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部分人,或激愤,或兴奋的在争论着,保持冷静的,倒只有那两个挑起这场争辩的人。

    在周围的人已经开始用肢体语言,强调自己意见的时候,佩奇和布林,却习以为常,好整以暇的鼓捣着自己的电脑,熟练的在漩涡之保持置身事外的态势。

    不过,每当大家有些松懈,或者说有些气馁,不想再论战的时候,他们其的一位,总会说几句,而这几句话,就像在本来渐趋于平静的水面投进一颗小石子,荡起漂亮的涟漪,马上引得身边的人,纷纷加入进去。

    到最后,那些感到兴奋的人,终于平静了下来,因为新的战略总监所构想的那个未来,虽然有些科幻,但是很合理,一想到自己就要投身于这样伟大的事业去,他们浑身都充满了使命感和奉献的愿望。

    当然,施密特也详尽的做了说明,在实现这些伟大目标的过程,谷歌也将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,所有为这一目标付出努力的人,都将得到高额的回报。

    就是在实现自己梦想和抱负的同时,顺带着得名又得利,这样的事,没人会拒绝。

    最后,只剩下那一部分感到激愤的人,需要说服,而这一部分人,把矛头都指向了新任战略总监,因为他提出,谷歌将来必须要涉足硬件业务。

    他这个说法一提出来,霎时就在工程师队伍里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我们好好的一家高贵的软件公司,为什么要去做硬件?

    对这个问题,佩奇他们,到现在也还没有表态。看来他们也没有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而这个问题,对重生的冯一平来说,那还是问题吗?

    苹果以软硬件一体化的战略,以不可阻挡之势。成功登顶世界最大,也是最赚钱的高科技公司王座之后,其它的公司便纷纷仿效起来。

    高傲的微软,终于也放低身段,收购了诺基亚。做起了手机不说,还推出了自己的PC,跟硬件公司正面竞争。

    那时的谷歌,也收购了摩托罗拉,同时,也推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,还有各种成功或者是不成功的可穿戴设备。

    FB脸书,也收购了虚拟技术公司,生产VR设备……。

    总之,后来就没有纯粹的软件公司。反过来也一样,在互联网+时代,国做的好的那几家,应该说是生产硬件的公司,也都在努力开发自有的软件,比如华为,比如小米。

    但是,你总不能把这些未来的结果,拿到现在来作为理由,来说服那些些持反对意见的人。而且那些人的很多理由,看上去,确实也能站住脚。

    大多数男高管,此时还比较克制。软件工程师虽然总体比较随性,但并不是情商都为负数的二百五,和接近于硬塞进来的施密特不同,冯总监,是由两位创始人主动拉进公司的,第一次正式见面。不好让他太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些人却不管这么多,那就是在场唯一的女性,也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性,同时,因为和佩奇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,地位也有点特殊的玛丽莎梅耶尔。

    冯一平回校后,专程花了点时间,查了她的资料,终于明白,为什么第一次见她就有点眼熟?因为后来在网上看过她的报道,那时的她,已经成为雅虎的CEO,而那时,她也从谷歌第一美女,变成了硅谷第一美女和第一权女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不少人对她的评价是,她的美貌,真的胜过管理一家大公司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我们首先是一家公司,而作为一家公司,首要考虑的,是投入和产出比,就是创造的价值,亦或说对股东和员工的回报。”梅耶尔手里的圆珠笔,在桌上的那份件上点了几下,没有看冯一平,环顾着周围的人说。

    “9年公司成立的时候,我们只有100万美元的资产,99年第一轮融资,公司已经价值500万美元,到昨天冯总监你投资的时候,我们公司市值已经突破10亿美元。

    仅四年多的时间,我们专注于软件业务,从而把100万美元,做成了今天10亿美元的规模。

    在硬件业,我想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,估计以后也不会出现,”

    这时旁边有人补充了一句,“如果当初我们选择做硬件,100万美元,连一条生产线都买不下来,”

