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他今天说的这些,都是那位后来要做的,既如此,他们肯定是赞同还来不及,怎么会不服气,怎么会不觉得冯一平说的这些,简直就是字字珠玑?

    可是,冯一平叫冯一平,不是冯白求恩。

    既然佩奇主动找上他,这样的好机会肯定不应该错过,所以接下来要说的,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待遇还没有谈定,”佩奇好像恍然大悟,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年薪……,”

    “不不,你误解了我的意思,”冯一平连忙摆手,“能和几位这样志同道合的天才一起,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奋斗,才是最重要的,工资关系,不拿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我看公司目前资金好像不太宽裕,而我个人,还真不缺这些,”

    “冯,抱歉我之前还有些怀疑,但依据你刚才分析的这些,我甚至觉得,在公司的规划上,你比我这个CEO还称职,”施密特现在也觉得,对他们公司来说,冯一平是个难得的人才和助力。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施密特先生,只是恰好这方面的问题,我思考得比较多而已,不管是能力还是经验,都不能和您相提并论,”

    “你太谦虚了冯,这样好不好,你的待遇,就比照我的来?虽然你可能不在乎,但是,既然承担了责任,就应该有回报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妥,我目前也不可能在公司全职上班,”冯一平说,“我主要担心的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冯,把你的顾虑都说出来吧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“在遇上你们之前,为了实现自己的构想。我已经办了几家公司,比如,在电子地图方面,我收购了技术提供商deCarta。也投资了电子地图内容提供商NAVTEQ,同时,我的那家软件公司,也在着手研发云计算方面的技术,基于以上几点。我担心今后可能会出现利益冲突,”

    佩奇现在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操切,冯一平不是他招聘进来的那些一般员工,他自己本来就有不少公司,按他所说的,那不是可能会出现利益冲突,而是肯定会出现利益冲突。

    “云计算方面还好办,是刚筹备,我可以叫停,但是。电子地图方面的布局,去年就已经完成,”冯一平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其实不是问题,”佩奇看了眼布林说,“刚好我们也需要这方面的技术,那我们再从你手里把deCarta收购过来,不就解决了?你去年的收购价是500万美元,再加上你后续的投入,我们一并支付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,只想尽快的把冯一平拉到自己团队里来。

    施密特有点为难。“佩奇,现在公司的财务状况……,”

    去年总共营收才8000万左右,利润更是负数。今年开年后,虽然营收增长很快,但、4千万美元,对此时的谷歌来说,是个很大的数目,不是拿不出来。但是拿出来这么一大笔钱之后,估计公司的正常运转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啧,这倒是个麻烦事,”佩奇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司的财务状况这么不乐观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施密特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,“高速成长期嘛,各方面支出太大,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财务状况,也不能支撑接下来我们要开发的那么多项目,”冯一平低下头想了一会,“佩奇,布林,施密特先生,你们看这样好不好,deCarta的收购价,以会计师事务所核算的为准——后来的投入,主要是集在LBS技术的开发上,这也是我们拿过来就能用的,我估计,总价应该不到4000万美元,”

    “鉴于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,那我想在此基础之上,再追加6000多万美元的现金,凑个一亿美元,作为我对公司的投资。

    难得碰到你们位这样志同道合的人,我不想因为资金的原因,而停下我们追逐梦想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如何?如果一个亿还不够,那两个亿,或者五个亿也行,凑一凑,十个亿也能拿出来,我个人目前财务状况良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说辞,冯一平设计了好久,追求的效果就是,一定不能让他们觉得,自己是煞费苦心的想从这个公司赚钱,想分薄原本属于他们的收入。

    从那位的反应来看,效果不错。

    特别是冯一平最后轻轻松松的说,十个亿也能拿出来,对此时的他们位,冲击还是比较大。

    “十个亿?”佩奇的目光,又一次失去了焦点。

    “对,凑凑应该没问题,不过,如果拿出十个亿之后,我订购的那架十月份交付的湾流私人飞机,怕是负担不起,”

    总之一个目的,就是要告诉他们,哥有钱,不是想图你们的钱,而是想跟你们一起,更快的实现我们的梦想。

    不过投资这样的大事,让他们马上决定,也有些为难,因为这牵涉到核算额度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卫生间在哪里?”应该给他们空间商量自己提出来的问题,冯一平现在主动找借口消失。

    施密特打开门,“雪莉,”他叫了一声,前面办公区的一位女孩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”佩奇做了个手势,“我来安排,”他开始拨电话,“冯,你有兴趣参观一下目前的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很有兴趣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这是真心话,他是真想看看,现在谷歌的办公区,和后来那蜚声天下的办公区,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玛丽莎,来施密特办公室一趟,”佩奇对着电话说。

    没多时,一个叫冯一平眼前一亮的金发美女,急匆匆的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和大多数穿得随便的员工不同,她穿得还算考究,而且非常得体和醒目,红色的丝质圆领衫,外面套着黑色的羊绒开衫,没穿裤子,配了条上面一截黑色,下面一截蓝色的及膝短裙。

    怎么看上去好像有点眼熟?

    “总裁,”美女跟施密特打了声招呼,对着布林点了下头,然后语速很快的对佩奇说,“什么事,我那边一大堆工作,”

    哟呵,这是冯一平到谷歌后,看到的第一个对佩奇不假颜色的员工,还是个漂亮的女员工,有点意思嘿!

    “冯,这是我们用户界面和网页服务器开发的负责人玛丽莎梅耶尔,玛丽莎,这是冯,公司拟聘请他为首席战略顾问,你带冯参观一下公司,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俩之间,可能有点故事,但此时的佩奇,又已经进入狂暴工作模式,对美女脸上显而易见的不满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还是施密特老到,把他们俩送到办公室门外,“梅耶尔,知道吗,冯还是你的校友,他目前作为交换生,在商学院就读,公司拟聘请他为副总裁级别的首席站略顾问,”

    “冯,你有什么需要了解的,请直接问梅耶尔小姐,她是你们学校计算机系的毕业生,在公司的资历,也比我还深,是公司聘请的第20位员工,也是第一位女性工程师,当然,你可能也注意到了,从那时起,梅耶尔小姐,就代表着我们公司的公共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副总裁?”梅耶尔总算正眼看了看这个青葱的大男孩,“你现在研究生几年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聊,”施密特笑着关上门,里面,佩奇和布林正在打电话,通知各部门负责人来开会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算大,”冯一平跟在她身后,看着她那披肩的金发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梅耶尔马上来了一个急刹车,“大?商学院什么时候招收本科还没毕业的学生?”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狼狈的窜到一边,要不是看她和佩奇之间肯定有点什么,那肯定是撞上去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”这个高傲的美女总算还知道向冯一平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是特批的,”冯一平说,“对了,我叫一平,冯一平,在国清华大学经管院就读,”

    对方又停了下来,“哦,蓝海战略,对吧,”

    “对,正是拙作,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也很讲效率,步子很快,腿也不短,冯一平赶上去,和她并排走,看了几眼,又认真的想了想,“梅耶尔小姐,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很眼熟,名字好像也很熟?”

    梅耶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她双手抱胸,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干净青葱又水嫩,据说就要成为副总裁级别人物的小伙子,“这么多年过去,你们商学院跟女孩子搭讪,还是这老一套吗?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