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来,还是那个特别顾问的头衔有点用。他的嘉盛,虽然不错,但距离世界级的知名公司,还有不少路要走,而谷歌,现在依然是一个新兴的公司,苹果则不同。虽然从90年代开始,苹果走了很长时间的下坡路,但不可否认的是,它依然是世界知名的公司,在这样的公司,担任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特别顾问,对年轻的冯一平和年轻的嘉盛来说,都会有些益处。再不济,也会为冯一平亮闪闪的背景,再加一条很好的注释。但这还不够,哥到美国来,可不仅仅是为了留名,为了帮助你们这些大公司更快的赚大钱。咱也肩负着几万人的饭碗呢!“我很荣幸!”冯一平说,“只是,我有一个要求,希望你能考虑,”“没事,你说,”“对你重新领导下的苹果,我充满信心,我也很珍惜能和你一起工作的机会,所以,年薪,我可以象征性的拿一美元,但是,我希望能购买一定数量的苹果股票,至少在百万股以上。”这些年,他零零散散的也收了不少苹果的股票,但这玩意,哪有嫌多的,他希望能一次性的来把大的。现在苹果的股价在10美元上下,而它历史最高价,好像到了00多美元?如果能同意他的要求,那不说自己零散持有的——那部分买入价更低,所以回报更高,就这一次投入1000万左右的资金,到时能轻松变成个亿左右,巴菲特也就这本事吧。“是这样,”乔布斯脸上的笑淡了下来。“感谢你的信任,不过这个问题,我需要和董事会商量。”就知道乔布斯这样的人,跟佩奇和布林这样的青年人不同,那俩现在还有为梦想努力的成份,而乔布斯不同,虽然他也有梦想。从一开始创业起,有一样东西。他始终比产品紧,那就是钱!为了钱,他可以面不改色的骗联合创始人沃兹,更无情的不给最初和他一起创业的其它几位员工,一丁点的股份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性格,在遇到股票和钱的问题时,一定会非常冷静谨慎。见到乔布斯的反应,冯一平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。在美国这样高度商业化的社会,为自己争取合理的利益,那是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的事,况且,他自忖这个要求并不过份,只是希望乔布斯能提供点便利。省点事而已。不能因为之前谈得还算投机,就傻傻的和这些资本家讲究个君子之交淡如水。“呵呵,也许我的要求有些冒昧,”冯一平的笑也淡了下来。也没事,那就让李睿远慢慢收呗,话说现在苹果的股票。并不是非常抢手,要不是去年推出的ipod,迅速风靡起来,取得了连苹果自己也没预料到的成功,冯一平压根不会开这个口,市场上,好买得很。“不。你是出资购买,而且对我们几亿股的流通股来说,这个数量并不是太大,只是,有些财务方面的问题,还需要考虑,”虽然乔布斯对钱很敏感,但他迅速的分析了让冯一平加盟,可能带来的收益之后,态度马上有所软化。冯一平发现,财务,这还真是一个完美的好借口。佩奇感觉到了小小的尴尬,“公司还有事等我们回去,斯蒂夫你也忙,那我和冯先告辞,”“稍等,”乔布斯站起来,拨通一个电话,“准备两台G4,以及两种规格的iBook,现在送到停车场。”呵呵,这也算是提前享受福利。不过,刚才提了那么些建议,现在享受这一点福利,冯一平觉得也理所当然,“谢谢,”他淡淡的说了声。“iBook也是刚发布的新产品,我希望你在使用以后,同样能提出一些宝贵意见,你的要求,我一定会让董事会尽快决定。”乔布斯送他们俩到电梯口,后来干脆跟了进来,“冯,对我们的产品,如G4,你真的再没有其它意见?”既然我的要求你能尽快考虑,那礼尚往来,意见我还是能再说点的,“价格还是太高了一些,比如在国,低配的型号,售价也在一万人民币以上,要几个月的收入才能买一台,”“这已经是我们多方压缩的最好结果,”乔布斯说,“你有办法降低成本?”“简单,”冯一平说,“到国生产吧!那样不但能降低成本,还能提高产量,”不管这生意到时谁接,能为国内制造一些工作机会,总是不错的。辆车走远,乔布斯难得的没有马上回办公室,而是托着下巴在原地踱起步来,好像在思考什么大问题,很快,他周围的那一块,神鬼辟易,自觉的空出了出来。一些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的员工,则在暗打听,那个亚裔的小伙子是谁?送客人到停车场这样的事,他们这个天才CEO,可是有好多年都未曾做过。…………“你放心冯,”回到谷歌,见冯一平稍稍有点低沉,佩奇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,“你的要求一定没问题,你可能不知道,现在的斯蒂夫,应该是我们美国所有的高科技公司里,权利最大的一个CEO,他刚回归,就解散了董事会,现在的董事会成员,都是他找来的,对他没有什么约束力,更多的功能,好像是作为一个智囊机构,”这个冯一平还真不知道,按欧美的公司治理结构,哪个没有绝对控股CEO能这么牛,居然连董事会都说解散就解散?“他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力?”“他回归之前,包括回归的头几年,苹果的形势非常糟糕,一直行走在破产的边缘,那些人,当时是把他当救世主一样请回来的,什么要求都能答应。”原来如此。不过,冯一平估计,即便不是这样,骄傲的乔布斯,肯定也会想办法收拾那些当初把他放逐的董事。他也是信佛的,不会假模假式的讲究基督教的那一套什么被人打了左脸,还会把右脸递过去,别人扇他一耳光,他肯定会响亮的还回去。“而且,据我所知,苹果经常会用股票来激励员工和高管,多的时候,一年甚至会送出几百万股,你这是想拿钱买,完全不是问题。况且,虽然经过斯蒂夫的努力,苹果的股价有所回升,但在市场上,并不是非常抢手,总之,不是问题的,我想这一两天他就会给你答复。”既然如此,完全能做出决定的乔布斯,为什么不当场答应?呵呵,是拿捏吗?果然不出佩奇所料,见面后的第天上午,冯一平就接到了乔布斯的电话,“冯,公司董事会同意了你的要求,如果你需要,我们能一次性让出150万股限制股,”哦耶!完美!(。)本书来自  /book/htl/25/25586/il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