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得的穿上一件灰色衬衫和蓝色西装外套,当然,裤子依然是牛仔裤,挽着玛丽莎梅耶尔,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的佩奇,看到一个温婉的东方女孩子,挺着大肚子朝这边迎过来。⊙,

    还真是,他回头看了看同样有些惊讶的布林,快步走过去,“你一定是黄,很高兴认识你!”

    “你好佩奇,几位好,欢迎你们!不好意思,一平正在厨房里烧菜,现在走不开,”

    “哦,是冯自己烧菜吗?”佩奇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他的女伴梅耶尔已经走上前去,拉着黄静萍的手自我介绍,“你好,我是玛丽莎梅耶尔,你可以叫我玛丽莎,你真漂亮!”

    “一平那天回家就跟我说,他在公司看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呵呵,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要说这些美国女孩子,打扮前后真的不一样,梅耶尔现在比在公司里时,更漂亮了几分,看不见她脸上的几颗小雀斑,皮肤也更精致,更闪亮一些。

    布林带过来的女伴,关注的是黄静萍的大肚子,“我能摸一下吗?预产期是什么时候?你这样走路会不会很吃力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好,”黄静萍说,“和以前区别不大,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,可能是因为年轻,身体好,营养又调配得当,除了挺着个大肚子,坐卧时有些不便,以及腰酸以外,其它还真没什么。

    每天散步的时候,她完全用不着冯一平扶,自己走得很稳当,很轻松。

    玛丽莎满上关注起另外东西,她看着黄静萍披着的那条浅蓝色的蜀锦披肩,伸手去摸了摸。“真好看,是丝绸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丝绸的一种,”锦和一般丝绸产品的区别,黄静萍真不知道怎么用英语跟她解释,只得含糊其辞的说。

    落在后面的佩奇和布林,虽然已经知道这事。但看着黄静萍那真真实实的大肚子,不免都有些讶异,这冯一平,小小年纪,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要升级当爸爸?

    “你们好!”标准家庭煮夫打扮的冯一平,端着一个陶瓷炖锅从厨房里走出来,笑着说,“各位,别在客厅坐。直接来餐厅吧,”

    “看上去不错,这都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过年后,餐桌上,又难得的有满满一桌子菜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些美国人都喜欢大块吃肉,冯一平今天做的菜,也是以肉食为主,而且是猪肉为主。这也算扬长避短,论做牛肉。他可能还确实比不过这些美国人。

    “尝起来肯定会更不错,”冯一平有些自卖自夸的说,“你们稍等,还有最后一道菜,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”佩奇跟着他走进厨房。看着他熟练的往盘子里的一条鱼身上浇汁,“好咧,清蒸石斑,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这鱼还是生的吧,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已经是蒸熟的,你等下尝了就知道,”

    梅耶尔看着冯一平像个家庭妇男一样,高兴的忙进忙出,和他在公司里温和但又极富主见的形象迥然不同,小声问黄静萍,“你们国的男人,都是很好的厨师,也都喜欢做家务吗?”

    布林的女伴也问,“国的男人,都这么体贴,都这么尊重自己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普遍现象吧,”黄静萍满脸幸福的说,“而且现在也是特殊时期,他总得好好表现,”

    即使这样,看着眼前这一桌菜,俩美国姑娘,那真是,满脸的艳羡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有人每天能为我坐满满一桌子好吃的,”布林的女伴,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应该让冯在公司里给男同事们好好上几堂课,让他们知道,该如何尊重自己的女朋友,”这话,梅耶尔故意说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但佩奇他们只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这水平,比餐厅厨师做出来的高太多,”只尝了一块东坡肉,他们就赞道。

    “特别是这个肥肉和肉皮的部分,就像果冻一样,”梅耶尔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知道吗?我原本的梦想,就是读个过得去的大学,找个稳定安逸的工作,在城市里安个小家,闲暇的时候,就自己下厨,变着花样,做些实惠,但好吃的菜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这真美味,我希望以后餐厅里也能供应这道菜,”布林用刀叉分割着盘子里大块的东坡肉,“那你怎么在高就开始创业?”