    “正是,”梅耶尔对着那人点点头,然后直视着冯一平,“所以,就是从回报这一角度看,我也不赞成公司将来涉足硬件生产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当初校辩论队的优秀辩手,她的这个理由,确实很充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事也挺讽刺,硅谷本来是以硬件起家,如英特尔、惠普、思科,但是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这些实行科研、技术开发、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公司,逐渐被雅虎这样的侧重于软件的公司掩盖了光芒。

    梅耶尔说得确实也对,这些年,硅谷出现了不少因为写出了一个好的算法,就一夜暴富的事,还从来没有听说过,有人因为设计出了一件出色的产品,而让各家风投趋之若鹜,瞬间从**丝变富豪的事。

    在“要赚钱,做软件,”这样的大环境下,作为新硅谷人,这些软件工程师,其实从心底里,都有些瞧不起那些生产硬件的人。

    “首先我要说,梅耶尔你在偷换概念,”

    不就是辩论吗,谁怕谁?想当初,和自己争辩的姐姐,经常因为理屈词穷,而逼得她把动口改为动手。

    “从目前看,做硬件,确实没有做软件赚钱,但是,我们如果涉足硬件,也不是纯粹的硬件公司,软件也是我们的主业。”

    要是一般场合,要是一般问题,秉承我们华民族好男人的传统美德,对梅耶尔这样,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的尤物的反对,冯一平估计不会去争辩,但是现在,他只能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梅耶尔眼前一亮,斗志却更激昂,笑着说道,“软硬件一体的公司,也没有出色的先例,哦,有苹果,不过,它现在也就是从破产的边缘走了出来而已,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反面例证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没有正面回应她,笑着问大家,“谁没有ipod,请举手,”

    等了半晌,没有一个人举手,梅耶尔的脸色有些难看,不应该举这个例子。

    冯一平双手交叉,笑着说,“苹果的一件产品,就把它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,那么,谁能断定,它以后就不会推出一件划时代的产品,进而创造一个神话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你的假设,谁能断定会出现那样的产品?”梅耶尔问。

    不过,从辩论的角度看,这话的力度,非常一般。

    我能断定,冯一平心说,“我想提醒大家注意,微软和IBM,今天能成为巨人,和他们当初联手打造的那个联盟,有很大的关系,对不对?这足以说明,软硬件携手,就会出现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梅耶尔还要反驳,冯一平笑着对她摇摇头,拜托美女,我很乐意在其它的时间和地点,就其它的议题,和你展开一场友好辩论,但现在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他干脆站了起来,围着会议桌转圈,“绝大多数情况下,再优秀的软件,也都要以硬件作为载体,才能实现它的功效,”

    “我们立志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,但是,不能要求那些硬件生产商,都会有这样远大的理想,不能要求他们有我们一样的远见和全局观念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我们有了很好的软件,却找不到合适的设备来用,又或者是这些设备,被硬件生产商定了一个难以推广的高价,就是只设计软件的公司,很有可能受制于硬件生产商,”

    “我们所期待的未来,是由身边的很多设备,可能是手机、眼镜、手表、汽车等,连接到一切在线的服务,如果要完美的实现这一构想,我们应该要控制方方面面,从物理设备,到软件应用,”

    “时代的发展,会打破很多的行业壁垒,所以,我的看法是,IT业高科技公司未来发展的趋势,应该是设备加服务,简单点说,就是硬件加软件,”

    佩奇他们,也早停止了手上的事,抱着双手,听冯一平的这番演讲,他侧身跟布林商讨了几句,“冯的意见,就是我们的意见,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明确了将来的发展规划,在这一过程当,不能因为硬件跟不上,而拖累我们的进度。

    苹果是我非常敬佩和欣赏的一家公司,我们将来,也应该要涉足硬件行业。”

    施密特马上说,“我同意,不过,涉足硬件制造,方式有多种,我想,我们应该只做设计,找其它的工厂代为生产,这是最经济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都没有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布林笑着问梅耶尔,“玛丽莎,你还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们知道,我在学校的主攻方向,是人工智能,本来就涉足到了硬件,“梅耶尔笑意盈盈的,哪还有一点激愤?

    你妹的,这女人,灵活得可怕,难怪退出谷歌后,就一步登天,当上了雅虎的CEO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