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嗨,各位,”冯一平笑着跟那些注视着他的男男女女们示意。?

    要是在以前,坐在这里的这些家伙,是他应该很羡慕的对象,公司一流,待遇一流,工作环境一流。

    等谷歌上市以后,他们得到的现在看起来不起眼的期权,以后也会成为巨大的一笔财富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些普遍年龄比他大的谷歌老员工,都在仰望自己。

    财富,好多时候并不能代表什么——除非是那个数字大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书,冯一平提出的云计算,在他个人的那笔一亿五千万美元的投资面前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在美国这样的社会里,一个还是大的学生,就至少有上亿美元的财富,那这个人无疑会得到很多人的敬佩。

    从落地窗里,看到梅耶尔好像正和几个人讨论工作的样子,冯一平敲了敲门,过了一会还没动静,他正准备自己开门进去,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阿兄弟帮他打开门,只对他点了点头,又匆匆回原来的位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进程没有被打断,一个不知道是本来就留胡子,还是好多天没刮胡子,总之脸上乱糟糟的家伙,对着电脑,语很快的对梅耶尔说着,里面夹杂了太多的专业词汇,没学过编程的冯一平,听不大明白。

    这么忙,还是等会再来吧,他笑着摇了摇头,那边的梅耶尔,依然头也不抬,聚精会神的在听着下属的汇报,却好像看到了冯一平的表情,对着他伸手指了指墙边的沙,这是叫我坐吗?

    看了一会,冯一平明白过来,这不是讨论工作,这是汇报工作。等胡子男说完,梅耶尔拿起一张纸,画了些什么,同样语很快的对着那张纸第一第二第的开讲。最后的一句话,冯一平听得明白,“不行,重来,”

    等那几个明显是加班了好多天的家伙。如丧考妣走出去,梅耶尔收拢了桌上的乱摊子,笑着问冯一平,“有事?等等,”她趴在门框上,对着外面喊,“过十分钟再把电话转进来,”

    关上门,她双手交叉上举,美美的伸了个懒腰。紧身的米色薄毛衣,随着这个动作往上提,间露出一截白得耀眼的腰身来,肚脐都看得见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不好意思,把眼睛转向一边,忽然觉得靠枕后面有什么东西硌人,手伸进去一摸,一个塑料袋包着两块明显咬了几口的面包,面包已经变得硬硬的,这是那一天的物?

    “丢垃圾桶吧。不知道谁放那儿的,”

    梅耶尔随意的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里面好像还有东西,冯一平伸手一掏,抽出来一件白色的体恤。上面混杂着汗味和香气,这是?他看了看梅耶尔。

    喝着咖啡的梅耶尔差点被呛到,脸上迅飞起两团红霞,一言不的把那件衣服抢过去,塞在自己身后,好像觉得不妥。把那件尴尬的衣服揉成一团,塞进办公桌后柜子上自己的包里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,已经神色如常,“总监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事,我那边的事,需要你帮忙,”冯一平斟酌着说了自己的要求,“佩奇他们推荐的你,我也是相信的,不知道你能不能挤出一些时间来?”

    说到这的时候,冯一平忍不住看了看梅耶尔的胸前,看上去,那里不用挤,也应该是有沟的吧。

    这真不怪他,一个血气方刚,早就过惯了夫妻生活的家伙,做了八个月的和尚,有点小想法,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目光,女孩子总是很敏感,那边先把身子朝一边侧了侧,谁知马上又全部转向他这边,一侧又一转之间,能清楚的看到那一块在荡漾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点心虚的把目光转向窗外,梅耶尔骄傲的一笑,起身趴在桌上,把苹果g4的显示器转过来,用鼠标翻看日程,“点钟开始,有两个汇报,那我们可以点半出,去你的公司,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”冯一平随口应着,心思却完全不在话上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包裹在裙子里,翘起来,浑圆的那一块,这究竟是像满月呢,还是蜜桃?仅仅看,可能得出的结论不够准确,最好摸一下才精准。

