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这么明显吗?”冯一平连忙就着门上的玻璃,照了照自己的脸,只看到谦逊温和,自信雍容,并没有一丝的迫不及待,“应该没表露出来啊?”

    黄静萍一手撑着腰,挺着大肚子,踮着脚在他肩上拍了拍,“少年,我是谁啊,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?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,他现在的心思,真瞒不过黄静萍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别人肯定看不出来,路上开车小心点,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也当心点啊大肚婆,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,什么都没有你们娘俩重要,”冯一平在她脸上吧嗒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过,上车以后,他很严肃认真的考虑一个问题,是不是很有必要去买一本《论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或者是参加个什么演艺社团,好好提高一下自己水平?

    轻易让人看穿心思,总不太好,以后有些对手,说不定会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研究得很透彻。

    其实,他想的有些多,他也不想想,从会面,到昨天接到电话以后,他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激动,全落在黄静萍眼里,让她如何猜不出来?

    不过,这也不怪冯一平,不扯谷歌后来的光芒啥的,也不说只要能成功加入进去,将来能带来的财富,至少都是以十亿美元为单位。

    就说后来被不少人膜拜的这两位,现在对自己如此这般的求贤若渴,这成就感,呵呵,真不是钱能衡量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虽然公司全体员工,以及投资商们,普遍都看好谷歌的前景。但此时的谷歌,还真是一个体量很小的小婴儿,01年,实现营收才约为8000万美元。至于利润,那是一个让那两个天才都觉得有些尴尬的数字,不得不辩解道,“我们更注重长期的管理目标,而不是季度、年度这样短期的收益。”

    所以此时的谷歌,依然只能蜗居在租来的房子里,这是山景城一栋没什么特色的大楼,离高速路不远。

    冯一平打量了一下停车场里的车,实惠的日系居多,看来这会,就连谷歌的这些元老们,收入也相当有限。

    佩奇和布林,都站在门口,旁边都有人围着。应该是在讨论工作,布林还好,佩奇那边,连眉毛都扬了起来,估计对正讨论的问题相当不爽。

    冯一平背着包走过去,刚好听到佩奇说,“我不想再听下去,这是个愚蠢的想法,”

    难怪他希望是乔布斯来当CEO,从性格上看。这两人还真有点像。

    布林在一个员工拿着的件夹上签了字,拍了佩奇一巴掌,笑着迎过来,“冯。”

    佩奇抬头给了冯一平一个笑脸,继续未完的点评,从他对面那个员工的脸色可以看出来,他点评的,约莫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路上过来还顺利吧,我们现在的这处办公地点。没什么特色,就是好找,”布林有些自嘲的说,“不过,已经比原来的车库和上一处好好很多,至少没那么拥挤,”

    “对IT公司来说,车库好像是一处圣地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我国还有一句俗话,好章,向来不是在好桌子上写出来的,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布林大笑,可不是吗,现在硅谷的不少巨头,如苹果、惠普,都是在车库里起步,微软和戴尔,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想,这栋楼,以后也会成为一处圣地,”冯一平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你加盟,我们会更有信心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“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,”冯一平心说。

    佩奇终于打发走了请示工作的员工,快步走过来,毫不见外的推着他朝里走,“冯,快,施密特也非常希望见到你,”

    布林无奈的耸耸肩,“这家伙,就这个脾气,”

    “挺好,我挺喜欢,”冯一平笑着,真是个很有激情的家伙。

    冯一平对施密特的第一印象,就是眼前这位带着金边眼镜的年人,是典型的美式大公司高管,虽然比老欧洲的同行要有效率,要热情,但同样自傲又自矜。

    他从办公桌后站起来,还不忘扣上解开的西装扣子,“你好冯,很高兴见到你,”

    “冯,快说说你所认为的完美搜索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急性子!

    “我已经听过你的构想,不得不说,很天才,”施密特说,“那你认为,就目前来说,我们迫切的需要做那些方面的工作?”

    这差不多就是面试吧,冯一平想。

    施密特显然不想重复的听他的构想,冯一平其实也不愿意再重复说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想,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,搜索业务,总是我们的重之重,这也是我们发展的基础,”

    这话大家都明白,实现梦想,需要坚实的现实支持,而搜索业务,一定会是谷歌收入的大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目前来看,还是要围绕着如何把搜索业务做强,我觉得,目前,很有必要开发出自己的一款功能完善、跨平台的,兼容性好的浏览器,开源,而且免费下载,”

    这是之前会面时没有提起过的,“而且,它还应该有这样的一些特点,运行稳定,速度快,占用系统资源少,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一直和Opera,以及摩斯拉有着良好的合作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佩奇仰头看了会天花板,说道,“冯说得对,将来总是要有我们自己的浏览器,早开发比晚开发要好,而且,这也有助于提高我们的搜索份额,”他又在笔记本上,加入了一项内容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不等施密特说,他就抢着发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,比如邮件系统,道理同上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不再等他们发问,他接着说,“以及将来几乎所有的设备和程序,都会应用到的电子地图,”

    “不过,要想把这些做好做强,当前应该在云计算和云存储上多投入一些资源,这是一项基础技术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的云计算和云存储项目发展得好,那我们的搜索,可以更精确,更及时,两分钟前的搜索结果,和两分钟后的搜索结果,将会有明显的差别。

    我们的邮件系统,可以更安全,有更大的存储空间;我们的地图,可以在平面地图的基础上,发展出维立体地图,最后成为佩奇所期望的全景地图……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,施密特还用客气,但略带审视的目光,看着这个年轻的国小伙子,在哪里侃侃而谈,后来,随着冯一平越说越多,越说越具体,佩奇和布林已经在做记录,到最后,连他也拿着一个本子在记。

    冯一平所说的这些,有一部分,是他们有思考过的,但更多的部分,则是他们目前想都没想到的,极有意义,而且这些内容,或者说方向,综合来看,又很系统,和实现他的那个构想,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期间,不停有人在敲门,都被佩奇一句不耐烦的“等一会”给挡了回去,直到后来,个埋头在记的人,等了好一会,发现没人说话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佩奇依然是一脸的求知欲。

    “要是展开讲,还有很多,我需要整理一下,”

    拜托,这是面试,不是授课好吧!

    “哈哈,”施密特站起来,“果然是名不虚传,”他这次伸出双手,“冯,我代表公司,非常欢迎你的加盟,”

    “非常荣幸,能和几位一起,为实现我们的梦想而努力,”冯一平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很荣幸能有你这样天才的伙伴加入,”佩奇和布林,也笑着把手搭上来。

    “走走,我带你去人力资源部办手续,”佩奇想尽快的把冯一平脑子里东西都掏出来,急切的说。

    “稍等,我还有个意见,”冯一平把佩奇按到座位上,笑着说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