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况连施密特都说,她是谷歌的门面和公众形象的代表,更别提她和公司创始人佩奇之间,明眼人都察觉得出来的事,在谷歌这一亩分地里,她如此自信,那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冯一平还真没这方面的心思。

    到斯坦福以后,见过了很多不知名的金发美女,比眼前的这位更年轻,更漂亮的也不少,虽然有时候也难免多看几眼,也就是看两眼而已,他要是见一个漂亮的,就想着往床榻之上发展,哪还有时间学习和工作?

    何况今天,对他,对谷歌来说,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,何况眼前的这位,明显跟佩奇有些纠缠不清,他哪会有那些花心思?

    不过,没必要跟她解释,也不好跟她解释?怎么跟她解释,“啊,美女,你想多了,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,”

    那样才是真真作死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办公区布置得有些乱?”冯一平干脆不接她的话茬。

    现在谷歌的办公区是挺乱的,不是一个个规规整整的格子间,办公区有大有小,办公桌椅也规格各异,每张桌子上和旁边,都按主人的心思经过装饰,风格各异。

    躺椅、睡椅,这些后来的谷歌的办公区里有的东西,现在也有,还有桌上足球、台球等娱乐设施……,总之,看上去,就跟幼儿园没收拾过的教室和大学男生宿舍的综合体。

    “乱吗?我们觉得很舒心!我们崇尚自由,所有的这些设施,最主要的目的都是为员工服务。为工作服务,其它都是次要的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不接那个话题。梅耶尔反倒认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小弟弟,打扮干净得体。但衣服和鞋子,都很一般,背包是奢侈品牌,不过是多年前的老款,最值钱的,怕是要数他手腕上的那块表。

    她听说过冯一平的蓝海战略,但是没有看完,他提出的云计算。确实也不错,但是,他对编程一无所知,年龄又这么轻,谈不上有什么阅历和经验,佩奇他们,怎么会想着让他担任副总裁级别的首席战略顾问?

    难道,这真的和他们一样,也是个天才?

    “公司的餐厅,对员工也是免费的吗?”冯一平又问。他想知道,谷歌的这项福利,是不是一开始就有。

    “对。为员工提供免费的自助餐,创办之初就是如此,”梅耶尔说,“他们俩当初租沃西基女士家的车库时,就经常洗劫她家的冰箱,这一传统就延续了下来,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她指着唯一一间关着门,也没有大幅玻璃的房间说。“那是按摩室,我们请了专职的按摩师。为需要的员工按摩,”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小弟弟。有着成年人一样的稳重,还有着上位者的气势,让她不自觉的收敛了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会议室里,佩奇看着财务部门汇总了各方意见后,做出的大致报告,一声不吭,布林也拿着那份报告,皱眉看了最后的结论,“谢谢各位!”

    急匆匆的被他们位招来的部门负责人,一个个起身离开的时候,还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和两位创始人,突然提出这么多构想,拿到预算方面的大致报告后,又不予置评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如果同时新上这么多项目,公司的财政,肯定难以维持,”施密特说,“虽然冯分析的很对,但从目前的态势看,我认为有些项目的开发,就是押后到明年或者更迟再进行,也没问题,”

    “今年的营收,应该在2到亿美元之间,如果依靠自有资金,新上一个项目,还是可以的,那么目前不接受投资也没问题,”

    “那样太慢,”佩奇又看了看报告最后的部分,如果再同时新设立云计算、浏览器、邮件、电子地图等部门,那资金缺口会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是把我们现有在进行的项目做强,还是同时开发这么多新项目,我认为,这个问题值得商榷。”

    施密特还是不太愿意在这个时候,接受大笔的外来投资,而且这个投资人,看上去跟佩奇他们很投缘。

    佩奇和布林担心的也是这个,原来那么困难的时候,他都都坚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,现在公司已经走上正轨,他们更不愿意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因为红杉和kpcb,我们肯定要上市,”布林看着施密特说。

    对风投公司而言,肯定是公司越快上市越好,那样他们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得到回报,也能更快的撤出资金,“如果冯接受我们的聘请,到时肯定要给他期权,”

    就是只要接受这份工作,冯一平将来肯定会有公司的股份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觉得,接受他的投资,也没什么问题,”

    佩奇也点了点头,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与其再找其它机构融资,还不如接受冯一平的投资。

    而且,施密特反对的,一般情况下,正是佩奇选择支持的一个坚强的理由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冯一平挥舞着支票,主动找上门来,以佩奇的性子,多半是不会接受的,他肯定会怀疑冯一平别有居心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,是他们主动找冯一平,冯一平财力之雄厚,也出乎他们的意料,而且冯一平提起的那两个投资的理由,也能站住脚,接受他的投资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那现在的问题是,接受多少,占多少份额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佩奇想跟布林私下先商量,“我们去找冯吧,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施密特拦住他们,拿出一份件,“这个问题,我我们讨论过多次,我认为,招聘一位负责产品管理的副总裁,已经刻不容缓,目前刚好有一位合适的人选,乔纳森罗森伯格,”

    佩奇没接那份件,“我还要再想想,至少,也得确定冯的这件事之后吧,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已经考虑了一个季度,”

    佩奇摆摆手,搭着布林肩膀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施密特谓然一叹,看来这事,注定不会再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,冒出了一个冯一平?

    佩奇聘请冯一平做战略顾问,也有这方面的考虑。

    对让出ceo一职,他一直心不甘情不愿,为了应对,在去年月,也就是施密特到任之前,他执意发起了一项改革。

    他当时在一场临时发起的大会上宣布,解聘所有的项目经理,所有的工程师,全部向他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他的理由有:他不喜欢由非工程师来监督工程师;工程师不应该接受专业能力有限的非工程师的经理们的监督;项目经理们的工作,也不能令人满意。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他集权的一种做法,如果这项改革能成功,那他虽然只是产品总监,其实依然把所有的权利都控制在自己手,也就是说,留给施密特的,就是一个空壳的ceo位子和头衔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那项改革,最后没有成功,现在不是初创时期,谷歌的工程师队伍壮大的太快,他一个人,不能满足那么多工程师的要求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对施密特到任后,扩充自己实力的行为,比如招聘管理团队和销售队伍,始终很警惕,连招聘一个前台,都要经过佩奇最后签字确认。

    按理,谷歌现在确实也有必要聘请一位管理产品的副总裁,没有冯一平这个意外,他今天只能同意施密特的要求,真没理由再拖延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冯一平都拨开了他们眼前的迷雾,明确指出了将来的发展方向,以及需要开发的产品,那还要什么负责产品管理的副总裁?

    最多设置一些项目负责人,让他们向自己这个产品总监汇报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对了布林,给冯的职位,不能是负责战略的副总裁,我们应该让他担任战略总监,直接对董事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有施密特陪练,佩奇成熟得很快,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布林也反应过来,施密特不愧是老手,一个副总裁,就把冯划到了他那边,副总裁,当然得向总裁负责。

    前面,冯一平依然由梅耶尔带着参观公司,“嗨,冯,”佩奇跑过来,“投资额度,财务部门需要时间核算,最快也要下午才会有结果,午体验一下我们的自助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投资?梅耶尔一愣,这个家伙,真的要成为自己的另一个老板吗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