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等着,我马上联系医院,”冯一平一把扯下身上的围裙,边打电边去楼上拿箱子。??    ?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,还真是调皮!都以为要来的时候,偏偏没有一点动静,现在都以为得再过几天呢,谁知道又这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一平,”黄静萍叫住他,“还是开车过去吧,坐直升机太吵,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,”平常去医院,最多也就十分钟,开车也行,不过,稳妥起见,他还是问了一下那个老专家,“现在这个状态,我们开车去,时间上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问题,你也不用担心,我现在派一辆救护车出来,他们会在途跟你汇合,随时保持联系,”

    冯一平提着两个箱子,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给欧打电话,“在山下路口等我,要马上去医院,”

    黄静萍此时已经自己套上鞋,拎着包在门口等他,莱蒂西亚也已经把揽胜开到门口,又去动自己的二手别克,冯一平把黄静萍扶上后座,帮她系好安全带,火急火燎的准备去开车,黄静萍笑着指了指他的脚,“你的鞋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,自己这还穿着拖鞋呢!

    在山下汇合上欧,他开着福特打头,莱蒂西亚押后,居的冯一平从后视镜里看着黄静萍,“现在怎么样?羊水没破吧?”

    如果路上羊水就破了,那就是件比较麻烦的事,有一定危险。

    “没有,”黄静萍笑着说,“别看我,看前面,好好开车,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的,马上跟我说,救护车应该也快到了,”

    黄静萍还有闲心够着身子给他擦额头上的汗。“看你,这么担心干什么,没事的,”

    人容易走极端。比如曾经濒临死亡的人,要么以后就一点都不怕死,要么以后就非常怕死。

    孩子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黄静萍这是第一次生孩子,估计主要是高兴和激动,还有很多憧憬。但曾经拥有过孩子的冯一平,知道得到一个孩子的珍贵,越是知道,就越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你坐好,哦,救护车在那边,”

    对面,有着医院标示的救护车终于赶到,冯一平打了几下双闪。那边马上掉头跟上来,一会就打电话过来,“需要转移到我们这边来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回头看了看黄静萍,她摇摇头,“用不着,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,谢谢!”

    救护车跟过来就是多余的,这一路非常安稳,等顺利抵达医院,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士推着车走过来。黄静萍又一次拒绝了,“不用,我现在挺好,可以走进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,冯一平牵着她的手,悄悄问了一句,“不会是假警报吧?”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她的状态太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感觉得到,”黄静萍说得很肯定。

    还真不是假警报。换了衣服,迅检查之后,带着口罩的老专家走出来通知冯一平,“已经开了指,状态很好,我们马上把她送入产房,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黄静萍躺在病床上被护士推了出来,脸红红的,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热的,冯一平紧紧的握住她的手,“别紧张,医生说,一切正常,还说你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准妈妈,”

    “我不紧张,我就是高兴,”

    他们的对话,全部是用家乡话,旁边的医生和护士一点都听不懂,不过,他们俩神情的高兴和激动,谁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在产房再待了四十多分钟,宫口开到八指,同时也出现了规律性宫缩,医生和护士全副武装的走进来,分娩进入倒计时,“要我在这里陪你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黄静萍的脸更红了些,松开手把他朝外推,“不要,你快出去,”

    她是个传统的国女性,还不能接受分娩时爱人就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这会她的话就是金科玉律,而且说实话,冯一平也担心自己会比她还紧张,搞不好把一直都很镇定的她给传染了,“那我就在门口,你别担心,”

    他退出产房,现乔布斯和一个金,穿着宝蓝色裙子的姿深美女就坐在等候区的沙里和迈克说话,佩奇和布林那一对好基友,抱着手站在那里,看着过往的医生和护士,也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居然都已经赶到。

    冯一平挺高兴,现在他是真的需要有人陪伴,“谢谢你们,”

    “冯,这是我夫人劳伦娜,”

    “你好劳伦娜,谢谢你过来,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乔布斯老婆,虽然已到年,但看得出来,年轻的时候,一定是个美女,好像乔布斯病逝之后,她也是全球富豪榜的前几名。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吗?”劳伦娜握了一下这个老公很欣赏的年轻人的手,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都很顺利,”

    佩奇和布林笑着走过来,“马上要当爸爸,现在心情怎么样?兴奋?激动?紧张?”

    “都有,很期待,”冯一平揉了揉脸颊说,他现在感觉整个人晕晕的,就像没睡醒一样。

    “各位,咖啡,”迈克的老婆莉莎端着四杯咖啡走过来,“冯,怎么样?一切都还好吧,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谢谢!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会坐不住,也没心思跟这些现在和将来的大佬们闲聊,一直在那里走来走去,留神听着产房里的动静,八点多的时候,他听见产房里那个老专家在说,“对,用力”

    这就开始了吗?

    果然,黄静萍深深的吸气声和使劲的声音也传了出来,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循环,刚开始还算好,但后来,她声音里就带着些痛苦的意味,但是,怎么说呢,还没有到痛不欲生,声嘶力竭的地步,听上去,还算游刃有余的样子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冯一平依然握紧了手。

    老专家的声音一直很平和,“对,吸气,好,再来一次,”

    于是又能听到黄静萍很长时间的使劲声,冯一平很期待在下一刻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,但是,没有,跟着在医生的提示下,她又做再一次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冯,放松点,没事的,”乔布斯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冯一平说着没事,却还是在满地走,他现,重生以后,本以为会看淡很多事,但实际上,好多事却比以前看的还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别担心,”莉莎安慰他说,“萍的身体很好,精力很充沛,没事的,我第一次生的时候,花了近个小时,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知道应该不会有事,可就是放松不下来,心一直提着,这么长时间,不会有什么麻烦吧?他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后来,他没听见婴儿的哭声,但却听见黄静萍在说,“医生,能把脐带剪长一点吗?”

    这是老家的习俗,生孩子的时候,留一小截脐带下来做纪念,这是生了?可是,怎么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?

    产房里也没人出来,他耐着性子又等了大概几分钟,忍不住敲了敲门,“怎么样?静萍?”

    一个护士闪出来,摘下口罩,笑着说,“恭喜你冯先生,得到了一个健康的女儿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