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刚刚寥寥几笔画出的那个支架,乔布斯无端的觉得非常眼熟,细细一看,那简直就像是自己团队设计出来的,也应该是自己团队设计出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备受佩奇推崇的小伙子,在设计上,也是一把好手?而且是和自己的理念非常契合的一把好手?

    “我在一个传统的农村地区长大,”冯一平说,“佩奇可能不了解,但乔布斯先生你在印度呆过一段时间,应该了解那样地区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很原始,很多地方还不通电,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很少有现代化设备的辅助,”乔布斯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小的时候,我接触外面世界的渠道有限,只能通过教材,以及很少的一些课外读物,如连环画等,来认识和了解所处的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的记得,当初在语课本上,看到降落伞的照片之后,我遐想了好长一段时间,这么漂亮的设备,它自由自在的飘在蓝天上的背后,有怎样的一个体系在支撑?

    后来,我在连环画上,看到一艘巨轮,犁开海面,行驶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,又看得非常入迷,这么重,这么巨大的轮船,为什么能轻松的在大海上行驶,而且还是由一个小小的船舵来控制?

    这些问题,这些造物,激了我的求知欲,以及对科技的敬佩。

    所以我觉得,一个好的设计,就是要让人第一眼看到的时候,就被牢牢的吸引住,然后,你的心,也被它轻轻的触动,继而,促使你去想像,去探索,去追求。”

    经过乔布斯办公室的苹果员工都很惊讶。里面好像在鼓掌,而不是咆哮和争辩,这难道是愤怒到极致的表现?

    “啪啪,”那是佩奇在鼓掌。“你的这番话,让我想起你的另一个身份来,不愧是一个成功的小说作家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意思,童年时印在脑海里的认识。总是最深刻,”

    乔布斯也跟着拍了两下,“最好的设计,就是要能触动人心,”他点了点头,“确实如此,我十多岁,第一次见到计算机的时候,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样的目标。”他摇了摇头,“很难达到,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明白,这个要求太高,“那么,一般好的设计,就是不但要看起来好,感觉起来好,更重要的是,要让人使用的时候。也觉得很好!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这么耳熟?乔布斯想,难道我说过这话,不,我没有说过。之所以有这个感觉,应该是因为这话说又到了自己心坎里。

    他心里马上涌起知音之感,“那你觉得,做出一个好产品,最难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难的,应该是在自己最理想的设计。卍  ??卍卍和客观条件之间妥协,然后,如何把这妥协之后的产物,做到极致。”想了想,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又是我的心里话,”乔布斯心说,他忍不住在沙上拍了一下,“对,我当初带领ac项目组的时候,就是如此,”他靠在沙上,双手舞动,说起了设计bsp;  冯一平马上从一个主讲人,变成了完美的倾听者,时不时配合的问几声。

    佩奇就有些吃惊,他知道,乔布斯的时间很紧,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乔布斯居然肯花时间说起往事来,看来他对冯的印象,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回忆告一段落,乔布斯马上问起另一个问题,“听佩奇说,你现在拥有十几家公司,涉足了好几个领域,呵呵,比我负责的项目还要多,那么,你认为,管理一家大公司,最大的难处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特么的怎么又像是面试呢?冯一平心说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认为,最大难处有两个方面,一,是如何平衡公司各个职能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公司,现在甚至都在喊‘营销为王’,这虽然有失偏颇,但是,公司的效益,一般都是通过营销来实现,营销部门的业绩,也最直观,业绩突出的销售人员,往往提升也最快,那很容易,营销部门背景的主管,会在公司里掌握更多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好的产品,是他们实现出色销售的基础,因此,设计部门的功劳,其实同样不小,但是,他们的成绩,不直观,难以量化,因此也不好论功行赏。

    重营销,轻设计,这当然不是个好倾向,所以,如何完美的平衡这二者之间的关系,这是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意见,其实说得有些讨巧,因为他知道,乔布斯和佩奇,都是那种主张设计部门掌握公司大权的人,特别是乔布斯,他之所以被流放,就是因为当时公司的董事会,支持有营销背景bsp;  “好的设计,好的产品才是基础,虽然营销也很重要,但是,能力再好的营销人员,也不能让一款平平无奇的产品畅销起来。”他又挥舞双手强调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直会坚持工程师优先,不会让那些普遍意义上的商业精英,来领导对公司来说,至关重要的开项目组。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都是意料之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很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,”这个问题,才是冯一平真正的困惑,“在我们从一个小公司变成大公司的过程,为了规范,为了少出差错,我们制定了很多流程,在当时看来,这是很合理,很科学的一种管理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我现,这些我们一直很倚重,一直强调大家必须要遵守的流程,却正日益成为阻挠我们展的桎梏,是我们创新的枷锁,也是大公司病最突出的一个表征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取消这些流程,那我们该如何管理和控制这么多公司,这么多部门,这么多员工?”

    他有些期待的看着乔布斯和佩奇,希望这两个人能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,不要总是让我帮你忙解决问题吧。

    “公司上规模以后,这就是一个很难两全的问题,”乔布斯说,“我们可以在进一步完善公司管理系统的同时,调整对一些流程的考核,但是,制定的这些标准流程,是维系一个大公司正常有序运转的基础,也是公司价值的一部分,同样是企业化的一个载体,可以简化,但是,取消,我觉得肯定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大师的意见,也同样没什么新意,当然,管理就是一项很严谨的科学,是很难出新。

    “佩奇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“对目前的谷歌来说,这还不是一个很迫切的问题,相反,我们现在正在加紧制定这些流程和规范,如果这个矛盾不可避免,那我们只能去想办法缓解,那我认为,公司内畅通的沟通渠道,以及透明高效的处理反馈体系,应该是一个可以努力的方向。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这些功能,完全可以整合到公司的管理系统,”乔布斯说,“我们就是这么做的,”

    我也是这么做的,而且还通过智通,把这一模式,扩散到了那些购买智通管理软件的公司里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点气馁,看来,只能是自己帮他们解决问题,指望他们帮自己,好像很难。

    这是间接的说明,一定程度上,哥比他们还要牛叉吗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