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去现场看奥斯卡颁奖礼当然好,奥斯卡的红地毯上,男明星还好,一成不变的西装,那些女明星的穿着,则是一个比一个大胆,上面露间露下面露,前面露侧面露后面露,搞不好还会有人真真假假的摔一跤……,那画面,想想就让人流哈喇子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这年月,他喜欢的那些女明星,比如查理兹塞隆妮可基德曼凯特贝金赛尔等,都是最成熟美艳的时候,能见一见真人,也是一件美事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和乔布斯在工作上还谈得来,在这些事上,估计是没啥共同语言,最主要的是,旁边这个一脸母性光辉的大肚子美女,怀孕已近2周,已经到了不宜远行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斯蒂夫,我们这几天事情很多,走不开,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要照顾怀孕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其它的不知道,关于乔布斯私生女的事,他听说过,大概就是在他创业伊始的时候,把怀着自己女儿的女朋友从家里赶了出去,后来即使做dna鉴定,也一直不相认。

    那最好还是别跟他说这事,别跟他秀恩爱。

    “忙?耽误不了多少时间,坐我的私人飞机去,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24号真的走不开,另外斯蒂夫,和那些音乐人合作,最好是等他们找上门来,才好谈条件,”冯一平说了自己的一个建议,他估计乔布斯这次去好莱坞,也有这方面的考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跟你想的一样,我去是因为皮克斯出品的《怪物公司》,获得了几项提名,”

    估计他去好莱坞,还会有其它的考虑,苹果现在正在走时尚路线,跟好莱坞的明星挺配的。

    黄静萍挽着他的手笑盈盈的问。“能见到好多女明星哦,舍得不去?”

    “那算什么,只要有合适的机会,我把喜欢的女明星男明星全都请过来给我走红毯。而且一人只给两分钟,”冯一平豪气的说。

    他这是把后来王姓国民老公他首富爸的豪气之举,拿来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惦记着呢,”黄静萍笑着来揪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冯一平连忙温顺的低下头,让她揪得更顺手——可不敢让她牵动肚子里的小家伙。嘴里还求饶,“姑奶奶息怒,小的保证,以后想都不想这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,谷歌的休息室里,个人难得的聚在一起啃点水果,听冯一平说起乔布斯邀请的事,他们俩都不感冒。

    佩奇现在对好莱坞明星一点不感兴趣,好吧,谁都知道。他只对工作感兴趣。

    布林也一样,“哪有滑雪好?冯,你一定得抽时间跟我去一趟,我保证你会爱上这项运动,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和滑雪最接近的事,就是小时候坐在装着废旧轴承的木板上,从雪坡上朝下溜,所以,你说的那种滑雪,我可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问题吗?我教你,”布林拍着胸脯说,“我的水平,这个。”他自己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佩奇啃着一个苹果打击他,“别听他的,也就业余水平,却偏偏认为自己能到冬奥会上去角逐冠军。”

    布林听了一脸的郁闷,满是还能不能好好吹个牛的哀怨。

    没辙,有个太了解自己的好基友在身边。就少不了这样戳破牛皮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对了冯,这两天在忙些什么?”见布林在挑哪个苹果丢起来更顺手,佩奇连忙转到正事上。

    “就做些修修补补的事,我刚决定,给door上,增加一个评价的版块,”冯一平把自己的新打算出来,让他们俩帮着提提意见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不错,”佩奇说着不错,却还是皱着眉头在那里想,“刚刚你说起好莱坞,那我觉得,是不是可以把对上映影片的评价也加进去,再延伸一下,还有那些歌手出的专辑,以及作家的新书,我看都可以纳入评价的范围,”

    对啊,冯一平一拍桌子,怎么忘了这茬?后来豆瓣不就是做这个的吗?

    果然牛皮不是吹的,泰山不是堆的,佩奇这脑袋瓜,确实好用。

    那边,布林已经登陆进door,原来他也是注册用户,“我觉得,单看外观,网站就有很多值得调整的地方,字体,以及它的大小,颜色,还有整体布局等,都不太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能具体说说吗?”冯一平马上打开电脑准备记录。

    对这些专业人士的意见,他一向很重视。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,door现在的界面,已经很不错,但他的评价,只是停留在感觉上,专业人士的好,和他这个业余人士的好,标准肯定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我们一般人觉得,超模已经是顶顶好的,但对小李子这样的花丛高手来说,只有维密天使里的那些,才算得上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这里,谁对这方面最擅长?”布林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?”冯一平较真的问。

    布林郁闷得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商标的字体颜色,以及版面,都是玛丽莎设计的,你可以去找她帮忙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说服她用业余时间帮你,没什么问题,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佩奇你帮我说说,”

    “我说也没用,你还是自己找她吧,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就等着付出不菲的代价吧!”布林总算找到了奚落冯一平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得去找找那个骄傲的女人,谷歌沿用她的设计十几年,说明了她在这方面,确实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至于代价,只要不是以身相许,冯一平相信自己现在都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不料,去找梅耶尔的半路上,施密特站在办公室门口等他,“冯,有时间吗?”他好像有些局促,还看了看冯一平身后“能不能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冯一平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些天一直忙着给新项目招聘人手,”施密特把茶几上的一大摞简历放到地上,“茶?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看上去还是绿茶,他这一定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冯,”施密特指着办公室说,“我刚到谷歌的时候,没有办公室,我就自己收拾了一间空置的,就前面不远有两张桌子的那间,谁知道我刚刚收拾好,一个工程师就端着箱子跑进来,也不征询我的意见,就搬进来另外一张桌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一个普通工程师,共用一间办公室快个月,最后才分到现在的这间办公室,”

    看来佩奇他们,刚开始时,对施密特真是相当不待见,这样的事也做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是红杉和kpcb找来的,但从到谷歌的那天起,我就是彻头彻尾的谷歌人,我做的任何事,出发点都是为了公司好。

    来谷歌之前,我成功过,也经历过失败,对企业管理,应该说非常了解,我相信我有能力,为佩奇和布林分担一些事务性的工作,把他们从这些琐事里解放出来,开发和完善产品,才是最值得他们花时间的工作。

    可是,相信你也了解,不管我怎么做,他们依然对我很排斥,我知道你和他们关系很好,所以,我想拜托你,从公司的利益出发,能不能在间做一些劝解的工作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施密特说这番话,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一个履历出色,能力也出众的年男人,开口向一个毛头小伙子求助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了解你的不容易,施密特,”冯一平说,“但也请你了解佩奇他们的担忧和苦衷,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同样的情况下,换作是我们自己,会不会和佩奇他们一样?”

    “创始人被赶出公司的事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不是一起两起,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没有这个想法,风投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类似的意愿,”施密特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就我个人而言,我对你是完全相信的,我相信你做的所有事,都是站在谷歌的立场上,都是为了谷歌好,我可以跟佩奇他们说说我的观点,但我觉得,要改变目前的这种关系,主要还是在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还是需要一个过程,我想这个道理,你应该比我更明白。

    我们国有句古话,叫日久见人心,呵呵,他们也一定很关注你都做了些什么,所以,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,了解了你的所作所为之后,他们肯定会真心接受你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是可以在间传话,做一些说服的工作,但他很怀疑这样的效果,要是一个搞不好,让佩奇和布林,认为自己也有可能站在那两家风投那边,那可真是得不偿失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