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静萍看了眼冯一平,“没有,”

    “那好,虽然预产期是下周,但是可能提前或者延后,这都是很正常的情况,你们已经了解过临产前的征兆,这几天一定要密切留意,有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,如果出现紧急情况,比如出现破水,我会第一时间安排救护车或者救护直升机,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医生,”

    “回家后还和以前一样,按医院的建议进食,保持充足的睡眠时间,保持心情舒畅,总之,不要有任何压力,放心,一切都会很顺利,”

    无论国内还是国外,私立医院的服务,总是好过公立医院,这位老专家笑着把他们送到办公室门口,除了职业习惯,估计也有冯一平他们已经交了的大额支票有关。

    在美国,没有保险,又是在这样的高端私人医院生孩子,那花费,真不是一般二般的高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留院待产吗?”冯一平问,预产期在下周,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产检。

    “不用,哪里有呆在家里安心舒服,”黄静萍挽着冯一平的手说,“医生也说,延后也很正常,那难道我还在医院里住上十几天吗?”

    “那随你,”冯一平看着她的状态也很放心,她现在走路,依然不用冯一平扶,虽然不好走快,但是很稳,也不觉得怎么吃力。

    不过,她回到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那两个已经整理好的箱子又检查了一遍,那里面。是去医院必备的一些物品。

    有他们这大半年时间,零零散散买的宝宝穿的漂亮的小衣服,小被子,还有几套奶瓶。以及四五个牌子的奶粉——以防孩子吃不惯,还有其它一些,比如纸尿裤和干湿纸巾之类的,医院虽然有,但还是各备了一大包。

    她用的也不少。好几套内衣裤,诸如吸奶器、防溢乳垫等小玩意,还有冯一平特意到唐人街去买的老山参切片,还有一小包巧克力,从意大利的多莫瑞到美国本土死贵死贵的knipschildt。

    这两样主要是用来补充体力,要知道,生孩子可是个体力活,前后奋战好几个小时那是常事。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她做这些事,都是为了舒缓压力,第一次生孩子。难免总会紧张,再加上影视作品里,向来把分娩过程,都表现得痛苦异常,生不如死,而且还有很高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,有些人生孩子就很轻松,看你现在的状态,就应该是那一种。”冯一平帮着她把箱子放好,抱着她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冯一平肯定的说,“这事吧。平常越是各种讲究,怕这怕那,这不让做,那不让做,紧张得不得了的,搞不好生产的时候越麻烦。像我们这样,到现在你什么事都是自己做,还每天坚持散步一个小时的,到时一准轻轻松松,顺顺利利的,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怕痛!”好像是担心肚子里的小家伙会听到,她轻轻的在冯一平耳边说。

    这个,冯一平还真不知道怎么说,因为他真没体验过,但好多人都说,分娩是世界上最痛的事,是比十级痛还要痛的十二级痛,黄静萍估计是这些天上网看相关的资料,有点被吓到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痛,但也别全听网上说的,没有那么恐怖,人的体质不一样,有专家研究,老外本来就比我们怕痛,所以她们觉得非常痛的事,我们可能觉得一般,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没觉得什么,想想为了孩子,再痛也要忍,忍一忍也就好了,但是看网上有些人形容的,真的有点怕,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,哪有她们说的那么夸张,别担心,你可以的,”

    冯一平虽然说的轻松,其实他也是紧张的,因为担心去医院的路上会出现堵车之类的状况,背着黄静萍,他再跟医院确定了直升机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冯,是不是预产期快到了?”第二天午到谷歌,他还没说,佩奇居然主动问起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就在下周六,我今天来,本来也要说,下周可能不能来公司,没课的时候,我要呆在家里,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”布林搂着他的肩膀说,“你真厉害,还有,到了那一天,一定给我们打电话,让我们陪着黄和你,”

    得知他即将升级做爸爸的消息,乔布斯也表示了关心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虽然你们现在的这家医院在湾区很好,但我可以联系最好的医院和医生,”

    “谢谢,不过我们认为都没问题,”

    “那好,其实以现在的医学水平来说,不会有什么问题,”乔布斯说,“你家人都不在硅谷,到时你通知我,我和劳伦娜一起过来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预产期前的最后一周,不是太重要的课,冯一平就懒得去上,陪着黄静萍呆在家里,谁知道小家伙不会不会有点着急,想再点见到爸妈呢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的心里素质确实好,到这时候也跟以前一样,该干嘛干嘛,一点都不紧张,反倒是冯一平有些紧张,特别注意她的状态,连夜里也会醒来好几次,经常幻想着,会不会下一刻她羊水就破了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完全是多虑的。

    周六,预产期的那一天,在确定生孩子没有传说那么痛以后,有些大大咧咧的黄静萍,第一次有点紧张和期待,但是,一直到晚上,小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有想要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黄静萍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冯一平安慰她,“明天看看情况,我们再问问医生,”

    星期天一早,看到黄静萍依然睡得很香,冯一平悄悄的给医生打了个电话,没办法,黄静萍被他安慰得有点大大咧咧,他只能精细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虑,这是很正常的情况,而且,从开始宫缩到孩子出生,都是循序渐进的,间有充足的时间让你们到医院,当然,如果你们担心,明天可以来医院待产,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冯一平安心了许多,对啊,所有可能都已经考虑到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于是他们这一天依然过得很悠闲,上午看了几集《人人都爱雷蒙德》,午睡过后,黄静萍泡在热水池里,看着冯一平游泳,之后她还按惯例练了一会字,一切又都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晚餐是冯一平亲自下厨,不过等饭做好,黄静萍又朝厕所跑——这几天,她去厕所去得勤。

    等摆好了碗筷,她还没出来,冯一平也不以为意,“饭好咯,孩他娘,快来吃饭,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黄静萍才走出来,也没有多激动,很平静的说,“一平,我见红了,”

    冯一平差点把手里拿着的饭碗扣在地上,“怎么样?是不是快生了,有阵痛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不是阵痛,不过我感觉,小家伙现在是想出来,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