    妈蛋,我这是走火入魔了吗?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把眼睛转向窗外,梅耶尔笑着回头,刚好看到冯一平缓慢但坚定的又一次把目光转向窗外,明白了什么,还特意扭了下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处荡漾,冯一平没看到,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,他低头喝了口咖啡,“两个汇报,半个小时够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够,一个汇报,一般我最多给他们1o分钟时间,”

    都是有个性又强硬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那我到时在停车场里等你,”

    等出了梅耶尔的办公室,冯一平才想起来,布林不是说让自己准备不菲的酬劳吗,梅耶尔好像压根就没提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点半,等在门口的冯一平,看着梅耶尔在短裙毛衣外面,套了一件米色的风衣,提着那个包快步走了出来,“走吧,”

    不过,梅耶尔看了看自己的甲壳虫,把车钥匙又塞进包里,再把包塞给冯一平,“钥匙给我,我早就想开开你的这辆车,”

    我能说不吗?冯一平迟疑了一下,“那我开你的甲壳虫,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的车不让男孩子碰,”

    “快点跟上来,”那边拿着钥匙朝雅俊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是啊,好像这个女人,后来也是一个很奢侈的家伙,从房子,到衣服到包,都是奢侈品牌,喜欢雅俊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真够劲,”8缸动机低沉有力的轰鸣着,梅耶尔有点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想问,你小小年纪,为什么要选一款这么老气的车?”

    “老气吗?我不觉得,我觉得它很优雅,”

    “优雅,可能吧,但我总觉得,它和我爸那个年龄段的人更配,不过,乘坐挺舒适,”她晃了晃身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冯一平拿出裤兜里震动着的电话,“你好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一个女声问,“是一饼冯吗?”

    你才是一饼,你全家都是一饼,“我是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IB总裁帕尔米萨诺先生的秘书凯莉,帕尔米萨诺先生,很期待您能来我们公司,和我们就您提出的云计算做一次交流,我想问冯先生您最近什么时候方便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最近都不太方便,抱歉,”冯一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女孩子?不方便?不是有什么事吧?”梅耶尔八卦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IB新任总裁的秘书打来的电话,邀请我去讲云计算,我没兴趣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蓝色巨人啊,”梅耶尔看了眼冯一平,“你如果去那边,我想乔布斯先生一定不太高兴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不是因为这个,谷歌邀请自己,是创始人亲自上门,乔布斯是托熟人,你IB一个秘书打一个电话,就叫我过去?蓝色巨人有怎么样?对不起,爷不就你的脾气。

    dooR办公楼里,“迈克,各位同事,这是谷歌公司负责形象设计的玛丽莎梅耶尔女士,我委托她改进我们网站的形象设计,请大家配合,”

    原本负责这一块的,虽然有些不忿,但这是老板的决定,他们有意见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梅耶尔也不客气,“迈克是吧,我时间很紧,请给我一张桌子,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这边请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追上去,“梅耶尔,谢谢你,你有什么意见,可以直接跟迈克说,我现在得去一趟学校,”

    梅耶尔朝迈克摆摆手,靠了过来,“叫我玛丽莎!我都免费帮你改进网站的形象设计,难道晚上都不请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家里你知道,静萍离不开人,过两天我请你去家里做客,还是我下厨,怎么样?今天晚上,我让迈克请你吃饭,或者是给佩奇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忙你的去吧!”梅耶尔给他一个愤怒的背影,总算没竖指。

    现在这都有点走火入魔的时节,单独请她吃饭,冯一平真有点不敢。

    吃完饭,梅耶尔没开车,那肯定得送她回家,然后,她如果邀请自己进去坐坐,那是进去呢,进去呢,还是进去呢?

    冯一平比那位千古传颂的柳老先生下惠同志,年轻力壮火气旺,美女在怀,他是做不到不乱的。

    要想不出错,只能不让自己面对这样的诱惑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