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礼上要是因为自己这个承办方组织不当,出了什么岔子,不但砸牌子,结婚的人也会记你一辈子。

    看着礼堂央的舞台上,那个新郎家请来,好像有点眼熟的男主持人,熟练的调动着场间的气氛,让大家给新人的爱情喝彩,让那两个新人,讲述他们相爱的过程,并当着所有来宾的面,来一番排练好的、非常书面化的表白,她有些看不下去,真想把自己的耳朵捂起来。

    她真不习惯这一套。

    主动申请调到婚庆公司,她做了不少功课,研究了国内国外的各种婚俗,然后发现,国内现在流行的这套典礼模式,真是四不像。

    只有现在国内的婚礼,才流行请一个主持人,让新郎新娘像演员一样,在大家面前演戏,还最好要让新娘留下感动和激动的泪水……。

    她还是觉得老家的那套仪式好。

    电话震动起来,她看了一眼,对旁边的人说,“小陈,我出去接个电话,你帮着好好盯着,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溜到江边,她有点不耐烦的对电话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,你明天生日,打个电话问一声呗,”电话那头,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烦死啦,你们能不能不要记得这件事?”从一早爸妈打来电话开始,她今天接到了好多类似的电话。

    但在她自己看来,今天满26周岁,明天,就进入2岁。这真不是件值得庆贺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烦的,你今年26,又不是6。

    ”冯一平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,有点年纪的女孩子的生日综合症嘛。没什么大不了,“静萍有话跟你说,”

    “姐,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静萍,”对黄静萍,就不是对弟弟一样的态度,“你们寄的礼物,我昨天就已经收到。我很喜欢,你们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挺好的,叔叔阿姨今天是不是到了省城,你们准备怎么庆祝?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他们来,”冯玉萱说,“我就想和平时一样,现在年纪轻轻的,过个生日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怎么可能?梅秋萍和冯振昌今天虽然没到省城,不过蔡虹和梅义良自然会有安排。

    弟弟他们俩挺好的,这从黄静萍的说话的语气就能听出来。冯玉萱挂了电话,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,忽然有点不想进礼堂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。是比管着面馆轻松些,也喜庆,可是在一些特定的日子里,还真是让人有些感伤。

    看着礼堂门口新郎新娘的婚纱照,她一边吐槽照片上的这个新娘,妆化得太浓,真是连她老娘都不会认识,但看着她现在在舞台上牵着另一半的手,接受大家的祝福。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为了减少麻烦,冯玉萱26岁的生日宴。都不在自家的酒店举行,但去别人家的酒店也不好。最后,干脆摆在梅义良新买的别墅里,当然,菜还是由酒店提供。

    到场的没一个外人,除了小舅一家口,就蓉蓉他们个在省城读高,平时住校,周末回这里的表弟妹,外加肖志杰、王昌宁和他们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生日宴,还不如说是个有蛋糕吃的聚会,这样的安排,冯玉萱挺满意。

    大舅家的大女儿,表妹蓉蓉今年18,已经出落成个大姑娘,说,“平哥哥不是在给他的飞机招乘务员吗,四叔,玉萱姐,你们跟他说说,让他不要选别人,选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选你?”梅义良笑着说,“你趁早别想,老老实实的准备考大学,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喜欢当空姐,”

    “别说你爸妈同不同意,我们都不会同意,空姐,那不也是服务员吗?有什么好的?”蔡虹说,“还是努力考个好大学才是正经事,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还想当飞行员呢,”二舅家的成成,挤兑了堂姐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当空姐,最好也还是上个大学,你平哥将来满世界飞,他飞机上的空姐,语言肯定要过关,”张秋玲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飞行行业,本来很多术语就是英,”肖志杰自然是唯女朋友的马首是瞻,马上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蔡虹现在在和冯玉萱说悄悄话,“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小邵,现在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冯玉萱端着酒杯摇头,“没有,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个小邵挺好啊,我见过,长得挺帅,脾气也挺好,家里条件也不错,又在政府上班,工作清闲,待遇很好,”彩虹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冯玉萱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是为什么?总要有个原因吧,还是你喜欢做生意的?可是你爸妈都说,最好给你找个不是做生意的,让他有时间照顾你的人,你不是也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感觉,”冯玉萱说,“真的小舅妈,你的好意我知道,只是,我还没到大家都要操心我婚事的年纪吧,急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上次见的那个小邵,冯玉萱本来也能跟他聊几句,但他听说自己只有小学凭时,那眼里的鄙视和不屑,深深的刺痛了她,怎么可能再联系?

    我小学毕业又怎样?说不定各方面能力都比你强。

    最近她又报了一个培训班,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姑娘,现在是到了该认真想想这事的时候,刚好你现在也比之前闲一点,我跟你说,如果你还是这样,别怪我又拉着你去相亲,这也是你爸妈交给我的任务,”

    “昌宁,你姐姐怎么样?有男朋友了吗?”冯玉萱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”王昌宁说,“她一直忙着店里的生意,爸妈一问,她总是说不急不急,”

    冯玉萱朝小舅妈一挑眉毛,“怎么样?不止我一个是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这样才让人担心,”蔡虹依旧小声说,“你不知道,女人一过了十岁,各方面都在走下坡路,特别是生孩子,风险会逐年增高,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要跟别人比,你喜欢怎么样的,跟我说,我再帮你物色,”

    “小舅妈,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?”冯玉萱笑着说,“我手上合适的资料,可比你给我介绍的还要多,”

    她这话也不是吹牛,嘉盛假日酒店的相亲会,依然在进行,而且现在选择在网上登记自己资料的人越来越多,看上去好像也有合适的。

    只是,冯玉萱怎么会主动给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海,金翎又在羊城出差,她的那个上外的校花秘书轻松了很多,总算能在周末有时间去逛个街。

    在南京西路的梅龙镇商场,她突然看到那个跟金总出去吃了几餐饭的家伙,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提着大包小包的,显然是在血拼,这是什么个情况?她悄悄的跟了上去,用手机多角度拍了好几张。(。)(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