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,对冯一平继成功的投资谷歌之后,又成为了苹果的一个什么顾问,她觉得并没什么大不了,那份协议和聘书,还没有前两天带回来的那四台电脑让她高兴。

    女人嘛,都这样,估计古代那些皇帝的女人也一样,总希望男人回家的时候,能带些东西回来,家,就是这样慢慢的填满,日子,就是这样慢慢的充实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带回来的东西里,女人除外!哦,也许,还有私生子女?

    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这样的高层人员变动,自然需要及时向外披露,之后,就和冯一平想的一样,他之前投资谷歌,还只被大多数然认为是钱多,而这一次被苹果的乔布斯聘为特别顾问,则让大家知道,他这个人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条,看到这个消息的李家伦,现在是心发苦。

    在得知冯一平一亿五千万美元现金投资谷歌的那天,他就推掉了好几个party,他非常吃惊,冯一平居然已经有钱到这个地步了吗?

    虽然他女朋友当时撇撇嘴,说了一句,“跟你家比,也不多嘛!”

    但是李睿远可不这么认为,他再纨绔,也从小耳濡目染了商场上的事,有些事他是知道的,除了少数行业,为了保证生意正常运转,绝大部分商人的现金流,占资产的比例很有限。

    比如他家,名下有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,在内地有好几个工厂,总资产也在十亿港币以上,但是。他们家什么时候,账上能有一亿港币的现金?

    像冯一平这样对一个项目投资15亿美元,他们家也不是办不到,但要筹那么大一笔钱。他们家砸锅卖铁估计都还不够,一定得买公司才行。

    所以他大概猜得到,如果一个人账上,有15亿美元的现金可供随时随意支配,那他的总资产。起码得十几亿美元。

    可是,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,内地有这样年轻的一个富豪啊?

    他们和那些朋友也就知道,冯一平在香港办了一家发展得很好,效益也非常不错的出版社,在内地好像还有其它一些生意,也就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是有些钱,但也没多到哪里去,毕竟他名下连一家上市公司都没有,也从来没有上过内地的富豪榜。

    可冯一平现在披露出来的实力。好像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他的家底,看起来比自己和身边朋友们的家里都要丰厚,这可能吗?

    李家伦有点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在内地有工厂,对一些情况比较熟悉,他想得很多,冯一平是在首都读大学,在首都也有生意,应该能接触到不少人,那么。有没有可能,他是被一些人推到前面的白手套呢?

    他很希望是这样,不然,自己真招惹了一条鲨鱼。

    特别是现在看来。这冯一平不但有钱,而且人也是一等一的厉害,搞不好,会连带着家里也遭殃,必须得好好查一下!

    “你随便,”他不耐烦的对拿着衣服在身上比划。问哪一套好看的女朋友说了一句,到书房打了一个电话,“王叔,是我,拜托你一件事,”

    王叔是他们家在内地工厂的负责人,也是他老爸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查一家公司,”他看了看特意记下来的那几个字,“嘉盛集团,没什么,这家集团的董事长,现在是我校友,尽量快一点王叔!”

    消息反馈回来很快,很简单,少爷的吩咐,他家的老王自然是马上就办,在托人打听之前,他试着百度了一下,马上就进入了嘉盛的官网,看了嘉盛的构成,稍浏览了一下新闻,他就觉得,没必要再打听,马上把上面的消息,连带着网站地址,给李家伦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家伦看着邮件里嘉盛的那一长串下属公司,以及摘要的一些消息:在浦东投资一亿美元,在五里坳镇投资亿人民币,去年实现销售5亿元人民币,有两家公司正筹划着在纳斯达克上市……,他脑袋里一片空白,都听不清电话那边的王叔在讲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,你在听吗?”

    李家伦回过神来,“我在听,王叔你说,”

    “少爷,这个嘉盛,不过是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,就发展到现在的规模,未来肯定不可限量,如果跟你那个同学搞好关系,肯定能成为一个助力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李家伦敷衍了一声,啪嗒一下,就挂掉了电话,瘫在椅子上,一动不动,这,就是他的实力吗?在读书的同时,只花了不到四年的时间,就创下了比自家四代人积攒下来的家业,还要丰厚的身家?

    而且,这些是他的全部身家吗?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?

    除夕那天,冯一平笑着,拉着他拍照时说的话,他又记了起来,“我一向与世无争,与人为善,但如果有人无缘无故的跟我为难,那也别怪我不客气,对那些主动招惹我的人,我都会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,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说的这些话,好像真没有一点虚张声势的成份。

    李家伦越想越后悔,越想越担心,不行,一定要想办法解决,幸好,除夕那天,最终并没有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打起精神,捡起掉在地上的电话,朝卧室喊了一句,“你好了吗?我要马上去学校,”

    “再等我五分钟,”

    一分钟都不到,他女朋友听到楼下汽车的轰鸣声,探头一看,那辆法拉利已经疾驰而去,“李家伦你个混蛋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无奈的发现,在学校里,自己好像又成为了一个瞩目的人,去学校的路上,就碰到几辆车跟自己打招呼,等到停车场把车停下来,不时有那不认识的同学对他说一句,“干得好伙计!”

    一开始他还有点纳闷,这两天,哥们我忙得团团转,也没时间像超人蜘蛛侠一样拯救世界啊?

    后来明白过来,肯定是他接受乔布斯顾问一职的事,被大家知道了呗。

    不关注硅谷里知名公司动向的同学,不是一个合格的斯坦福学生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那个学习小组里的成员,不管真心还是假意,也都替他高兴,哈恩一见他,就挑起大拇指,“冯,你牛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浮名于我如浮云,”

    组里唯一的女生,做过白宫实习生,已经在十多个国家旅游过的詹娜,则八卦的问,“乔布斯真是一个脾气很差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”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前,成功将公司以高价脱手的哈恩抢着说,“对庸才,他是脾气差,对冯这样的天才,那自然是不同,对吗冯?”

    冯一平点点头,乔布斯还真是一个这样矛盾的综合体。

    前面屋廊下,这时闪出来一个人,李家伦满脸带笑的站在路边,“一平,恭喜你!”

    “哦,”冯一平朝他点了点头,也伸出手来,不过,不是跟他握手,而是去拿手机,对着电话说,“你好!”

    其实并没有人给他打电话,他只是不想再搭理李家伦,做了那样的事,还有什么好跟他说的?

    跟这些无事生非的家伙,说话是没用的,一定得让他感到痛才行,冯一平虽然是一个好脾气的人,但对好脾气的人来说,也不是什么事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李睿远那边早都安排了下去,他保证几个月后就可以有效果,相信那时,李家伦会得到非常非常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一帮老外同学面前,如果不想理的是个老外也罢,但对一个主动打招呼的同胞不理不睬,冯一平觉得自己脸上也不光彩。

    唉,总之,自己还是太善良啊!

    李家伦呆呆的站在原地,看着冯一平打着电话,跟同学一起朝教室走,那边都进了教室,他的手还没放下来,看来,想取得他的原谅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,一看,家里老头子的,“爸,”

    “我听老王说,内地的那个嘉盛集团的董事长,是你的校友?那你一定要跟他搞好关系,他不但实力雄厚,而且和高层的关系也很好。他们学院的前院长,也就是现任总理,对他印象不错,国家副主席也和他座谈过,他还和一些部里的领导,以及首都市委市政府的官员,也有联系。

    总之,跟他相处得好,对我们只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,”李家伦强撑着说,其实他都快哭了出来……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