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冯,我们网站新的形象设计已经出炉,布坎南先生看了很满意,现在还需要你来最后审核,”正在图书馆的冯一平,接到了迈克的电话。?  网?

    冯一平在书架上翻看着各种关于管理风格的著作,因为几天前的那次会面,让他感触颇多,他觉得很有必要再学习一些不同的管理风格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不是你们决定了就可以,怎么还要我参与?”这也是他和乔布斯不一样的一点,他很擅于放权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次改造方案的设计人,是你请来的梅耶尔小姐,你不会忘了吧!”迈克好像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对哦,说起这个,冯一平好像还真是有点刻意的忘了,既然梅耶尔已经完成了他的托付,那于情于理,是得去看看最终的结果,并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梅耶尔也在吗?好的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依然是在迈克的办公室里,玛丽莎梅耶尔悠闲的端着一杯咖啡翻看网页,却对冯一平带着感谢和一点讨好意味的笑不理不睬,让冯一平有一种热脸贴冷脸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冯,你快看,这些修改,都是梅耶尔小姐的建议,”迈克把他让到自己的桌前。

    虽然是佩奇和布林力荐,自身确实也是个美女,但冯一平依然看得很认真,这是事关网站形象的大事,容不得马虎。

    只是一看网站的界面,他就觉得舒服很多,他又有点疑惑的问,“和现在用的方案比,好像改动并不大?”

    “基本的架构都很合理,所以没有改动,但是,你有没有觉得网站好像变了个样?你看,”迈克兴冲冲的为冯一平做演示。

    还真是这样,怎么说呢,原来的网站。就好像是一个初出道的女明星,虽然天生丽质,但是因为没条件请一流的造型师,也没条件穿定制的礼服。所以,漂亮是漂亮,但并不能让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网站,就像是那个小姑娘已经混出点名堂来,下血本请了顶级的设计师负责形象设计。所有的衣服,也都是量身定制,所以,虽然并没有去韩国,但是整个人一下子就光鲜亮丽,顾盼生辉,神采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你细看,就会现,只不过是换了个型。眉形也做了调整,服装也更契合而已,人还是那个人,改动的地方也真不多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能很专业说出哪些地方好,但是总体看上去,真比原来的方案漂亮美观很多,谢谢你!玛丽莎。”

    玛丽莎梅耶尔好像真的是现在才注意到冯一平一样,“哦,这不是事多人忙的冯大老板吗?你什么时候来的?原来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看来,那句话真是铁律。不管一个女人的胸怀……,咳咳,有多大或者多伟岸,你就压根不能指望她能有多大气。或者多大度。

    冯一平讪笑着去给她倒咖啡,“呵呵,这几天真是事多,几个公司,学校,还有家里。一时疏忽了你这边,不过,这也是因为我相信你可以出色的完成我的托付,不用我操心,要是其它的那些水平一般的人,我肯定一天个电话的检查,所以,说起来,也是因为你能力太出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还是我的原因?”玛丽莎的眉头又皱起来,似笑非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,只是真诚的,单纯的赞扬你的能力,迈克,叫上项目组的人,找个餐厅,庆功的同时,也向玛丽莎小姐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斗嘴的时候,迈克一直把自己埋在电脑前面,这时抬起头来说,“不,冯,项目组已经和梅耶尔小姐聚餐过几次,既然你也认可这个方案,今天晚上我们要加班对网站进行改造,办办公室已经叫了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玛丽莎,晚上就拜托你!”

    “不不,”迈克又说,“今天晚上的事,完全不用麻烦梅耶尔小姐,我们自己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真想说一句,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

    迈克忽然感觉小老板的目光不善,摸了一下头,“再一次感谢你,梅耶尔小姐,我去安排晚上的工作,”说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冯一平觉得这货有叛降投敌的嫌疑,也是,美女总是很容易得到男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那么玛丽莎,我有和你共进晚餐的荣幸吗?”这样的大咖帮了这么大的忙,总得请她吃顿饭吧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回家照顾静萍?”玛丽莎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想吃餐,那我很欢迎你去我家,”

    现在稍微好一点,前两天,在迈克他们的把关下,冯一平和黄静萍请了一个墨西哥的大妈做保姆。

    “不,今天我想吃法国菜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听了牙疼,就和韩国人自豪他们的泡菜一样,法国人对他们的美食,也是自豪得无以复加,可是对鹅肝蜗牛啥的,冯一平不太有爱,说起来好像还不如泡菜炒饭呢。

    不过,怎么好拒绝呢?

    “你有喜欢的餐厅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你做主,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问问,迈克,”冯一平对外面喊。

    迈克拿着一盒外卖的春卷——越南的春卷,“高档的法餐厅,我可没能耐现在给你们订到位子,不过,你可以找弗里蒙特先生,他一定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对,那才是地头蛇。

    “玛丽莎,ate1ie可以吗?”冯一平掩着电话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,”玛丽莎好像有点小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你弗里蒙特,我们六点半能到,对,两位,”

    玛丽莎急匆匆的把电脑塞进公包里,“那就这样,你五点半到我家来接我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愣,“不是现在就出?”

    玛丽莎讥笑的看着冯一平一身的休闲装,“那是2星的米其林法国餐厅,你以为单靠长得帅就可以进去?”

    我承认我帅,但是我从来没有像孔雀一样炫耀过好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是让冯一平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次晚餐,促使他马上作了一个决定,以后没事还是不要来这样的法餐厅。

    不是说不好,真的挺不错。

    盛装打扮的玛丽莎,真个是明艳动人,餐厅装修也非常雅致,服务也完全无可挑剔,每一道菜同样很完美,色香味都做到了极致——除了有好多道菜太精致,只有一口的份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这一餐吃了2o道菜,整整吃了个小时!去的时候才华灯初上,回来的路上,车都很少。

    自然也不便宜,总共花费21oo美元!

    不过玛丽莎很高兴,个多小时,虽然冯一平把太极拳的闪躲腾挪挥到了极致,还是让她了解了很多感兴趣的方面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那样的环境里,对一个笑靥如花的美女,好多时候,很难拒绝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同样,来而不往非礼也,冯一平也了解了不少关于玛丽莎的情况,她的家庭,她的兴趣爱好,以及,为什么她说和佩奇现在只是好朋友而已。

    慵懒的躺在副驾上,喝了不少酒的玛丽莎有点肆意的看着旁边的小鲜肉,“说好啦,等你的私人飞机交付以后,一定要为我免费服务一次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就是乘坐它去国都没问题,”冯一平看着前方说。

    玛丽莎此时的姿势很诱人,一些部位非常突出,而那用料简洁的晚礼服,好多地方没有覆盖到。

    咱是有妇之夫,咱出身于明古国,一定要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小煎熬,终于顺利的到了玛丽莎家,好像在美国,送女孩子回家,是很有技巧的一件事,做得好,就可以登堂入室,然后,你懂的,要是做不好,可能就没有下次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要领,冯一平一点都没遵循,他只是过去打开车门,就迅回到车上,“晚安玛丽莎,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玛丽莎笑了,“晚安!”摇头朝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回家吗老板,”欧干上来问。

    “回家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他其实真的有点想会旧金山,到经过的那一家夜总会去看看,今天晚上,他特别想见识一下美国的另一项艺术——那项艺术叫脱衣舞。

    不过,等他回到家,看到在朦胧的夜灯下,把手放在肚子上,睡得很香的黄静萍,那些乱起八糟的想法,全都烟消云散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