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车是辆奔驰,自然是嘉盛婚庆的那十辆的一辆,一个在镇上橱柜厂上班的小伙子,穿着蓝西装打着红领带,胸口戴着朵红花,笑着把一个盛装打扮,穿着红嫁衣的姑娘从车里牵出来。

    今天,是他们俩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虽然农历才二月半,但今天的这一桩,已经是冯家冲今年的第桩婚礼。

    好像也是突然间,冯家冲的那些单身小伙子,一下子就走俏起来,亲戚、亲戚的亲戚、朋友的朋友……,总之,只要是能和冯家冲沾点关系的,要么自己亲自来打听,要么托熟人,就一个目的,在冯家冲物色合适的小伙子,作为自己女婿的人选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他们有这个打算,是存着占便宜的心态,主要还是为了女儿出嫁后,能过上好日子,当然,要是女儿过上好日子的同时,还能帮衬娘家一把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而左近十里八乡,冯家冲的日子,肯定是数一数二,而且看样子会越来越好——从他们到冯家冲看过以后就知道。

    短短几年,冯家冲的变化是颠覆性的,坐车翻过那座小山以后,就能看到和其它村庄完全不一样的景象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些人家住在土砖瓦房的老房子里,但是大多数,已经住上了别致的两到层小楼,那些小楼不仅仅是好看,住着舒坦,更是很适用。

    而且那些建好的小楼,也不像其它村里,东一栋西一栋,明显经过了规划,前后左右,间隔很均匀。留着至少可以两辆小车并排走的路,路边还种上了树。

    路上,虽然有J群在觅食,有小狗翘着尾巴在跑。也有被跳着担子的人赶着大黄牛,但不时也有货车轿车和摩托车驶过。

    周围的田地和菜园子,跟其它地方也没什么区别,都侍弄得很好,但在这些田地间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一片工厂,而村里从幼儿园到活动心到医务站,从小卖部到农贸市场到小旅馆,好像镇上有的,这儿也都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总之,这是城市和农村,偏僻和现代,完美糅合在一起的新农村。

    把女儿嫁到这里,那是顶好的。

    同样,冯家冲的姑娘们也很抢手。不过,这两年,冯家冲的姑娘,那是越来越难娶。

    这些姑娘现在的心气也高,想让她嫁过去呆在家里种地照顾老人,那是不可能的,她们现在也不会跟着你去沿海打工。

    要是不想去远的地方,村里还是镇里,都能安排工作,而且每月能存下来的钱还不少。

    当女孩子在经济上能自立以后。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,她们成家的年龄,会越来越迟。

    而且,父母们也不像从前。没继续读书的姑娘,一到十八岁,就着急她们的婚事,现在可以好好挑一挑,而且一个姑娘,一年至少能给家里带来两万块的纯收入。不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,村里几家工厂的机器全都停了下来,冯振昌也跟着工人们一道,回塆里喝喜酒,那些老家是县里其它地方的员工,也同样接到了主家的邀请,喜事嘛,就是要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酒席,也和前两年不一样,已经专业的班子承接,桌椅碗筷,全部都是他们自己准备,主家省事也省心。

    也不像以前,分散在各家,现在都是集在扩大后的打谷场上——其实应该叫小广场,跑堂也轻松,而且,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更显的喜庆。

    炉灶还是和以前差不多,同样是露天的,此时香气扑鼻,刚从工厂回来的人,笑着从小广场上走一遭,就急匆匆的回家换衣服,然后,年轻点的去看新娘子,年纪大一点的,坐在已经摆好的桌子边,吃着瓜子花生闲聊。

    新娘那边来送嫁的人,主事的是新娘子的堂哥夫妇,这夫妇俩,一直在南方打工。

    此时,她堂哥正由男方的一个叔叔陪着,看着那边冯振昌也和人打着招呼,回家里换衣服,问了一句,“那是冯叔吧,”

    男方的叔叔笑,“他都是我爷爷辈的,不过,你叫叔也没关系,现在不像以前那么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不住,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辈份,”不过他要说的不是这个,“冯太爷爷,他们家现在真是远近闻名,都说他家至少是县里、市里最富的人家,那像村里的这些喜事,他们不会随礼很多吧!”

    这话就问得有些外道,农村送礼的轻重,只和关系的远近有关系,和贫富无关,像今天这家,和冯一平家不是一房的,冯振昌他们的随礼,也就和大家伙一样,不能盖过男方的叔伯家和舅舅姨妈这些至亲。

    “他们随礼和大家一样,”

    “哦,”女方的堂哥明显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知道,他们家为这场婚事,间接送了多少礼吗?”男方的叔叔说,“迎亲的四辆轿车,都是他们自己和公司的车,连司机都是他们出,只有那辆奔驰,是他家姑娘,现在管着婚庆公司的玉萱,从省城派回来的,象征性的收了点钱,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还不算什么,今天为了这场婚事,他家的几家厂,提前个钟头下班,你知道一家厂停工一个小时,损失是多少吗?那不是小数目,”

    这个帐新娘的堂哥还是会算的,他也在别人工厂打工嘛,“呵呵,是是,他们这做的确是没话说,”

    其实,新郎叔叔说的这话,里面也有埋伏,村里的几家厂今天是提前个小时下班,可这个小时,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,就会补回来,不然一家结婚放个小时的假,一年下来,就是好几个工作日。

    不管是食品还是茶叶,都很畅销,一直没有库存,不好随意放假,而且现在接的出口单子的比例一直在增加,那个交货期,一定不能延误。

    “我妹夫家看起来日子不错,新建的楼房,装修得也不错,但我听说,他们家为了这个,还是借了些外债,我这妹妹,一过门就得帮着还债,这日子,呵呵,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哪里听说的这些话,我们村一般都是把钱都攒得差不多,再改建房子,他们即使扯了些债,也不多,你妹妹一过门就会有工作,他们两口子,只要不大手大脚,一年至少能存四万块钱,过个几年,都可以考虑买车,这样的日子还不好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典礼仪式还是按着老一套来,在四叔的主持下,大家簇拥着一对新人,在祖厅里拜堂,拜了天地拜祖宗,夫妻对拜的时候,几个活份的家伙一对眼色,同时把新郎和新娘朝前一推,让这一对小夫妻,头对头的撞了个脆响。

    不过新人也不恼,摸着头嘿嘿的相视傻笑。

    这边礼成,主事的马上放了一挂鞭炮,这是开席的信号,冯振昌也是这会才到,马上被安排在主桌上——这跟他的身家无关,因为他的辈分高。

    现在在这样的场合,他已经不敢喝酒,改喝果汁,因为敬酒的人太多,而且太热情,你只要喝了一杯,最后一定是喝醉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他,换做其它人,别人敬酒你喝果汁,谁干?不过现在,冲他的辈份和实力,没有人不明理的来较这个真,和他碰下杯,说几句话,就觉得很有面子。

    滴酒未沾,也觉得有点醉的冯振昌,看着那一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小年轻,不自觉的又想起儿女的婚事来,儿子还好,女儿则让他们有些C心,她今年已经26岁,却还是连个男朋友都没有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