    “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太差,一度连学费都付不起,我只好自己想办法,然后,随着雇佣的人越来越多,想停也停不下来,”冯一平简短扼要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一共聘请了多少员工?”佩奇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突破两万,到今年年底,估计会接近万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他们几个都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不多,我的一个工业园,加上几家工厂,雇员超过千,服务业雇员更多,两千多家便利店,几十家酒店,还有网络基本覆盖全国的物流公司、装饰公司等,加起来雇员上万,已经是人力资源部门控制得比较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个月,便利店和酒店,都会有新店开业,今年还有其它方面的几个专卖店要在全国布点,我想,到年底前,至少会再增加5000个雇员,加起来,就有近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一个不小的责任,”佩奇说,“那你是怎么管理的?怎么还有时间上学,还有时间自己做饭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直就只负责两件事,制定战略,以及招聘能实现我这些战略构想的人,具体的事宜,过问得很少,呵呵,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全能型的人才,很多方面的能力,还不如我的那些雇员专业,多插手就是外行管理内行,反而会帮倒忙。

    做饭,是兴趣,但学习,是必需的,通过学习,能开阔我的眼界,强化我制定战略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放手,你放心?”佩奇问。

    “不同的行业,应该不同对待吧,我觉得,如果我和你们一样,是编程方面的天才,那估计我也会具体过问每个项目,”

    “不过,依然是我个人的看法啊,我想,很快,谷歌的雇员也会过万,最后肯定会到好几万人,但我们每个人的精力,毕竟是有限的,最多直接管理0个人吧,迟早,该放手的还是要放手。

    再说,如果我们一直做他们的拐杖,那他们会一直走不稳路。

    我们国的历史上,有不少惊才绝艳的人,因为事必躬亲,导致最后被生生累垮,我不想做他们那样的人,当然,我也没有他们那么好的天资,想做也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加盟谷歌,冯一平还是希望不要无谓的内斗,作为一个管理人员,施密特,应该是称职的。

    佩奇看着布林,点点头,“你的经验,值得我们学习,”

    “佩奇,布林,你们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吗?”冯一平不想让这场谈话,变成说教或者是劝诫。

    “佩奇?他所有的爱好,都变成了产品,变成了生意吧,就是还有其它的爱好,也没时间去做,”梅耶尔抢答。

    佩奇认真的想了想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特别喜欢滑雪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好吧,这真是俩苦命的孩子。

    吃了一大块东坡肉,几块蜜汁排骨,喝了一碗鲜香的蘑菇汤,梅耶尔又忍不住想找冯一平辩个高低,“你认为,是国好,还是美国好?”

   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怎么偏偏这么好斗呢?

    佩奇难得的解围,“不谈政治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的这处房子,对现在的佩奇和布林来说,称得上是豪宅,看到旁边的网球场,他们忍不住手痒。

    水平一般的冯一平,只和佩奇打了几拍子,坐在场边躺椅上的黄静萍就叫,“国内电话,”

    电话是金翎来的,随着镇里工业园的工厂陆续投产,相关产品的销售,又是一个问题,冯一平已经跟她探讨过多次,也发过好几次邮件,但是,意见还是不能统一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,你安排一下,把相关的人召集起来,后天早上上班以后,我们开个电话会议。”

    他用肩膀夹着手机,打开冰箱,准备再拿一些饮料到球场去,一个温热的身体撞了过来,冯一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两团温软,“有啤酒吗?啊,这是樱桃汁吗?还有苹果汁?我喜欢,”梅耶尔好像没事人一样,看着黄静萍喜欢喝的那些鲜榨果汁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连忙避到一边,你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?你不知道,男朋友的男性搭档,也是不能欺的吗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