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谢谢,非常感谢!”冯一平都有把这个护士抱起来转一圈的冲动,不过,看了看彼此迥异的身材对比,他明智的打消了这个念头。???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宝贝女儿,但一个女儿显然是不够的,所以腰一定要保护好,举起眼前这个敦厚的护士,有八成的可能自己的小蛮腰会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“恭喜,”乔布斯打头,几个人轮流给冯一平道喜。

    莉莎还重复了两遍,“女儿挺好!”

    冯一平明白她的意思,没办法,在美国,关于国的事,一向是正面的知道的人不多,但负面的,比如重男轻女之类的,好多人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其实莉莎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,冯一平是真心欢喜,两辈子,我终于有了个女儿!

    可是,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们?冯一平焦急的看着产房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多分钟,黄静萍终于被推了出来,她看上去气色不错,侧躺在病床上,目不转睛的看着旁边襁褓里的那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冯一平控制住自己想第一时间抱起女儿的冲动,“静萍,”他俯下身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一平,看,我们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的女儿,”冯一平小心翼翼的把那个小不点抱起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看上去,她真不太好看,至少不能说是漂亮。

    头挺黑,也挺长,小脸皱巴巴的,还有点肿,眼睛还没睁开,不知道大小,鼻梁还好,嘴角有水——那是吐的羊水。

    看上去,有点像个小老头,看神情和样子。怎么也有点像小老鼠的意思?

    不过,捧着这个身上还带着羊水味道的小家伙,感受着她轻柔的呼吸,冯一平感觉身上有哪个地方一下子被填满。感觉自己全所未有的充实,跟着,心底的幸福都满溢出来,高兴得想要大喊大叫,又高兴得说话都打磕巴。

    他很想亲亲这个小宝贝。但出来之前没刮胡子,担心扎着她,又担心太用力,会弄醒她,最后只是轻轻的在包被外面拍了几下,很认真的,很不顺畅的跟她介绍,“我,我,我是。你,爸爸,”

    “喔,我来抱抱,”莉莎挤过来,从冯一平手上把孩子接过去,她本来还担心冯一平不会抱孩子,但看他的姿势,虽然有些紧张,但还挺标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。”她娴熟的抱着孩子夸奖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,你看,眉眼间和她妈妈一样,”劳伦娜比较了一下他们母女俩。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还真没看出来她那里漂亮,哪里和她妈妈一样。

    “静萍,这是我跟你说起过的,硅谷的传奇人物乔布斯和他的夫人劳伦娜,”冯一平想起来,他们仨还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黄静萍想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好好躺着,”乔布斯夸了她一句,“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妈妈,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时候,和其它人一样,他也很有人情味。

    佩奇和布林算是老相识,这会两个人同时把大拇指竖起来,“萍,你是个英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虽然整个过程很顺利,但毕竟是一件很耗费体力的事,劳伦娜和莉莎陪着那娘俩在里间,有些亢奋的冯一平陪着他们四位在客厅闲聊,“说真的,我头还一直晕晕的,感觉像做梦一样,”

    “这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,但你也要知道,这同时也是一项责任,”鉴于冯一平的长辈不在,在场年龄最大的乔布斯合格的客串了一把长辈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已经为此准备了很久,”

    劳伦娜和莉莎从里间走出来,“你们小点声,新妈妈有些累,”

    “那冯,你好好照顾她们,让她们好好休息,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,”乔布斯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送你们,”他飞快的跑到里间,在黄静萍脸上亲了一口,“我去送他们,马上回来,别担心,莱蒂西亚陪着你,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替我谢谢他们,”

    乔布斯夫妻俩走后,特意押后一步的佩奇拉着冯一平说,“冯,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选一个角度,切入医疗技术领域,这是一块非常巨大的市场,又是一个能为全人类造福的领域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什么是天才,这样的家伙就是!好多时候,你会觉得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,但你又不得不承认,虽然异于常人,但他们的看法,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美国对医疗卫生行业监管压力很大,”冯一平想了一下,想起后来那些智能血压计什么的,不过,这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努力的领域,”

    “佩奇,我建议你要抽出更多的时间走出办公室,去更多地方,这样,你就能现更多的方向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黄静萍,手还搭在床边的婴儿床上,好像担心自己睡着后,有人会把孩子偷走一样,冯一平轻手轻脚的一进门,她马上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小家伙,再看一眼小家伙的爸爸,“回来啦!”

    冯一平握着她的手,“苦了你,要是在国内,这会爸妈他们和亲戚,肯定都会来看你,肯定会照顾得更好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,你一直把我照顾得很好,只要有你在身边,就好,”黄静萍拿着冯一平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,“我现在很幸福!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看虽然精神不错,但还是有些虚弱的黄静萍,有些心痛的问,“现在还痛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好,你说得对,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痛苦,”黄静萍笑着说,“生个宝宝,感觉好像也没有多困难,难道是我很年轻,所以说年轻就是好!”

    冯一平没说完,黄静萍在产房里的叫声,她听得很清楚,虽然不像电视上演的那么夸张,但也绝不会是她说的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一平,”黄静萍突然小声说,“你觉得,宝宝真的漂亮吗?我怎么觉得……,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多想,刚生出时都这样,过两天就会漂亮起来,你细看看你,她眉眼间,是不是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?”冯一平捡着劳伦娜的话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黄静萍真的认真的看了几眼,然后问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老实孩子!

    “不过,我就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好的,”黄静萍把小床拉近,看着里面熟睡的宝宝说。

    是的,就和子不嫌母丑一样,反过来,妈妈始终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好的,哪哪都好,——就和后来的谐星杨迪的妈妈,也一直坚定的认为,他们家杨迪是最帅的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其实无关好看不好看,而是爱,而这种爱,是最纯粹的爱,不会受任何因素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们给家里打个电话吧,”冯一平提议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时候,刚成为妈妈的黄静萍,也想自己的妈妈,就是这边的事不能跟她说,就听听妈妈的声音,对她也是一种慰藉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也希望爸妈能分享自己此刻的幸福和高兴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