辈,已经被他们迅速的甩在身后,其它的一些同类型的公司,更不是谷歌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另外,如果他对合作没兴趣,怎么会向我们说起他的构想?”

    在熟识的人面前,佩奇虽然依旧比较自我,有些专横,但却完全不是外人心目的那个不善言辞,甚至有些腼腆,呆板的工程师形象,他反应敏捷,而且很睿智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,”布林有些无奈的说,“只是,你确定这事我们不需要先跟施密特商量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”佩奇合上笔记本,狠狠的在车窗上砸了一拳。

    去年8月份,埃里克施密特,正式取代佩奇。出任谷歌公司的CEO,这一决定,是控制狂和偏执狂的佩奇无奈接受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们在接受红杉公司和KPCB投资时,必须要同意的附加条件。

    在99年。因为飞速增长的用户规模,谷歌需要大笔资金来购买更多的设备,招聘更多的员工,但当时,他们甚至还没有赚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而且。在寻找投资商的时候,佩奇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苛的要求,他和布林要保持对谷歌的绝对控制权,也就是要保留公司的大多数投票权。

    这样的条件,让很多投资公司望而却步,最后,红杉和KPCB同意了这个先决条件,共同给他们投资2500万美元,占股9%。

    但他们同样也有一个附件条件,要对他们实行成人监护。具体说,就是佩奇的CEO一职,应当由一位富有经验的人来担任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硅谷的那些知名的风投公司,为了保护自己投资的安全,以及未来的收益,惯用的手法——好像后来的FACEBOOK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不少年轻人,是富有创造力,但是,经验的欠缺,始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硬伤。

    在刚成立公司的时候。他们也许能把公司管理得紧紧有条,但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,此时的管理,对这些天才的工程师。也是一个挑战。

    况且,佩奇时年仅26岁,年轻,就难免会有些热血,有些冲动,有时会考虑得不够周全。他应该将主要的精力,放到擅长的产品开发上,把管理工作,交给专业人士来担当。

    当时迫切需要那笔钱的佩奇,同意了这一条件,但是,后来还有反复,在那笔投资,全都变成新增的设备和员工,不可回收以后,他适时向投资商表示了不同的意见,“我和布林,能够把公司管理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是很没有契约精神的反悔了。

    但是投资商并不这样认为,总之吧,就这样反复了不短的时间,间,投资商安排佩奇和硅谷其它知名的高科技公司CEO见面交流,总算让他勉强接受了可以聘请一位CEO的意见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下,佩奇当时的意见是,如果必须请一位CEO,那乔布斯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呵呵,这显然是不现实的,虽然此时的苹果,并不是后来那么牛的苹果,但此时的谷歌,同样不是后来那么牛的谷歌,就是和此时处在最低点的苹果相比,当时的谷歌,从各方面看,都还是个小孩子,请不来乔布斯那尊大神。

    到去年月,终于定下来接替他CEO一职的人选,诺勒公司的CEO埃里克施密特。

    佩奇之所以能勉强接受,因为这个施密特,曾经也是一个工程师,参与过JAVA的开发。

    总之,去年8月,施密特正式上任,所以,布林的顾虑,也是对的,这个层级的人事安排,应该要取得施密特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应该也不是问题,相信如果和冯谈过之后,施密特也会赞成你的决定,”布林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和佩奇他们俩不一样,埃里克施密特总是穿着考究的西装,头发也打理得一丝不苟,很符合大众心目大公司高管的形象。

    他比谷歌的两位年出生的创始人年长18岁,80年代初毕业于伯克利,从业经历丰富,在这两个小伙子面前,始终表现得很自信而又温和。

    “这位冯先生,我知道一些,我看过他的那本蓝海战略,也知道他不久前提出的云计算概念,应该是个不错的年轻人,”

    听了佩奇的要求,他说道,“只是,据我所知,他好像才20刚出头?聘请一位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做我们的首席战略顾问,是不是妥当?另外,如果我没记错,他好像就读于商学院,并不是一位工程师?”

    “想法比年龄重要,”佩奇反驳道。

    但对施密特的后一个疑问,他却不好回答,公司的所有人都知道,他对那些非工程师之外的人,有多不待见。

    就是哈佛的MBA或者斯坦福的MBA,来应聘公司管理和销售的职位,他也不会同意,就是这些并不需要编程能力的岗位,他也倾向于由那些对商业感兴趣的,和他一样是计算机学科毕业的人来担任。

    布林适时插话,“或许,只要一场会面,你就会认同我们的看法,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相信你们的眼光,对佩奇如此看重的一位商学院背景的人,我也很好奇,那么我们商量个时间,邀请他来公司一趟,不是说他也在考虑是否接受你们的提议吗?也有必要让他来公司感受一下。”施密特笑着说。

    近20年的工作经验,让施密特很圆融,去年到现在,近半年的接触,他也摸准了这两位的脾气,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。

    “公司这边随时都可以,那我马上跟他打电话,邀请他,后天吧,后天来公司,”佩奇说,“我希望能尽快跟他合作,完善公司长期的战略构想,”

    只不一会,他就面带异色的挂了电话,“怎么了?他明确拒绝了吗?”施密特双手握拳,在办公桌上一敲一敲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布林清楚自己的老搭档,他的这种表情,是惊讶,而不是失望。

    “他说,后天不行,他要陪女朋友去医院做例行产检,他女朋友已经怀孕个多月,”佩奇喃喃道,“他今年应该是22岁,我没记错吧?”他问布林。

    布林显然同样有些惊到,那边施密特听了这话,握着拳的双手,也在桌上狠狠的敲了一下,痛得他不动痕迹的咧了咧嘴,“你们等一下,”他马上在搜索栏里键入冯一平,对着结果念道,“一饼,冯,出生于1980年月,”

    握着鼠标,他也有些困惑,“现在国的年轻人,难道还是这么年轻就结婚生孩子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并不知道这个小插曲,如果知道,免不了会抱怨下这些美国人,怎么总是看不到自己的问题,拜托,在你们这,20岁以下的未婚妈妈,难道少吗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