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所周知,乔布斯是集处女座挑剔、吹毛求疵之大成者,是处女座的极致的极致的n次方,是一个为了追求完美,不给自己留任何留余地,更会把手下往死里逼的家伙。?????¤

    同时,年少成名,24岁以后,就再也没为钱过愁……,这样的经历,让他更是一个极自负极自傲和极自信的人,只要他是最终推出的产品,他都认为这是极致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而这款g4,是他带领着一个庞大的团队,前前后后,呕心沥血,花了两年多的时间,才最终定型的产品。

    也是他重掌苹果之后,推出的又一款具有很多意义的产品。

    先,这是他向股东和世人,证明自己能力的一款作品。

    回归苹果之后,他推出的ipod虽然大获成功,但苹果的主业,毕竟还是计算机,ipod再好,那也是音乐播放器。

    其次,g4也是他推出来,挽救苹果在计算机市场上,日益边缘化地位的扛鼎之作,是他重振苹果雄风的一款重量级产品。

    自从它布之后,确实被大家交口称赞,业内和媒体,都是好评如潮,类似于继明个人计算机之后,又重新定义了个人计算机,结果现在被冯一平轻飘飘的说,“并不是没有值得提高的地方?”

    他如何能接受?

    于是,面对这个被自己的忘年交极力推荐的东方小子,乔布斯双手抱胸,从眼镜后冷冷的睥睨着冯一平,办公室里的气温,好像瞬间就低了下来,“哦,你说说看,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,他说得很吃力,显然已经是刻意压抑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它的外观确实很新颖。总体看起来,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可爱,”冯一平指着那个半圆形底座说“但是。它是一款生产力工具,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终端产品,放在类似谷歌这样年轻活波的公司里,还算不错,放在那些少男少女的卧室里。则是更好的选择,但我实在无法想象,一个有些年纪的商务精英,用这样可爱的电脑来处理工作,那样的画面,非常不和谐!”

    “再说这个底座,可能在工程师看来,这也是一个工程奇迹,但是,即使因为技术的限制。我们不能把这里面所有的部件,都集成在显示器后面,”冯一平指着显示器后面示意,“那么,我们可不可以把它的外观变得更商务一些,比如说,一个白色小巧的方盒子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确定一根转轴就插在它央,动来动去,不会对cpu等造成影响?静置。总比时刻受到外力要好吧!

    “还有,”冯一平指着那个不锈钢转轴说,“也许工程师们认为,这也是很大的一个亮点。但是在我看来,它这闪闪亮的银色,和电脑整体的白色,非常不协调,而且太复杂,这也和这台电脑整体简单的风格不合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,”他径直到乔布斯办公桌上拿过来纸和笔,画出了后来iac所采用的那个铝合金支架,“这样的设计,是不是更契合它的整体风格?”

    得益于初跟朱老师打的基础,他现在画的这些草图,效果相当不错,有六分传神。

    乔布斯把那张纸拿过去,看到上面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一个简洁得很有力量的支架,微微颔。???◎№?

    “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,”冯一平指着那个显示器说,“我从买第一台电脑起,就非常想不通,为什么所有的显示器,都要方方正正的?这是谁规定的?现在终于碰到了生产计算机的人,我就想问问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布斯张了张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本来也没指望他解释,“初的时候,数学老师花了整整两节课的时间,给我们讲黄金分割,他说,不论是人还是物,只有最接近黄金比例,才是最美的,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看看这个显示器的长宽比是多少?4比,接近1比1,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刚才也说到,这是一款软硬件融合得最好的个人电脑,可以处理视频件,有驱动器,用我们国内的话说,这是一台多媒体电脑,这也应该是个人电脑的展趋势,那有了这样的软硬件支持,在上面看看电影,也将是一个很普遍的选择吧!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电影,都是宽银幕的,把宽银幕的电影转换成4比,不会失真吗?肯定会的!这样转换的过程,肯定会造成画面质量、形状,或者内容的损失,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想问,为什么我们还要生产这样方方正正的显示器?为什么不能生产一些宽屏的,至少,现在的电视机屏幕都是宽屏的吧,我们就不能借鉴一下?”

    冯一平越说越起劲,乔布斯的眼睛,已经由原来的阴冷,变得亮。

    陪冯一平来的佩奇,本来还担心他俩闹得下不来台,听到间,就知道肯定没问题,这时把冯一平的那杯咖啡拿过来,“冯,”

    “对,喝口水歇一歇,”乔布斯居然笑着说。

    别说,一向冷峻的人,突然变得满面春风,那还真是很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冯一平接过咖啡喝了一口,“刚才都是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,你别介意,g4,真的是一款非常经典的产品,”

    一口气不歇的挑完刺,冯一平又变成了一个国传统意义上谦逊温和的好学生,有点腼腆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冯,佩奇没说错,你确实是一个能带来惊奇的小伙子,”乔布斯拍了拍他的肩膀,身子微微前倾,“你还有什么宝贵意见?”

    冯一平连忙摇手,“没有没有,我都是乱说的,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乔布斯大笑,“来,坐,快坐!”

    “斯蒂夫,这是我见你笑的最多的一次,”佩奇说

    “我笑是因为我高兴,又遇上了一个天才的年轻人,”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,自己刚刚的表现,又一次让一个名人加猛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他后来好像有点反传统,社会上炒得最热的事,偏偏不想关注,所以,后来他几乎没用过苹果的产品,对被大家当成神来膜拜的乔布斯,他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里,乔布斯是一个专横、暴躁,经常让人下不来台的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不知道,一定意义上,乔布斯确实就是那么一个人,但是,那是他针对一些庸才的做法,如果你是天才,他对待你的方式,又会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哪怕你当面顶撞了他,让他下不来台,但只要你的意见正确,他会马上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而冯一平刚才说的那一大通,都说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其实,冯一平这么做,完全是他与人相处的经验主导的。

    和一般人相处,你最好顺毛梳,就是各种夸奖称赞,这样他们才会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但对于乔布斯这样的人来说,他们听到的赞美太多,还选择顺毛梳,他一点感觉都没有,要想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必须反着来,提出一些说到点子上的批评意见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让乔布斯对自己印象深刻?

    别忘了,冯一平花了那么大精力,从康宁公司手里捡到的那个大漏,微晶玻璃,将来要赚钱,还得指着苹果和乔布斯呢。

    “冯,你有选修过设计吗?”乔布斯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”冯一平飞快摇摇头,“如果有,那就是我在初一年级,也就是这里的年级,跟着一个美术老师,学了两学期的素描,”

    “那更难得,说明你在审美和设计这方面,有着过人的天赋,”乔布斯说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和你一样,”佩奇看着他们两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差不多,”乔布斯笑。

    他和冯一平一样,其实也没有进修过美学或者设计,但是它主持的产品,很多都成为了经典。

    “那么冯,你认为怎么样的设计,才是最好的设计?”他又收了笑,严肃的问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